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四百章 擒获!(下)
    接下来,我和另外两位警员来到楼上的602门前,与那三位警员汇于一处。我敲打着房门说道:“速度的开门,张初你已经没有无路可逃了。”

    “我不开!”张初又惊又吓的道。

    她还真在里边,不过同时也响起了孩子的哭腔。我凝声问道:“你忍心让儿子这么恐慌吗?”

    张初油盐不进的说:“这不用你们操心。”

    “以为不开门,我们就没有进去办法了?”我冰冷的说道:“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如果再不开,就是拒捕,罪加一等!但如果你痛快的开门,据我掌握的线索,杀死庞宽时你只是在一旁协助,真正动手的是那个男子,所以你最多也就蹲个几年牢而已,还有重新开始的可能。”

    忽悠一下顶多浪费口水。

    哪知道张初却不为之所动,她嗓音尖锐的道:“我的青春毁了,我的人生也全毁了!就不开门,有种你们隔门开枪把我打死!”

    “难道你就一点不为你的儿子考虑?”我晓之以情的说道:“与庞宽分手了,不顾全村人的冷嘲暗讽与父母的责骂,逃离家门坚持把他生下来,虽然我不知道你这几年怎么过来的,但想必也极为的不容易,对吗?张初,你的心里有多少委屈?想带着儿子来与庞宽相认,却发现对方早已结婚生子,还在见到孩子那一刻就转身离开。”

    下一刻,张初哭泣着说:“我不用你说!”

    “把门打开吧,这可能是你最后的希望了。”我继续劝说着。

    “我早就已经没有希望了!”张初说完这句之后,就再也没说话了。过了一分钟,门内响起孩子的大声哭喊:“妈妈,你要干什么?”

    我心里一沉,直觉不太对劲儿。

    不过房门忽然被打开了,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张初儿子,他开门的手还没有放下,就哀求的说道:“警察叔叔,你们快救救妈妈啊,她想跳……”

    跳楼自杀?!

    我立刻把孩子拨给了旁边警员,领着其余警员冲入房门之内,透过打开的卧室门,我们注意到张初已然爬上了窗台,防盗窗也被打开了!

    “冷静一下,千万别乱来啊!”我急忙的说道:“跳之前,你可全想清楚了?”

    虽然我们的主要目标加特林已被擒获,但老实说我不希望张初就这么死了的,第一她确实挺可怜的,第二这案子还有疑点没打开,她一死,如果加特林不知其之前的情况,这案子就算破了也是一件半悬案……

    “庞宽已死,我便死而无憾了!”张初的脸上涌现出一抹凄凉的笑意,她没有双膝弹动的下跳,而是以栽的方式,极为自然的张开双臂落向下方。

    察觉到不对劲时,我和其余的警员就往卧室冲了,但也只到床边,离窗台还有一米的间隔,张初的声音已经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心里一凉,这下怎么和老大交代,他可是把抓捕张初的任务给我了,现在人却跳楼自杀了,只剩下了一个孤独无助的小男孩……张初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竟然变得如此极端,我脑海中浮现出她之前所说的,什么人生全毁了、早就没有希望了之类的。

    我缓缓的走到窗前,探头观察下方的硬地……

    嗯?

    地上没有张初摔死的情景?

    我视线往回一拢,发现张初竟然连同一个金属晾衣架挂在了三楼的防盗窗之上!她此时还不停地划动双手,极力的挣扎。

    这种金属晾衣架是阳台或者窗子外边外置的,平时不用了就收缩,用时就推开。我仔细观察了下,发现金属晾衣架是四楼断掉的,不仅如此,地上还有几件衣物,而悬在三楼的张初身上也有两三件衣物。

    我脑细胞迅速的蹿动,看来上天不想让张初命绝于此啊。

    这事真巧了,张初坠楼时不是跳的,而是往下栽的,她掉到四楼时把人家伸出的金属晾衣架砸断并且因此卸掉了不少力道,连人带晾衣架继续往下掉。等到了三楼的卧室外边时,断掉的晾衣架卡入了防盗窗的缝隙,晾衣架这一边也把张初卡住了,以至于她没能再继续往下掉……

    现在张初在挣扎着想掉下去,但已经是三楼了,掉下去的死亡率比较小,不过伤残率蛮大的。

    之前守在下方的警员们终于起到了作用。其中两位警员手脚麻利的借助防盗窗或者水管、缝隙边角等事物攀爬,没有等张初挣扎成功呢,二者就已经一左一右的把她抓住了,稳稳的停在了那儿。

    剩余的两位警员则迅速的征用来了一架长梯子,架好之后爬上来把张初成功的解救了。

    我们在这边看的心里极为紧张,此时终于得到了缓解。我领着众多警员以及张初儿子,暂时离开了这602户,返回到楼下。

    那四位警员也把张初抬到了单元门前。

    张初一脸的死灰色,显然之前要死没死的惊心动魄把她吓的不轻。她没有受什么大伤,就是手臂和脖子划破皮了,头发也少了一小块,还有就是胸前的衣物也受到刮滑的影响撕裂开了。

    她一时半会儿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躺在地上,可能因为惊吓过度了,陷入了暂时的空白状态。

    我把自己的衣服脱下,盖在了她走光的部位说:“这又是何苦呢?”

    张初没有丝毫的反应,她双目无神的凝向天际。

    她儿子扑上前喊了半天也无济于事。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徐瑞的手机,响了几十秒才接通,我汇报的说:“老大,张初已被抓住,差点她就挂了,还好只受了点伤。这事等见到你再解释,我想问下叶子现在状况如何?”

    “叶子情况比之前稍微好一点儿了,但还没有脱离危险,保守估计能再撑十二个小时,也就是半天时间。”徐瑞叹息的说道:“你组织一下把加特林和张初也送来青市四院吧,止完伤之后再押回警局,顺便也和我讲一下情况。如果加特林醒了,一定要争取打开他的嘴巴,问那是什么毒,怎么解。”

    “我知道了。”

    我放下手机,安排警员把加特林和张初母子分别押入两辆警车,就在上方众多住户的围观之下,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这小区,前往青市四院。而501的瘾君子夫妻,被送往派出所。不仅如此,我还留下两位警员待在张初住所之内等待,但没有我的允许,不能擅自触碰现场的事物。

    花了十五分钟,我们到了目的地。

    加特林的伤势比较重,双腿枪伤、背部石伤,他直接被拖去了手术室,我特意叮嘱医生把弹头和石头拿掉,伤口消完毒了再缝上就行,不用按正常伤者那样办。

    对方问我要输血不?

    我说不致命的话就别浪费血袋了。

    另一边,张初的皮外伤简单清洗干净涂了点药水就没事了,但她的精神还没有缓解如初。

    碍于叶迦生死垂危的缘故,张初母子和加特林的住所还没有搜查,故此我跟徐瑞打电话请示了下,他联系一队的吴大方过去了那座小区搜查现场。

    过了一会儿,同在医院的徐瑞来到了我这边,他听我把当时的情况一说,诧异道:“这张初还真是命大。小琛,看你挺急的,我在这守一会儿,你去叶迦那边看看吧。”

    “谢老大了!”我犹如脚底抹油般冲向了重症监护室的方向,这有两位警员看守,但杜小虫没有在这,她此时正为解毒的事情而忙碌着。

    我透过玻璃望着时不时抽搐的叶迦,他闭着眼睛,意识已变得凌乱无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