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三百一十三章 龙腾杯(4)
    “我凭借自己的实力,杀入第六轮了。”我神秘兮兮的一笑,说道:“杜姐,真正的高手往往会扮猪吃老虎的,不说了,我要比赛了。”

    杜小虫郁闷道:“你……混蛋!”

    我放下手机,忙不迭的跑到一号桌前,望着对面的庞宽,这家伙是位好手,因为他在这初赛场地的夺冠热门仅次于我的上一位对手,我反复观察了他半天,也不像有病或者家里有急事的样子,心说今天的好运怕是真的到头了。

    “怎么比?”工作人员询问我们。

    我风度翩翩的说道:“一局定生死吧。”

    庞宽凝重的点头,显然把当作了高手对待,由于我选了比赛模式,开球权就得给对方。工作人员也按下了计时器。与此同时,庞宽架起了球杆,他酝酿的片刻,手臂犹如游龙般往前一怼。白色母球仿佛由浪潮推动般蹿向呈三角形码放的数字球!

    磅!!!

    十五个球加上白球顷刻间散开,极为的均匀,庞宽这开局虽然漂亮,但有一点儿倒霉,那就是一个球没有进,而且还有两个大号球分别在中洞和底洞的旁边,稍微一碰就能进的那种。这样一来就给我留下了福利……

    庞宽收杆退下,他冷哼的道:“有本身你就一杆收完。”

    “放心。这个不用你多说。”我握着球杆,轻轻小温柔的碰了下13号球,吧嗒进入球洞。接着我瞄准了同样处于洞边缘的11号球,“吧嗒”又进洞了,这要再不进,我干脆撞墙自杀算了。

    接下来的局势对我就不利了,若换高手来打,绝对能再进三四个的样子。

    我心里抖啊抖的,观察了一分钟台球桌,又抬头看了眼庞宽和工作人员,均等的有点不耐烦了,这都第六轮了,没有哪个选手出杆间隔超过二十秒的。

    忽然,我脑袋里边灵光一闪,出杆间隔?

    貌似这初赛的规则里边,没有明文规定这间隔时间吧。但一局的时间是有的,只十五分钟而已啊!

    如果……我使用唯有厚脸皮才能练就的“拖字诀”,这局时间一到,庞宽一球没入,我入了两球,岂不是说就我赢了?

    我脑海里又回顾了一下昨晚看的比赛规则,每次击球离上次击球的时间,这真的没写。应该是凭自觉的。况且来参加比赛的选手,基本上都想展示自己的水准,恨不得无间隔的把球打入,不仅如此,有球技的也好面子,基本击球时间不会隔的超过几秒……

    想到此处,我握住球杆的手不禁又用了两分力,为了赢下第六轮,我这脸就不要了!接下来,我开始了绕着台球桌走个不停,时而装作发现好的角度,架起球杆瞄个两下子。接着摇头显露出希望不大的表情,开始寻找下一个角度。

    我拖……

    我拖!

    我拖拖拖!

    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庞宽脸色沉下,看他那架势,挺想冲上前打我的。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无语了,他提醒的说:“请这位选手尽快击球,否则会违反比赛规则。”

    “比赛规则?”我放下球杆,询问的道:“规则里写了吗?没观察好角度,我怎么打,像我这种水平的,每一次出杆都会追求完美,如果打的稍微与自己的预期偏离哪怕一点儿。我也会以此为耻辱,宁缺毋滥,你懂吗?”

    工作人员愣住了,他拿起手上的纸页扫视着比赛规则。嘀咕说:“竟然真的没有写……不可能啊,规模这么大的比赛怎么可能没写击球间隔?这是主办方里边哪个粗心大意的家伙漏掉的。”

    我耳朵一动,听见了对方的声音,干!自己这运势好到爆了啊。与我之前想像的不同,敢情是负责这一块的人疏忽大意忘了写!

    我悠哉的在桌子前晃悠着。

    “这个台球界的败类……”

    “耻辱啊,我还真以为他是大师呢!”

    “换我是忍不了的,早上去干他丫的了!”

    ……

    我对于别人对自己的议论。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正我又不是混台球界的。

    不知不觉到了第十三分钟了!

    庞宽终于再也坐不住,气势汹汹的冲上前挥起拳头,我眼疾身快的躲开,并说道:“规则有写禁制选手之间口角冲突和打架,你打吧,我不还手,真的,但那样你就直接被扫地出门了。”

    工作人员也点点头,但他苦口婆心的劝我出杆。

    苏河跑上前,用只有我和庞宽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我们是警察,参赛为了查案的。你动手不但袭警,还会扰乱公务……话只能说到这儿了。”

    庞宽郁闷的退开了。

    我熬到了一刻钟满,工作人员鄙夷的说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说罢,他记下结果去给主持人,别的四桌早比完了,主持人宣布了我们五位选手晋级,即将展开第七轮的厮杀,依然是电脑随机分配名单。

    过了不久。主持人开口那一刻,全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愣住了,“第4830号选手许琛,本次轮空。直接进入第八轮!”

    我愣了良久回过神,这……这也行?不过想到这时只有我们五个选手,轮空的几率比较大,就没有像第一轮轮空那样感到太激动。

    不多时。第七轮完事了。

    我们前三强站在一块,接着就不会有轮空的可能了,因为按规定一个赛场出现前三强时,每位选手轮流与另外两人比。按输赢局数排位,无法再存在侥幸。

    庞宽幸灾乐祸的在后边道:“看你还怎么玩,另外两位高手已经对你有忌惮了,不会拿开局权的。”

    “这不用你操心。”我握住球杆道:“你们两个先比吧。”

    另外两人纷纷点头。

    我返回休息区当旁观者。眼瞅着他们这一局就要打完了,就在这时,打小号球的高手忽然捂住胸口,“我心脏病犯……犯了。快去我包里拿药。”

    他瘫倒在地。

    这……我真的懵了!

    没多久,苏河拿着药和水上前,喂入那哥们的嘴巴,后者的情况渐渐稳住。虚弱的起身道:“我恐怕得退赛了,现在连举杆的力气也没有……’

    “得,这回不用比了。”主持人宣布道:“恭喜4830号的许琛和4799号的王豹,拿到我们这初赛赛场的决赛入场券!接下来进行第九轮。分赛场的冠军与亚军之争!”

    我和王豹箭弩拔张的站在台球桌前。

    下一刻,我心想反正已经拿到决赛入场券了,就笑着把球杆往桌上一放,“那个啥,我直接认输。”

    “这混蛋太无耻了!”

    “耻辱啊!”

    “待会别跑,我不把你打到医院不算完!”

    “对,堵他!”

    ……

    我汗毛竖起来了,接着苏河说没事,跟他出去就行。我疑惑的与苏河离开这初赛场地,门口竟然停了辆分局的警车,这样就不担心被堵了。

    我感激的道:“苏兄这次多亏了你。”

    然而我把车门拉开时,愣住了,这驾车的警员,竟然是第八轮弃权的那位高手。我诧异道:“敢情你也是内部安插的?心脏病发作也是装的?”

    “嘿嘿,我是刘放,让您见笑了。”刘放解释的说:“我和苏河都爱玩台球,本来之前报了名的,但手上有案子没法参赛,巧的是分局老大竟然破天荒的让我们来比赛,说是配合你们查案子,他还说A7的你也在这赛场,我们就决定如果碰到的话就直接放水。”

    “话说许兄的运势真汹涌……”苏河啧啧称奇的道:“虽然两次轮空是我让分局里的电脑高手弄的,但那个拉肚子迟到的和有急事回家的,真和我们没关系……”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