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凶手有九,下场不同
    “他娘的,但是为什么没有改变计划,你倒是快点说啊!”徐瑞见李静两分钟没说话,急的催了。

    李静尴尬的说道:“我想想,有点忘记了。”

    这时李穹忽然道:“我想起来了。”

    “那你说。”我翻了个白眼。

    李穹解释的说道:“蒋为和周生源说今晚是最好的动手时机,因为白天过寿人流量多,警方的调查方向会往这上边分去一大堆,案情就会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我和徐瑞、杜小虫想了一下,确实有道理,之前这案子被搞的如此复杂,就是因为没有爆出这个三百万和慕容有悔过寿这两件事情。

    “是的,就是这样。”

    李静点了下头,她接着说道:“蒋为和周生源早在这一个月之内就调查好了来去的路线以及制定干扰四周居住者视听的办法,我们按原计划来到废品收购站,虽然因为阿红住院的事情耽搁了一两个小时,但天色更黑了对我们却越有利。说来也巧,我们躲在暗中打算观察一会儿时,正好院门被推开了,慕容有悔把他送到门口就关门返回房子了。我们又等了十分钟,由我过去敲门,慕容大姐很快就来到门那侧问是谁。我说是我。慕容大姐问什么事,我说阿红回去的途中出车祸了,她的包拉在了这儿,让我来拿。慕容有悔就打开了门,周生源和蒋为立刻蹿进来把她控制住拖去了房子之内。我和吴云、楚念两口子还有阿寻、弟弟、儿子一块进来了,并把门迅速的关紧。”

    “唉……”我无奈的叹道:“如果你们早来一会儿,可能死的就不是慕容有悔而是你们了。”

    李穹满头雾水的问道:“什么意思?”

    李静同样感觉到莫名其妙。

    “那晚你们看见离开废品收购站的男子,就是把你们抓去想一个个设局弄死的吃老鼠那位爷。”我耸动着肩膀。

    这对姐弟同时露出后怕的神情。

    “好吧,先不说这个,为什么楚念带了老公王波来呢?”我询问了句,试图分散二者心中的恐惧。

    李静缓了半分钟,她回答的说:“王波执意陪楚念一块来,他应该是担心就楚念自己,万一因为分钱的时候出事怎么办?我是这么想的,但也有可能不是这样,具体如何我就不知道了,这你们得问她。”

    徐瑞凝重的道:“谁先对慕容有悔动手的?”

    “周生源把慕容大姐按倒在地,蒋为去翻了柜子,确认了那一袋子之中的三小袋子,每个约有百万现金,接着周生源就直接把慕容大姐杀死了。”李静不忍回忆的说道:“不光这样,蒋为觉得慕容大姐身上有返老还童的迹象特别的不吉利,就让王波帮着他和周生源一块,把慕容大姐的尸体弄成了那个样子……我现在想想都慎得慌。”

    “李静,你的眼神在闪躲,确定没有一点儿的隐瞒?”我拧紧眉毛,注视着对方的脸色,“请问凌立和凌寻为什么死?吃老鼠那位为何之前也不打算放过你弟弟?难道他们仨就是去走了一个过场的?顺带提一句,吃老鼠那位可是把详细的案情提供给我们了,现在审问只是走一波正规的流程而已,如果你和你弟弟说的有半点不实,自己知道后果的,即使之前罪不至死,也会重判!”

    李静和李穹的身体不约而同的抖动了片刻,前者吱吱唔唔的,而后者却当先说道:“我和姐夫还有小立也帮忙了,蒋为和周生源这样每家人都有参与,就等于完全绑在了一条绳子,如果以后因为分钱不均产生分歧,也不会担心谁跟警方告密什么的,等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没谁会轻判。”

    “哼,不给你们点儿颜色是不会如实说的。”

    杜小虫再无之前的好脸色,她俏脸冰冷的问道:“吴云呢?貌似在场的就她自己来的吧?蒋为和周生源就不担心她?”

    “哦对,还有吴云也参与了,不过她是被迫的。”李静连连点头说道:“起初吴云怎么也不肯动手,但折腾到最后如果她再不动手,蒋为和周生源就摆出连她一并灭口的架势,吴云就哭着上手翘下了两枚指甲,这才免去一劫。而楚念家有王波出手,她自然就不用参与了。还有一点就是楚念的老公王波,似乎连续虐了几下尸体上瘾了,反而成了下手最狠的一个,楚念想拉住他,还被王波打了好几下呢。”

    徐瑞摸着下巴说道:“你弟弟能代表他自己,凌寻代表你家,那么凌立为何要被拉着一块动手呢?”

    李静无奈的说:“蒋为说年轻人喜欢吹牛和炫耀,等阿寻和我弟弟动了手,他又非让小立也加入虐尸,这样就不敢吹牛和炫耀了。”

    “关于案发时的细节,还有要补充的吗?”徐瑞拿起一份材料,他装模做样的一边看一边道:“这上边是吃老鼠那位提供的诸多细节,如果你们少说了一样呢,恐怕就会重判一点儿,如果全说了,可能会轻判一点儿,自己争取吧,我会把你们审问时说的与这上边的做对比。”

    李静和李穹相视一眼,纷纷努力回想着那晚的情景。

    如此持续了六、七分钟,李穹神色一动,他迫不及待的说道:“我对于楚念有补充。那晚,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劝我们别再虐待尸体了,说耽误下去可能会引来警方,或者之前离开的那男人又折回来怎么办?所以我们就停手简单的布置了一下现场,当场就分了钱财一同离开废品收购站走出很远之后便各自返回了家。不然慕容有悔的身体极有可能被王波还有蒋为、周生源剁碎成肉泥,他们仨当时虐的可欢实了,我则和姐夫还有小立散在院子里边观察四周的动静,姐姐和楚念还有吴云吐了好几次。”

    徐瑞笑着说道:“现场连点呕吐物的痕迹都没有啊?”

    “因为我们都有一个袋子,毕竟那晚是来杀人劫财的,以前没做过,就事先准备了袋子。”李静解释说。

    桌子这边的我们仨总算知道了万千雄为何那样安排生死局了,吴云把慕容有悔的死期推迟了一个月,楚念则在没有参与虐尸的基础之上又劝王波还有蒋为、周生源不要再继续虐尸了,否则慕容有悔的尸体会变得更加糟糕。

    蒋为、周生源必死不用多说。

    王波“玩”嗨了,万千雄不让他死还能留着?!

    李静一家四口是这件案子的起源,我认为李静和凌寻在万千雄的心中都是该死的,但唯一的一个小辈凌立,万千雄有没有让他死的想法,我们无法猜测,但凌立在那场四死一的生死局之中就死了,这点恐怕连万千雄都没有事先预料到。不过生死局还没有按万千雄的预想进行到底,他就把李穹和李静、凌寻交易给了我们警方以换取毒王和腐尸的讯息。

    不过,我们还是想不明白万千雄因何而给了楚念一份与众不同的待遇呢?对方的罪孽再怎么轻,也是参与谋害慕容有悔的九个凶手之一,也许万千雄有特殊的理由,现在我们想破头皮也不可能知道的,只能抓到对方时才能揭晓。

    接下来,我和杜小虫、徐瑞围绕着案子的诸多细节让这对姐弟进行补充,没什么值得一说的,就不必在此多提了。

    持续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终于审完,把李静和李穹带回了关押室,联系完看守所那边,准备明天就押过去,免的再占用警局这一亩三分地。

    我们觉得累了,就匆匆的洗漱完躺回宿舍的床上睡觉,意想不到的是,午夜时分又出了一件大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