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凭妹起家!
    这真够揪心的,如果是真的,那唐华新简直连畜生都不如,就真的死不足惜了。

    “我之所以能熬过去没有死……”唐华萍继而说道:“完全因为自己那时想通了,一定要死在唐华新的后边,把他的坟墓扒开,尸体跺成碎块!所以这就成了我唯一的信念,我不停的告诉自己,好好活着,撑到唐华新先死,哪怕时间是一辈子!那天之后,我也开始变了,之前的被动欺负,到主动的迎合,为的就是唐华新能够信任我这赚钱工具,以便于我寻到时机逃出那个鬼地方!”

    “之后你又改变了主意吗?”吕小莹问出了我们想问的,她还是没有转身,但态度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再如之前那样凌厉。

    “是的。”

    唐华萍解释的说道:“因为我意外的怀孕了,连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唐华新带着我去做掉了,我当场昏迷,养了半个月,他又让我继续卖身。虽然由于我的态度改变他对我的态度也变好了,却也时刻保持着戒备。我有一次都跑到了大街上,已经上了途径的长途客车,却没想到那长途司机把我认出来了,他以前和我发生过一次关系。我甚至都跪地求他别告诉唐华新,他还是停车把我拖回了家。唐华新为了表示感激,就让对方免费做二十次,时间不限。打那之后,我就不想跑了,能过一天就算一天吧,反正跑出去了也一样无法摆脱噩梦。”

    我们的拳头不禁悄然攥紧。

    “之后的两年,唐华新凭着我卖身获得的钱财,开了一家挂着羊皮卖狗肉的洗头铺子。”唐华萍无奈的说道:“也就是北区风花雪月娱乐城的前身,生意越做越大,加上每次给的片警打点,即使被举报过几次,一直没有垮掉,每次快有人来查时,唐华新都会提前得到风声把我们几个女的转移到隔壁不远处的院子里的地窖,别的女子都是自愿的,所以那种情况下,只有我自己是被绑着手脚和封住嘴巴。”

    老黑额头青筋暴跳,他“砰”的一拳打到了墙上,“这真是个禽兽不如的垃圾!”

    我说你别激动,听完再说。

    接下来唐华萍讲了足有一个小时,我们完全被唐华新毁掉了三观。唐华新的生意越做越大,直到第六年时,那时候严打,无法再继续维持这种生意了,他开始想着转变了,于是遣散了手下所有的女子,只把唐华萍留下来了。

    就这样,风花雪月娱乐城成为了北区最大的迪厅与酒吧,接着又扩张为酒店、游戏厅,再后来还有了北区最早的一家网吧。必须得承认唐华新的商机嗅觉够敏锐,什么事情都做在最前边,还投资过房地产和其余的行业,不过光景好了没几年都亏了,就失去了野心,经营着北区、东区和南区这三处相对来说没什么风险的产业。

    而唐华萍的第六年,也就是唐华新开始转白时,她虚岁二十二,却落得了一身妇科病。唐华新也没再逼迫唐华萍做什么,反而给了她两万块钱,当时这也算是巨额了。

    唐华萍光看病吃药就花了一万五,而之前遇见了几次又印象还不错的吕平凡,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二者又邂逅了几次,渐渐的成为了恋人关系,并在几个月之后就结了婚。

    唐华新那时可能真的良心发现,知道自己错了,就找到唐华萍道歉。而唐华萍表面上装作原谅了哥哥。

    本来唐华萍的打算是伺机把唐华新杀死的,却因为吕平凡的无微不至、疼爱有加,让她觉得自己生命并非无尽的黑暗,就舍不得因为杀了唐华新而把自己搭进监狱一辈子。

    之后的唐华萍,竟然成功的为吕平凡生下了一个女儿,她把吕小莹当作上天赐予的礼物,毕竟看病时好几个医院的医生都讲唐华萍卵巢受损什么的,难以再怀孕了。

    好景不长也不短,持续了十一年,发生了家长会那件事情,唐华萍的家就破裂了,她没有闹生闹死的,也没有求着吕平凡听她解释或者理解她怎样的,而选择了认命,实际上唐华萍极为的知足,能有这十一年无法磨灭的回忆。

    不过因为家庭的破碎,唐华心情糟糕透了,老得越来越快。她也是那时正式与唐华新撕破脸皮的。

    事到如今,唐华萍衰老的像位老大妈。

    唐华新死了,支撑唐华萍的信念就消失了,因为孤独,因为无依无靠,她选择了当场自杀。

    ……

    我们彼此相视了一眼,没准提前衰老的状况就是那六年的经历导致的。

    唐华萍讲完最后一个字时,吕小莹猛地转过身,早已哭成了泪人,她扑到了病床,一个劲的说自己错了。

    这对于唐华萍来说,算是一种团圆吧。

    我们默默的离开了病房,不再打扰这对母女,并找到负责唐华萍的医生,询问像她这种衰老的情况,有没有可能复原或者控制住?

    医生摇头表示早衰之后又返老还童的例子确实有,但没有任何的参考性。说白了就是医学没到那么发达的地步,研究不穿。

    过了半小时,我们准备离开医院,吕小莹走出病房对我们再三感谢,她还想把实情与吕平凡讲。杜小虫建议别讲了,否则会让吕平凡纠结的。但吕小莹的下一句让我们愣住了,她说吕平凡一直单身……

    杜小虫蓦过身直接泪崩了,我心说再理性的女人,骨子里也终究是感性的。直到我们返回车内,她泪花总算凋零了,说道:“好好的一家人变成这样,人生能有几个十一年?我真想回验尸房把唐华新切成肉片!”

    “杜妹子,你可别,为这个垃圾犯不上。”老黑上一句还像回事,接着却说了句令人毛骨悚然的提议,“老大,我想买一台大型的绞肉机。”

    “滚犊子吧!”徐瑞冲老黑脑袋拍了一巴掌,说道:“我在想把唐华新杀死并分尸的凶手是谁呢。唐华萍显然不具备作案能力,身材也不像。”

    “老大,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杀死唐华新,可能有唐华萍这事的因素在里边?”我疑惑的说道:“如果唐华萍要杀死唐华新,家庭破裂之后恐怕早就动手了,不至于等上十一年。我认为唐华萍真的是把唐华新熬死的。”

    徐瑞摸着下巴道:“诶,等唐华萍状态稳定了,我们再问问她这事还没有知情的第三者了。”

    杜小虫和阿丑纷纷点头。

    老黑专心开着车,我们要说遗憾,也不是没有的,因为张无物的手指跟唐华新有关系,后者死了,弄得我们只能干着急,张无物二月初来到青市究竟为了什么事?

    我们抵达了警局,纷纷躺回床上睡觉。

    第二天醒来时我接到了吕平凡的来电,也是表达感谢的,显然他应该听了女儿的转述,对唐华萍的过去释怀了,现在他在病房与唐华萍正在冰释前嫌,这冻了十一年的冰要不了多久就会化开的。

    我放下手机,心里有着难以言喻的快乐,挽回一个破裂的家庭,比破了一件罕见的凶杀案更加有意义,连徐瑞、杜小虫和老黑也是这么觉得。

    我们吃完早餐不久,徐瑞去了技术员那边,过了一刻钟就回来了,他拿着唐华新的手机,环视着众人说道:“技术员已经把这手机破解开了,我在里边发现了对破案来说至关重要的一段录音!”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