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五百零五章 她活下来了……
    3、

    2、

    1,

    我和黎源已经闭上了眼睛,无法忍心看一个活生生的人被炸得粉身碎骨的情景,如此持续了一会儿,嗯,不对,怎么没有爆炸声响,

    我们试着睁开眼睛,吴云瘫软倒地,一动不动,双手垂放在胸前,还握着血色的剪刀,

    剪断了,

    想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即将耗光时,吴云竟然真的自救成功了,看来人被逼到绝境时能爆发出无限的潜能,

    我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把地址一说就挂掉了,

    “小琛,里边什么情况,”徐瑞的声音响起在我的耳畔,

    “应该是在最后一秒时,吴云把定时炸弹的线剪断了,”我有点儿激动的道:“老大,你快敲门把她抬出来止血吧,好在她血管刮破的时间没几分钟,我已经叫救护车了,如果耽误久了血流多了就完了,”

    “嗯,包在我手上,”徐瑞应道,

    我把黎源拉起来,打算一块到那边看看情况,返回车内,叶迦这货都睡着了,他浑然不知就在方才发生了多么惊心动魄的事情,我也懒得叫醒叶迦,直接发动车子调头往回开了五十米,抵达了小楼街22号门前,

    我们下车进入已打开的铁门,望见活死人在一旁拿着手电筒,徐瑞则专心的拿工具撬锁,现在吴云已自行解除了定时炸弹的危机,如果因为来不及救援而死,那就是我们的责任了,所以徐瑞异常专注的不停试着开锁,

    我环视着这店铺之内的情景,墙壁上也都是红色的砖,极为的平整毫无瑕疵感,没有水泥,没有刮白也没有墙纸,但这绝对是店主刻意弄成这样的装修风格,墙上还挂着一些农作物的画,以前这店铺可能是做乡村风格饮食的,

    过了约有三分钟,徐瑞站起了身,“他娘的,总算破开了,”他把锁头摘下随手仍地,我们一块把铁门拉开,望见金属椅立于中间,它后侧倒着一个半身染成血色的女子,我们就安下了心,好在没出什么变故,

    我们纷纷涌入其中,徐瑞第一件事就是把吴云拖开,他探头看向金属椅的底端,双手?捣了几下就拿下来一个胶布粘着的定时炸弹,大概能有家用的电表那么大吧,一条红色的线被剪断了,此时它正处于寂灭状态,旁边则连着一个声控的装置,

    老黑不在这儿,不过黎源懂一点儿炸弹装置,他把这定时炸弹接到手,检查了片刻,点头说道:“它确实已经失效了,除非现在扔进火里或者把线接上才会爆炸,”

    我心脏一颤,立刻探手抓住断掉的红线一断,“千万别让它们触碰到了,”

    黎源捡起地上的血色剪刀,“咔嚓、咔嚓”两下,就把这红线的两端导线剪到了根部,我们这才方向的把它放入证物袋,

    活死人急救的手段是在场最好的,他让我和徐瑞把吴云抬到外边的街道旁,就开始施展急救措施,渐渐的把吴云手腕的口子简单处理完毕,血基本上不怎么流了,但近乎没有一块好肉的双手只能晾在这儿,以防感染,我们取出两只证物袋把吴云的双手连带手腕部分均裹了起来,这样就能避免和脏东西进行接触了,

    我们耐心等了二十分钟,救护车终于来了,医护人员们看见吴云这惨样时着实被吓到了,稍微检查了下,就将她抬上了车内,她既然已经在生死局之中活下来了,就意味着万千雄不会再为难她,所以徐瑞只打电话调了离青市二院最近的两个警力去值守,

    接下来我们返回了这22号店铺里边的现场,共发现了四个摄像头,它们对应着之前的四个小窗口,除此之外没有别的玄机了,

    我和徐瑞、活死人、黎源围在金属椅旁,面对血糊糊的宽铐仍然感到触目惊心,我把防护手套摘掉试着探入一根手指摸了下倒刺,极为的锋利,稍微用力就能把皮肉挑破,而宽金属铐和椅子扶手之间是焊死的,观其颜色,这是今天新焊上来的,

    “这把椅子是好玩意啊,”徐瑞摸着下巴,他在肚子里边酝酿着坏水,过了片刻,说道:“我打算拿它当备用的审讯椅,”

    我诧异的道:“老大,没开玩笑,”

    “绝对有震慑力啊,这宽金属铐上有锁孔,我回头试着配把钥匙,”徐瑞笑呵呵的说道:“这肯定不会用来针对普通的犯罪分子,等再抓到七罪组织的罪犯时,直接把对方双手往里一箍……换了心理素质不够硬的,恐怕不用耽误时间就能坦白了,话说这么好的设计,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我翻了个白眼,老大还真是看见什么都能联想到审问罪犯,

    接着我们一块上了二楼,也都是空荡荡的,不过其中一个房间有吴云的衣物,我把它们连同下边的手机归拢到一个袋子,

    没什么可看的了,我们就把小楼街的派出所警力叫来,交接了现场,徐瑞特地叮嘱这把金属椅等明天傍晚之前务必送到警局,

    现在已接近凌晨三点了,我们一个个困的眼皮快睁不开了,活死人勉强撑着把车开回了警局,我们纷纷回到宿舍,把FSH脱掉就开始睡觉,

    ……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晌午了,

    杜小虫来敲门,她莫名其妙的问道:“老大,你们怎么还没起来啊,”

    我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说:“杜姐,我们半夜出任务了,实在太累了,让我们再睡半小时,”

    “哦……”杜小虫的脚步声渐渐变小直到消失,

    过了四十分钟,我们终于睡饱了,起床穿上衣服洗漱,办公室的桌子上有杜小虫扣好的饭菜,她正在那看电视剧,

    我们几个大老爷们狼吞虎咽的吃着,没多久就通通成了空盘子,

    杜小虫漫不经心的道:“你们昨晚出什么任务了,为什么没把我叫起来,”

    “情况紧急所以来不及了,”徐瑞尴尬的道:“万千雄把谋害慕容有悔的凶手全逮住了,想布置七场生死局……唉,我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旋即他看向黎源说:“阿黎,昨晚的监控影像都存下来没有,”

    黎源点头又摇了下头,说道:“生死局的监控影像都在顺德街巷子的那台主控电脑里边,想提取监控影像只能通过那主机,因为现场的摄像头都没有暂存功能,”

    “小虫,你等一个小时,”徐瑞说完拿手机联系到顺德街警方,让昨晚值守院子的那哥们把电脑带到警局,

    杜小虫脸色稍缓,她指了下窗子外边道:“今天小楼街警方送来了一把金属椅子,上边还有血迹,”

    “已经送来了,”徐瑞意念一动,道:“老活,你和小琛跟我下去把它先搬回宿舍,”

    不多时,我们仨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把金属椅抬回宿舍,贴着墙放下,接着来到办公室,又等了一会儿,顺德街警方把昨晚Zero操作的电脑搬来了,

    黎源将之插上电源,开机之后耗了五分钟,把保存的监控影像打开并恢复了四窗口同屏,

    杜小虫连同叶迦一块端坐于屏幕前看着,里边的第一个窗口还有我们起初和万千雄、Zero之间的交流,

    二者看到万千雄宣布完规则启动定时炸弹到吴云爆发前的部分快进掉,接着把最后惊心动魄的三分钟静静的看完了,儿子的来电,母亲绝望之中的疯狂挣扎,仅剩一秒时成功剪断导线……

    杜小虫花枝轻颤的说道:“吴云能活下来可能还真的亏了她儿子的来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