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三百七十九章 营救真难
    我们屏息凝神的想听李元都如何解释。

    他犹豫了一会儿,道:“她公然侮辱诋毁我,让我没发做人了,所以我就想让她死,不顾一切的想把她杀死!这样才能平息自己心里的恨意!”

    “怎么侮辱你的,怎么让你没发做人的?”我极为的好奇,观对方一提这事就无比狰狞表情,看样子真的把管苗苗恨到了极致啊。

    李元都正想继续说着,却忽然脑袋一歪,陷入了昏迷状态。

    我们心中顿时犹如千万只羊驼呼啸而过一样,关键时刻没了!让我们无比的抓狂,有种想冲下去把他暴打一顿的冲动。

    “可能真支撑不住了。”杜小虫观察了片刻,她分析的说道:“方才情绪过于激动,底下又流出了不少新的血液。”

    老黑有点紧张的说:“现在怎么办?他会不会死啊?”

    “按救护车赶到的时间看,应该不会。”杜小虫稍作思考,说道:“先这样吧,不能贸然动他,毕竟咱们手上没有消毒止血的东西和破掉地刺的工具。”

    “小琛,叶子,老黑,交给你们一个任务。”徐瑞吩咐的道:“折几根树枝,探索一下四周地带,有没有别的陷阱了,这里虽然人迹罕至,但没准哪天就有人来野游中招了。”

    虽然杜小虫分析这旁边没陷阱了,但我们仨还是警惕的来到不远处的一棵树前。

    叶迦像只猴子似得跳上树,他拿出毒蛇匕首连削带掰,不多时就落下来三条一半手腕粗的树枝,他跳下地,迅速的削着别的小枝,花了十分钟,就剩下光秃秃的三根木棍了。

    接下来我们就像盲人拄拐,一边用力点动前方一边移动,探了方圆三十米时,没发现别的陷阱,这时救护车已经到了。徐瑞让我们回到坑前帮把手,等救完李元都再继续探索。

    医护人员们在来之前就听杜小虫说了情况,故此携带了不少能用到的工具,先往下边扔了一个厚的金属板,这样一来就能下去了,但空间较小,只能入坑一位。

    叶迦身手是最为敏捷的,他立刻跳入坑下,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把网割得四分五裂,抛到了上方,接着把管苗苗头颅的包裹甩上来了。

    我探手将其稳稳接住放地,并没有打开,以防吓到旁边的护士妹子。

    叶迦蹲下身试着掰动一根尖木刺,竟然没断掉。叶迦拿手把尖木刺间隔里的灰土掸开,露出的同样是木头板子,他仰头说道:“这应该是一个有许多空洞的木板,接着把木刺插入,下方还有第二块板子用以固定,再被布置者放入了陷阱底端,尖木刺用的是沉木,极为的坚硬结实。”

    “你估测一下扎入李元都体内的木刺有多少?”徐瑞扯嗓子问道。

    叶迦分析的说:“按这尖地刺的密集成都和面积算,大概有十六根的样子,说不定有的可能刺入骨头了。”

    “实际上的情况比想像的还严重啊……”我稍作思考,提议的道:“老大,我觉得还是把尖木刺让叶迦锯断吧,我们在上边拿绳子吊着李元都的身体,等扎他的木刺根部全断了时,再拉上来。到时送到医院再把嵌入体内的尖木刺取出来就行了。”

    “这是个不错的办法,还能防止大出血。”徐瑞点头冲医护人员问道:“拿手锯了没有?”

    “有的。”

    一个护士妹子跑上救护车,拿出一把崭新的手锯,把它抛给了下方的叶迦。

    我们把五根绳索也放下去了,等叶迦拴好李元都时,我们把绳子抓住,但没有往上拉,否则李元都的下侧会像浴喷一样放血流,咳……夸张了,流速没有那么快而已。

    叶迦准备开锯之前,他抬头说道:“来一个手铐,我把他锁住,省的中途醒了折腾。”

    我取出自己随身带的手铐抛向下方,叶迦办完又在李元都的身上摸了一圈,抓出一把杀猪刀,又在对方有拉锁的口袋拿出几百块钱和两份身份证、两部手机、四张银行卡,这应该有管苗苗的,也有李元都自身的。

    确保不会有隐患了,叶迦开始忙乎起来,以便于腾出空间,他先锯向无关紧要的尖木刺,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锯断了九个,已经能平放手臂进行锯李元都臀下和腿部下方的尖木刺了。

    不仅如此,徐瑞还让他扔上来一根锯断的尖木刺。

    我们观察了片刻,这玩意确实挺硬的,布置陷阱的人究竟想抓啥玩意?又是网又是刺的,太狠了,却也因此帮我们坑到了凶手李元都,把他限制在此无法离开。

    叶迦锯断了李元都体下过半的尖木刺时,他表示手腕酸到不行了,甩了甩手上的血渍,爬上来换老黑下去锯尖木刺。

    就在这时,上来的叶迦视线一凝,他另一只干净的手迅速探入口袋,捻起一枚无棱的光滑石镖射向我和徐瑞的斜后方,下一刻响起了一声男子的惨叫。

    我们猛地回头,望见一个年轻男子在三十米外的树后侧,捂着大腿在地上打滚。这是谁?啥时候过来偷窥我们的,想到这里是荒郊野外……难道对方就是这陷阱的布置者?

    我把自己手上的绳子递给了徐瑞,就跑到那棵树前,探手把年轻男子控制住,还把旁边弹在地上的石头捡回口袋。我把这年轻男子押到坑前,递给叶迦石镖之后询问道:“你是谁?干什么的?为什么在这儿?!”

    年轻男子一边揉着腿部一边说道:“我纯属路过的啊,看见你们一堆人围在这儿,就好奇在搞什么鬼。”

    “少扯犊子,你野人啊?还纯属路过……”徐瑞凶巴巴的道:“这陷阱就是你布置的吧?正想找你呢,竟然主动送上门了。”

    年轻男子脖子一缩,往坑下看了眼,注意到生死不明的李元都伤成那样,他坚决的摇头道:“不,不是我干的。”

    “小琛,搜他身。”徐瑞双手分别扯着两只绳子,腾不出来手。

    我探手摸向年轻男子,他口袋里有份折叠的纸页,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份手绘的简易地图,上边标记了三个红圈。我拿着这手绘的地图和四周环境对比了下,发现这地方跟第二个红圈旁边的位置比较像,树的棵树和分布是相同的,所以红圈必然代表着陷阱,由此可见,这年轻男子还布置了另外两个和这个一模一样的陷阱!

    此刻,年轻男子脸色惨白的说:“我……我不是故意设下陷阱伤人的。”

    我折好了手绘地图说道:“把我之前问的三个问题回答下吧。”

    “我家在离这最近的泉村,名字叫楚二蛋。”年轻男子回答的说:“这边人迹罕至,基本上不会有人来,但这儿至少有两只野猪,我就弄了三个陷阱想抓到它们,肉能卖不少钱呢。”

    “这地方能有野猪?”我狐疑道。

    “真的有!”楚二蛋解释的说:“以前西边那个地方,有一个野猪养殖户,跑出来两只野猪,他组织人搜了好久没找到就放弃了。我还和我哥到这边看了,确实有野猪出没的迹象。”

    “嗯……”徐瑞想了下,说道:“另外两个陷阱在哪儿?虽然图上能看到大致方位,但我要准确的位置。”

    楚二蛋指着西侧和南侧说:“这边六十米的地方,那边四十五米的位置。”

    徐瑞沉着脸色想了良久,道:“这样吧,我也就不追究你责任了,但你现在立刻叫你家人来这边,把剩下两个陷阱全给我毁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