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又一个!
    “我要死了”\“我不会死!”

    就这两个词,出现了大概不下于二十次,其余的则都是乱打的字母或者数字以及标点符号之类的,前者夹杂在之间。

    我们注视着屏幕,已然能感受到敲下这一堆乱字之人的心中有着怎样的绝望和挣扎。不仅如此,这文档建立的时间就是大前天的晚上,梁伯钧请假来曲市的前一天而已,在此之后这文档仿佛被遗忘了,没再打开加以修改过。

    由此可见这只是咆哮式的宣泄心情。

    我把笔记本的屏幕对向地上的梁伯钧,说道:“你乱打之间写下‘我要死了’和‘我不会死’,打算怎么解释这个呢?”

    “拜托,警官你未免也太无聊了吧,乱打的文字而已,还能有什么门道?”梁伯钧经过这一会儿的缓和,已经恢复了冷静。

    “呵呵呵……”杜小虫笑了两下,她和我关掉文档继续浏览存盘,过了一会儿,没再有别的异常文件,就一块起身来到目标身前。

    “老大,剩下的交给你了。”我耸肩膀说道:“这小子应该挺怕死的,极有可能畏惧什么,所以才嘴门关把的这么紧。”

    “哈哈这个我在行。”徐瑞吩咐的说:“不过我们得回警局,省的闹出的动静过大,影响到别人。”

    接下来叶迦把梁伯钧携带的一切事物都归拢到一块,我们押着对方离开了宾馆,并特意跟老板说对方的房间先别动。

    以防西关街道再出事,老黑、叶迦留在这边,杜小虫则去自己房间通过几个伪装者实时对外边的动静保持监视。

    徐瑞押着梁伯钧坐入车子后座,我发动车子驶向曲市警局。

    过了不久,我们来到了审讯室,把录像打开了。

    梁伯钧摆出了一副软硬不吃任君拿捏的架势。

    “我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www.pbtxt.cOm”徐瑞一边脑补一边说道:“我认为,你应该早在这件案子出现之前,也许是之前一天吧,就受到了杀死孔慧和孔佳婷的凶手们的威胁,所以才有了对着电脑的空白文档发泄的举动,你觉得自己要死了,说明你哪里得罪了凶手,你挣扎说‘我不会死’,包括连注册的马甲也是这四个字,接着又发那种帖子,这说明你认为自己的命面对凶手一方,还有挽回的余地。但为什么没想着求助警方呢?”

    梁伯钧不为所动,闭着嘴一个字不想说。

    “这只能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你有把柄被对方拿捏住了。”徐瑞抬手扶了下蛤蟆镜,道:“但抛开这些不论,你真的不想死对吧?我可以认为你之所以拒绝配合审问,就是因为你犯了该杀头的事情或者说难以启齿的事情?”

    梁伯钧忽然怒吼道:“你胡说!”

    “哟~~这就踩到尾巴了。”徐瑞这张嘴真绝了,他戏谑的说道:“犯了什么事情?现在说也许还来得及。”

    梁伯钧脸色通红的说:“你少自以为是的无端猜测!”

    “那好吧,我只能联系你的家属了,据我了解,你是单亲家庭,只有母亲。”徐瑞拿起手机晃动着道:“放心,我会添油加醋的把这事说给她听的。”

    梁伯钧咬牙切齿的狠狠瞪着我和徐瑞。

    我摸了下鼻子,无辜的道:“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话都是他说的。”

    “乌鸦是一样黑的!”梁伯钧眼中有着深深的鄙视。

    隔了片刻,徐瑞拨打了梁伯钧母亲的手机号码,但是提示关机。我们相视一眼,关机了?旋即暗笑自己大惊小怪,可能没电了,打算等会再打。

    与此同时梁伯钧紧张的神色舒缓下来了。

    我狐疑的注视着对方,这种‘紧张’不大正常,却又说不出哪不对劲儿。我一只手拄着腮帮子,另一只手按动手机跟叶迦互发着信息,得知西关街道那边暂时一切正常。而徐瑞则想着如何“对症下药。”

    如此过去了一刻钟,徐瑞再次拿手机拨打梁伯钧母亲的号码,依然关机,他放弃的说:“算了,等晚上再打吧。”旋即他站起身道:“小琛,你在这看着,我去寻几样法宝制他。”

    “拭目以待。”我笑了下,待徐瑞离开,我语重心长的说道:“梁伯钧,我劝你还是立马说了吧,这是为你好,省的待会不仅说了还得遭罪,何必呢?”

    “刑讯违反规定吧?”梁伯钧有恃无恐道。

    “我们来自于第九局,与常规的警员不同,受到的约束相对较少。”我解释的说道:“当确定目标有异常的时候,允许使用一些手段的,况且我们与你认知中的刑讯,完全是两种概念。”

    梁伯钧皱起了眉毛,经我一说,他真有点担心徐瑞回来会如何了。

    就在这时,我手机突然响了,徐瑞打来的,我拿到耳畔接听。徐瑞语气有点急的说:“小琛,快来车子这边,我们回西关街道,那真的又出事了。”

    “怎么安排梁伯钧?”我询问道。

    “我已经让警局的一个队长过去审讯室了。”徐瑞还没说完,门就被敲响了,我探手拉开,扫了眼对方的警衔和警号,就冲着手机说道:“哪位队长?”

    徐瑞说道:“卫之棉。”

    我放下手机,要求看了对方的证件,确认之后才撇下梁伯钧离开了。徐瑞早已发动车子等待,我很快就钻入了车内。途中,我询问道:“老大,那边又死人了?”

    “嗯。”徐瑞点了下头。

    “这回出事的是谁啊?”我纳闷的说:“之前住在女生404宿舍的王宇和黄娟都回家了。”

    “死者是一个男的。”徐瑞摇头说道:“所以凶手一方针对的并非曲师大的女生404宿舍,之前死的孔慧和孔佳婷都是那宿舍的,咱们就被凶手带入了这圈套,白花了一天时间围绕另外两位女生调查。现在想想,凶手指使梁伯钧发那帖子,恐怕也是为了添把火,起到误导警方的作用。”

    我点了点头,道:“案发位置在哪儿?也在伪装者的视野之内吗?”

    “是的。”徐瑞无奈的笑了笑说:“凶手虽然再一再二也再三了,但对方学精了,这回没有像之前那样现身,利诱一个初中生放了一挂鞭炮,趁着爆响,凶手就直接开枪击毙了目标。他娘的,这案情越来越凶险了,我们以后必须得小心,万一再这不小心殉职,哭都来不及啊。不过现场当时人流比昨天和前天少了三分之二,不算密集,凶手选择用枪可能和这状况也有关系。”

    “对了。”我心中一动,询问道:“监控员们没有查到之前两天关于凶手的线索?”

    “上午我去查王宇时,那边来电话了。”徐瑞解释道:”昨天那女的跟了几条街就丢了,但凭对方消失前移动的路线,就能看出来对方故意绕着玩的。至于前天拎着女士包的寸头男子,监控员们熬了通宵查上几次都没有找到。”

    “唉……”我叹息的伏在窗前。

    不久之后我们返回了西关街道,这连续三天死了三个人,已然沦为了众人眼中的禁地,此时此刻,曲师大的校方都把东门封了。

    我推开车门,望见地上盖着白布并流了一摊子血的死者旁,杜小虫和两位警员站在那儿,还有几个学生模样的男女,也许是死者的同学,而叶迦和老黑却不见了踪影,十有八九去寻觅凶手了。

    我走到死者近前,视线和杜小虫触碰了下,我就蹲下身微微打开白布,死者面部中枪,而弹头卡在了头颅之内。

    “嗯……?”

    我忽然拧紧了眉毛,不对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