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拥挤街道的死亡事件!
    我哭笑不得的说:“没打激素,这是货真价实的……”想不到自己像怪物一样被众人审视,我接着郁闷道:“我如果哪天患了抑郁症,就是你们害的。www.pbtxt.cOm”

    “哈哈,淡定,我们之前就通过玛丽了解到你的情况了。”徐瑞拍着我肩膀说道:“努力和收获是成正比的,这一百天没有浪费。”

    我心里多少得到了安慰,转身冲机舱内的驾驶员道:“送我这躺麻烦你了。”

    “没事。”对方摆摆手,等我们退开就启动直升机升到上方,渐渐消失在了天际。

    “据我所知,你的二十万连同局头发的十万奖金完全没有动吧?”叶迦坏笑的说:“走,我们负责接风洗尘,你负责掏腰包。”

    接下来我们A7一块去了青市最豪华的餐厅,不过钱是徐瑞结算的,他没想过真的让我买单。我们心满意足的填饱肚子就返回了警局,期间也聊了许多事情。

    这三个多月,A7接过大大小小的案子共计十件,有青市的,有坊市的,有威市的,也有大济市的,也抓住过几个毒之一脉跳出来的小鱼,没有牵出什么大鱼,不过确定了毒之一脉外加腐尸已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渗透入了齐鲁大地!

    霸之一脉和狠之一脉的罪犯,也没有出现。

    张无物也像凭空蒸发了一样,连个消息都没有,他的口琴和行礼可都在警局放着呢。就连守墓老人也不知道张无物的情况,所以张无物生死未卜。

    据徐瑞说,守墓老人每况愈下,现在基本上只能躺在床上,十天能有九天离开草房散散步了,由苏玥儿和另一个年轻女子负责他的日常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田家父女被杀案的后续案件,就是杀死李琳的凶手,至今还没有线索,这案子被命名为“红袜子”,沦为悬案尘封了。

    ……

    不知不觉的,这已是我回归A7的第十天了,节奏和之前无异,每天早上晨练,双号进行身体训练,单号叶迦、老黑对打。不过我感觉自己和杜小虫生疏了许多,虽然彼此像以前那样经常交流,但她就像故意与我保持距离一样,说不出来哪不对劲儿,我几次想开口询问,都忍住了。

    下午,我拉着老黑辅助我练习王眼时,徐瑞把我们唤到了办公室,杜小虫和叶迦也在场。徐瑞吩咐的说:“我新接了一件案子,案发所在地位于曲市,大家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半个小时之后动身!”

    我们纷纷返回宿舍,这次出去不知几天能回来,就带了两身换洗的衣服以及装备,塞入包内,我们下楼来到车前,杜小虫开着甲壳虫,叶迦钻入车门之后,她就发动离开警局大门,我只好和老黑钻入徐瑞的车子。

    途中,徐瑞把打印的曲市警方所提供的案件详情分给我和老黑,“先看看有个了解,到地方直接接手。”

    我接过了文件阅览着。

    曲市是小济市的下辖市,虽然不大,但它名声极大,因为是孔子的故乡,故此被誉为“东方圣城”,“华夏耶路撒冷”等。这座小城里边,就算你随便抛一个石头,都能砸出一堆姓孔的男女老少。而之前我们接触过的孔阙,他老家也在此地。

    这案子发生在昨天下午,地点位于曲师大东门外边,也叫西关街道。

    死者是女的大学生,名为孔慧。

    下午五点半时,东门这边可谓是拥挤不堪,驻满了摊贩,物美价廉,不光是大学生来吃,还有为数不少的中学生也骑车子跑这吃饭,极为的热闹。

    就在这个时候,人堆里忽然出现了一声女子的响亮尖叫,接着就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心口,那扎了一把水果刀,刀身长8公分,直入心脏。

    孔慧抽动了几下,就死了。

    那时人群就炸开了锅,被这忽如齐来的一幕吓的惊声连连,也有人拨打了110和120。不仅如此,以死者为中心的方圆三米,均主动空了出来,场间只剩下孤零零的孔慧。

    谁杀的?

    没有一个人看见,却众说纷纭,有说是一个男的迎着走向孔慧时即将擦肩而过但突然出刀攮入她心口,也有说一个上了年纪的大妈,与孔慧的移动轨迹为九十度角,交接时急速出刀将之毙命。还有的称死者蹲下身系鞋带被一个小孩捅死的,这不算最离谱的,因为也有说是孔慧自己拿刀捅死自己的……

    除此之外,还有六七种说法,把曲市警方都弄糊涂了!

    孔慧不丑也不漂亮,相貌和身材都一般化,故此在这之前拥挤的街道上没有谁会特别关注,她这次又是单独出来买吃的,旁边的地上撒了几份打包好的饭,显然是帮室友或者同学捎带的,想不到却永远拿不回去了。

    曲市警方忙乎了一晚上,没有任何的进展,毕竟案发于人流密集地,又没有任何的监控,凶手太有可能逃跑了,也有可能把人杀死了还站在人堆之间扮作围观者,完全的无迹可寻。

    这把水果刀上只提取到了一组指纹,曲市警方在指纹库查询,竟然真的有了发现,指纹的主人叫孔江元,曾经以盗窃罪入狱半年,放出来了。

    所以曲市警方火速的找到了孔江元,得知案发时,他确实在东门,但是离死者有至少十米的间隔,当时他和妻子在路边摆摊子,他负责一个玻璃架里边有切好的哈密瓜西瓜之类的,妻子则负责做奶茶。

    不仅如此,孔江元还找到了案发时旁边的寿司摊主、臭豆腐摊主为其证明,孔慧死之前和之后均在摊子原地未动,不过他的水果刀确实丢了一把,没想到却成为了夺走年轻女子性命的凶器。

    水果刀怎么丢的,谁拿走的,没有谁注意到,案发之后孔江元还上前围观了一会儿,发现水果刀和自己的一把特别像,就匆匆的回摊子发现不见了。孔江元由于自己有案底,加上凶器是他的,担心脱不了干系,就没有上报警方。

    就这样,曲市警方的线索断了,他们也调查了死者孔慧生前的班导、同学和舍友们,孔慧没有和哪个之间有仇怨,为人处事都不错,挺受欢迎的,孔慧也没有谈恋爱。

    徐瑞之所以接这案子,是因为A7离上次办完案子已经闲了半个月,以免别人嚼舌根,就找点事情干,他中午时把齐鲁大地近期发生的凶案都要到了手,挑完发现别的案子基本上都快破完了,别地的警方哪可能拱手想让?

    就曲市这一件无头悬案,徐瑞和曲市警方交涉时,对方毫不犹豫给了我们。老实说,这案子破掉的可能性并不大,缘由不用多说。

    花了四个多小时,我们抵达了目的地,先是来到了曲市警局,把对方围绕孔慧圈子的调查以及凶器拿到手,就前往了曲师大那边。这个点正是放学时间,案发地的东门外边的街道,时隔一天已经恢复了热闹,不过孔慧死的位置,警方已拉起了一圈警戒线,地上的血迹也清除了。

    这边宾馆多如牛毛,我们挑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就办理的入住手续,杜小虫单独一间,我和叶迦一间,老黑和徐瑞一间。我们到外边买了点吃的,看见路边有一个摊子是奶茶和水果连着的,对方应该就是孔江元夫妻了。

    我们观察了片刻,他有点心不在焉的,可能受到了昨晚警方寻上门的影响。就在此刻,意外的事情出现了,另一边拥挤的位置又响起了一声女子的尖锐痛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