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四个调查目标(下)
    通过由用父亲提供的线索,我们一下子就在心中把由用列入了重点名单,但现在不能动声色,以防万一由用真的是凶手,他父亲知道儿子可能又犯事就联系由用,对方就做贼心虚的在异国藏匿起来就更不好抓了。

    徐瑞点了下头,他对着由用父亲说道:“好了,没事了,我们这次来只是看下由用出狱之后的情况,他的表现不错,我们警方无需再调查后续动态了。”

    由用父亲被忽悠的极为开心,笑着把我们送出了家门。

    “老大,现在该怎么办?”我询问的道。

    “我们先去物业那问下七个月之前的监控还有没有备份了。”徐瑞说完,我们纷纷上车,他开到了小区门口停下,单独下车去了物业办公室。过了一会儿徐瑞返回车内,他摇头道:“只保存了半年之内的,查不到了,不过没大碍,等今晚回警局了我们去天眼部门查清河弯这边半年之前的道路监控,到时看下案发期间由用的出行情况。”

    “嗯……”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活死人打了个呵欠道:“剩下的两个目标还要继续问吗?”

    “必须的要去啊,说不定由用卧室的海报只是一个偶然而已。”徐瑞发动了车子,前往了花连村,说道:“我们现在去一号朱滴清家,先别打电话了,他不在家再说。到时顺便再看一看七个月之前的案发现场,那房子出事之后解铭就搬走了,也没人敢再租这房子,说不定还能留下点什么痕迹呢。”

    我闭上眼睛开始养精蓄锐。

    过了一个半小时,我们抵达了花连村,这村子的住宅范围有方圆三百米吧,里边没有楼房,东侧和北侧、南侧是工厂区域,西侧倒是有一个花连小区,而中间的十字街道是一些店铺,街道收尾有摄像头,这与资料记录的无异。

    如果把花连村比作一个平面直角坐标系,十字街看成纵横坐标轴,这朱滴清家就在第一象限(东北),而案发现场的房子位于第四象限(东南)。

    没多久,徐瑞把车开到了朱滴清家的胡同口,这狭窄的进不了车,只能把停在这了。

    “老活,你和阿黎在这看车。”徐瑞吩咐了句,就和我下了车前往目标院子。我们一边看院门上的户牌一边走着,走了三十几米,总算找到了“花连村287户。”

    我们站在院门前,透过缝隙看见里边有一个中年男子在那劈柴,侧脸挺像朱滴清的,旁边有口锅灶,像在烧菜,因为闻到了菜香味。

    徐瑞抬手敲打着院门,道:“朱滴清在家吗?!麻烦开下门。”

    “叻~来了。”过了片刻,院门被打开,一身工作服还没有换下的朱滴清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疑惑的问道:“你们是……?”

    “警察。”徐瑞拿出证件打开晃了下就放入口袋。

    朱滴清的脸色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他不解的道:“警官,您们有什么事?我出狱之后也有大半年了,可没有再作奸犯科,踏踏实实的做人啊。”

    “嗯,我们知道,就是来看下你的情况,不要担心。”徐瑞往门内看了眼,问道:“你就自己在家?”

    “是的。”朱滴清解释的说道:“我打小就单亲,父亲两个月之前去世了。我进去之前还没有成家,所以是自己过着。”

    我好奇的说:“哪儿工作呢?”

    “附近的工厂,搬东西的。”朱滴清憨憨的一笑,说道:“老板是我的发小,出来之后就投奔他了。”

    “原来如此。”

    徐瑞面无表情的说道:“半年之前,也就是四月份初,花连村出现了一件案子,你听闻了吗?”

    “什么案子?”朱滴清疑惑。

    徐瑞淡淡的说:“一对姐妹花在陌生男子的出租房遭到侵犯并被杀死。”

    “听闻过,当时闹出的动静还不小,打那之后的三四个月之内,花连村每天下午七点之后街上就见不到女的了……”朱滴清的声音忽然停住,他眼中有点愤怒的道:“两位警官,你们的意思……怀疑这案子是我做的?”

    “没有,单纯的走访而已。”徐瑞笑呵呵的道:“上边的任务,案发时间之前被释放的犯罪分子都得走一圈,望你能理解。”

    朱滴清眼色恢复正常,他点头说:“理解。”

    “你出狱之后就一直在发小的工厂上班吗?”我接着问道。

    朱滴清再次点头,“对。”

    “工厂的名字和地址。”我拿出纸笔。

    朱滴清不加思索的说道:“花连一梦电子厂,地址在东街的黑龙路27号。”

    “我们能进屋看下么?”徐瑞开口道。

    “这……”朱滴清显得极为不情愿,像是房子之内隐藏了什么事物一样。

    他越是如此,我们就越加的狐疑,双方僵持了半分钟,我和徐瑞快失去耐心时,朱滴清重重一叹道:“好吧,我带两位警官进屋子。”

    我们随对方进了门。

    朱滴清挡在卧室的门前有点儿不想我们看,他面对我们这犀利的目光,还是把门打开了。下一秒,我和徐瑞就看见床上侧身倚在那的充气娃娃,穿着的衣物非常少却显得极为妖娆。

    好吧,敢情他是因为这个才反应异常的。

    朱滴清的老脸都羞红了,他支吾的想解释。

    徐瑞先开口说道:“淡定,这种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接着我们又看了别的房间,基本上除了厨房和主卧,都处于荒置状态。

    “我们先告辞了,如果有什么线索,记得联系我们。”徐瑞撕了张纸,写下他的手机号码,就和我离开了朱家院子。

    我们一边往胡同口走,徐瑞一边问道:“小琛,关于这朱滴清,你怎么看?”

    “个人认为,不像。”我如实说出了心中所想,道:“我们提到余家姐妹花这案子时,朱滴清起初没反应过来,说到一半想到我们来他家可能怀疑自己是这案子的凶手,眼中就蹿起了一股迸发的怒意,凭这个眼神,我就基本能猜到这案子真与他无关了,因为只有被冤枉时才会有这种本能反应的。”

    “说的不错。”徐瑞点头补充的说道:“况且这朱滴清不是一个有城府的人,所以暂时他和王杵的嫌疑几乎为零,但不能绝对的排除。”

    “由用不在境内,就剩下李来开没有查了。”我提议的说道:“老大,我建议不要直接接触李来开,到时先暗中观察一段时间再站在他眼前当面聊,毕竟李来开的性质太特殊了,策划犯罪,他又近乎不语,心理活动恐怕比谁都活跃。我也说不清,自己竟然认为李来开比由问的嫌疑还大,担心咱们第一次时看不透他,对方知道自己列入警方的调查名单也许会掩饰的更深或者直接就此消失。”

    徐瑞赞同的说:“没错,我也有这个打算。”

    我们返回了车前,把调查朱滴清的情况和活死人、黎源简单交流了下。我和徐瑞没有上车,直接穿过街道走入了对面的胡同,这能通往案发现场的那个院子。

    花了五分钟,我们七拐八绕的总算到了“花连村127户”的院门前,上着把大锁头。我们不想惊动房东,就直接顺墙跳入院子。

    房门虽然有锁,但架不住徐瑞的开锁功。

    我站在门侧等待了片刻,徐瑞就把锁撬开了,他把门一拉便走入其中。过了不到一秒,我前脚还没迈进去呢,徐瑞却一边双手乱抓一边迅速的往外退着,我猝不及防之下被猛地撞倒在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