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一场莫名其妙的相遇!
    “寄生虫的前妻。”吴大方郁闷的道:“为啥让我查啊?你们怎么不自己来?”

    徐瑞抬手扶了下蛤蟆镜说:“我们办公室已经人满为患,还有电脑用?”

    “也对。”吴大方把播放器最小化,他打开系统,里边有之前查的记录,直接点出来又跳到前妻刘环的信息,这是我们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刘环的身份证名下的一切记录,全在三个月之前断掉了,她对前夫父母说搬离青市,这里却看不到任何乘车记录之类的,打那之后连银行卡都没有用。

    不仅如此,还在三个半月之前把卡里所有的钱都取光了!

    刘环名下也没有新的手机号码,唯一挂着的,还是早已停机的旧号……

    我们又查了计圣充和刘环的儿子计苑的详情,同样如此,身份证名下无记录,手机停用无新号,不过他没有银行卡。

    这就怪哉了!

    刘环母子究竟去了哪儿?

    我和徐瑞相视一眼,他道:“该不会是临离开青市之前,被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吧?”

    “难道是计圣充可能还有关雎干的?”我猜测的说道:“这样一来,就就九袍使盯上了。不对啊,九袍使甚至毒之一脉,虽然不滥杀无辜,但也没见伸张正义为枉死者鸣不平啊,怎么忽然就转变风格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呢?”

    “对的。”徐瑞点头道:“要说拿这个诱引我们离开警局途中拦堵,但我们却一路上安然无恙,并没有遭到截杀。反常,真的反常。况且那九袍使的下手对象计圣充的前妻与儿子三个月之前不知所踪了。”

    我深有同感的说道:“唉,那九袍使的脑袋绝对有坑,真的。”

    “死者一家的脑袋才有坑呢。”吴大方吐槽的道:“都取的什么名字啊,寄生虫,妓院。不过寄生虫的现任妻子名字倒挺不错的,关雎,关关雎鸠。”

    徐瑞笑呵呵的说:“如果不联想,其实这计圣充和计苑的名字还是挺不错的。”

    “查完了赶紧离开吧,别耽误我看电影了。”吴大方连连出手推着我们。

    “好的。”徐瑞一边转身,一边嘀咕的说道:“工作时间娱乐,玩忽职守,估计你这个月的工资连同整年的奖金都没有了。”

    “啊?蛤蟆精,千万别坑我啊!”吴大方欲哭无泪的起身抓住徐瑞往回拉着说:“我这是特殊的避难时间,来,来,请上座,您想查啥,我当牛做马也要全力以赴!”

    “反应不错,看你后续表现。”徐瑞把腿架到了桌子上边,道:“老吴,我今天跑的腿有点疼,你给我捶捶。嗯……小琛你先回宿舍。”

    “老大,那我先走了,你可得把持住,千万别犯错误。”我转身走了不到两米说完这话时,就是一本书砸到了我背脊,吓得自己加快速度跑出了房门,引得办公室其余警员哈哈大乐。

    我返回宿舍给杜小虫打了个电话询问老黑的情况,那边恢复的不错,老黑还能断断续续的说几个字了,目前来看神志并未受到影响。

    隔了半个小时,徐瑞悠哉的回来了,他拿手扇着风说道:“小琛起来换上FSh,我们刘环和计苑之前的住所逛下,如果这对母子真被计圣充灭口了,说不定能留下什么线索。”

    “好的。”我爬起身,麻利的准备完毕,就和徐瑞驾车前往刘环三个月之前的住所,值得一提的是,这住所不是租的,而是刘环父母死之后留下的,现在应该是空着的,这还是计圣充父母提供的线索。

    刘环家位于北区的一个叫雨水巷的地方。

    我们花了四十几分钟抵达了这条巷子,停好了车,就往巷子里的第七家院门走,来到院门前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件意外的事情,门上的锁头竟然是打开的,挂在了门鼻子上边!

    这……

    我心头一动,跟徐瑞诧异的对视,难道刘环和计苑回来了?还是说这家院子已经易了主?毕竟刘环如果真决定搬离青市了,当时应该有卖房产的打算。

    更令人意外的还在后边呢,我们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与此同时,院门被人在里边打开了,映入我们眼帘的是这道身影,裹着宽大的墨绿色衣袍,脸戴妖异的面具!

    九袍使之一!

    我们的视线彼此愣愣的对视了零点一秒,对方的眸子也露出了比我们更加诧异的眼神!下一刻,他转身就想往院子跑!

    “给老子站住!”徐瑞吼了一嗓子,他直接把背包里的防护头罩拉开往脑袋一带就提枪冲入了院子。

    事不宜迟,我也不甘落后的一边跑一边取出防护头罩,抓住对方固然重要,但得有命抓,保不准对方仍出一把毒药把我们干掉了,好在这九袍使对于我们的出现有了本能的慌乱才第一时间想逃的,就给了我和徐瑞护住脑袋的时机。

    过了不到一秒,我们就冲入院门并拐出了隔墙,望见院子内正在狂跑的九袍使即将冲入房门。

    我和徐瑞想也不想,直接抬起枪口扣动了扳机!

    “砰——!”

    “砰!”

    连续两道枪响近乎同时出现,我和徐瑞的枪口分别蹿出一枚弹头直追九袍使的身影,他的手已抓到了门,身子即将拐入时,徐瑞射向这九袍使右臀瓣的弹头打空了,钉入里边的墙壁,而我打向对方左臀瓣的弹头则“噗~”的射入皮肉!

    这个九袍使猛地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徐瑞微微调动枪口,“砰、砰!”他又开了两枪,一发子弹命中了对方的左脚腕,另一发打空了。此刻,徐瑞通过通讯装置说道:“以防这厮爬进去有什么提前布置好的玄机,我上去把他的前半身拖回院子。小琛,你寻个掩体隐蔽,万一这房子还藏了别的九袍使或者听见枪响之后又有他的同伙进入院门从背后下绊子,咱俩今天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我闪身退回了拐墙之前,一边警惕里边院内的房子,一边警惕另一侧的院门。

    徐瑞则往前迅速的跑了两米弓下身子一滚,就来到了那九袍使的腿脚前,这时对方还疼的在地上挣扎,徐瑞掏出手铐“咔嚓”把那九袍使的脚腕锁住了,旋即探手使劲往外捞着。

    花了一秒的功夫,徐瑞就拖着九袍使就近躲在房子的墙前,他蹲下身子骑在对方腰部,狠狠地一拳轰在了那九袍使的脖梗子。

    九袍使受到剧痛的同时,脑门也因为连带惯性重重磕地,一下子就昏迷了。

    “小琛,扔一个红棒,以防有诈,我补电一下。”徐瑞探出一只手朝我的方向。

    我取出随身携带的电击棒抛了过去,他稳稳接住,移开身子之后按下开关,把电击棒的前端对向地上昏死的九袍使,“滋滋~~”过了两秒,九袍使的身子抽动了下再次一动不动了。

    徐瑞把电击棒收了,他思忖的道:“房子里边竟然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说这次跑来刘环旧居的就这九袍使自己?”

    我纳闷的说道:“我也搞不懂剩下的六个九袍使搞什么飞机,也许过于小心了才只出动一位成员出来犯案?”

    “小琛,你现在只守着院门就行了,我单独试试潜入这房子,看看真没有人还是假像。”徐瑞吩咐的道:“如果情况一有不对,你立刻自己跑,甭管老子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全心望向院门并拿枪口对着,稍微察觉到有异动,我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而徐瑞观察了片刻,就提着手枪钻入了房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