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六百九十七章 Zero与小丑的疏忽?
    赵楠吃完,望着地上的苹果胡,她泪水唰地流下,“谢谢警官们。”

    “不,你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你母亲。”徐瑞感慨万分的说道:“这一年零一个月之间,她走遍大街小巷,疯疯癫癫的只为找你,一次接一次的希望破灭,但执着的还没有放弃,直到现在胡晓还记得你失踪前穿的衣物,因为精神失常,你的父亲也离开了她。可倘若没有她的坚持,我们也不会这么快破案,万幸的是,你还活着,这是对她最好的回馈。”

    旋即,他侧头看向另外两个男子,“想必你们的父母也是如此,只是我们没有遇见而已。这么久都过来了,再坚持一下吧,几十分钟之后消防队和救护车就会赶到。”

    赵楠和另外两位受囚者泪眼模糊的点头。

    这时,杜小虫蹲在地洞出入口喊道:“老大,我已经跟各方面联系完毕。”

    “小虫等会儿我上去了你就下来吧,我上去看看吴大方怎么还没到。”徐瑞走向洞口下方,他缓缓的爬到上方,接着换杜小虫下来了,她借着我握的手电筒的光,望清了地洞之中的情景,也倒吸了一口冷气,她震惊万分的道:“杨录年究竟造了多大的孽啊。”

    “这地洞应该是他无意间发现的。”我走到她身侧,若有所想的说道:“但我心中有一个疑惑,就是小丑和Zero知道杨录年犯下的罪孽,为什么只把他杀死了却没有来救受囚者们?难道想留给警方来救?万一找不到,这三位受囚者不就活生生的渴死饿死了吗?像这种情况,好像与小丑和Zero伸张正义的理念不太合吧……”

    “恐怕只有一种解释,就是连小丑和Zero也不知道杨录年的犯罪现场在哪儿。”杜小虫眨动着眼睛,她推测的说道:“记得杨录年住所的单元门监控影像吗?小丑和Zero把他的笔记本电脑抱走了,别的都没有拿。所以,我觉得二者挑下手目标是通过Zero的电脑技术入侵的方式,发现杨录年电脑之中有其录制的犯罪视频或者图片,接着就出手将其杀死了,并模仿了视频中的现场,也就是这地洞的墙壁上用肠子挂的尸体零件。因此,一来小丑和Zero不知道现场在哪儿,可能出于某种原因没有问到,二来就是以为没有幸存者了,就认为把杨录年杀了等于终结了这场罪孽。二者拿走杨录年的笔记本电脑,也是为了给警方查案造成障碍,无法迅速的获得案子真相。”

    “推测的虽然合情合理,但是起初Zero为什么入侵杨录年的电脑呢?不可能没接触就知道他电脑之中有蹊跷。”我不解的道:“总不能说大范围的入侵一堆用户电脑,挨个搜吧?就算有那技术,可时间上也不够啊。”

    “这也许是杨录年自己作死的,吸引了小丑和Zero的注意力,进而导致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电脑遭到Zero的侵入。”杜小虫分析道。

    我点了点头,只能这样想了。忽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说道:“小丑和Zero这复出的第一次出手就漏掉了三个濒死的受囚者,如果二者是疏忽大意才漏掉的,若知道了会做何感想?用老大的话来说,这等于被扇了火辣辣的一耳光。”

    “应该会有这种感觉。”杜小虫微微有点郁闷的说:“不过,小丑和Zero先打了咱们警方一记火辣辣的耳光,竟然让杨录年这种心肠歹毒的不法分子逍遥法外这么久,还堂而皇之的在阳光下开店铺做老板,假如没有小丑和Zero的出手,警方指不定还要多久才能发现异常,到时又会增加多少受害者呢?不过这耳光打过来了,我们就得还回去,让小丑和Zero看看自己修炼了一年还是没有达到完美无缺的地步。”

    过了一会儿,吴大方和他麾下的警员们都到了,他挑了三个资历老的和自己下来,结果看清地洞中的情景,纷纷伏在洞壁前疯狂作呕着。吴大方一边拍打着胸口一边说道:“我的亲天啊,想不到这破山还藏了这么一个地方,凶手呢?”

    “昨晚就死了。”杜小虫淡淡的说道:“吴队你小点声音,这还有三位受囚者,禁不起刺激的。”

    “好……好的。”吴大方忍住恶心不去看洞壁,他走近受囚者们近前,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其中一个肤色焦黑的男子前,“怎么觉得你有点眼熟呢?是不是叫江……江什么来着啊?”

    这男子抬眼睛诧异的道:“我是江鸣,您是……”

    “哦,没什么,就是接过一件失踪案,那失踪者是你,但怎么也没有找到线索。”吴大方简单说了句就转身来到这边,他低声说道:“完犊子了。”

    “怎么了?”

    我和杜小虫一脸的莫名其妙。

    “江鸣是单亲家庭,父亲早死,母亲一边打工一边供养江鸣读书,成绩还挺优秀的,考个重点大学不在话下。”吴大方解释的说道:“但七个月前的一天,江鸣周末放假去市里买复习材料之后就没再回家。江鸣的母亲快急疯了,跑到警局不知怎么的去了我们一队的办公室,又哭又闹的,我决定着手查查这案子,可惜毫无线索。过了三个月吧,江鸣母亲什么东西也吃不下,瘦的不像样子了,我了解到情况立刻带她去医院看,查出是胃癌晚期,撑了一个月就没了,临死的时候还念叨着江鸣的名字,那死不瞑目的眼神我至今历历在目啊!她家就翻到了百十来块钱,我自己倒贴了半个月的工资把她下葬了。我一直把江鸣这失踪案记在心上,每隔十天半个月的就翻出来搜索一下有无江鸣的身份登记情况。”

    怪不得他一眼就认出了江鸣的相貌。

    “这么说来,江鸣岂不是成孤儿了?”我眉毛狂跳,偷偷瞥了眼前方低着脑袋的江鸣。

    “所以说完犊子了。”吴大方摇头叹息的说:“这件囚禁虐待外加杀人案的凶手怎么死的?”

    我耸着肩膀说道:“凌晨东区那件餐厅的碎尸案。”

    “这事我听说了,死者被碎尸,零件啥的全被他自己的肠子挂在墙上?”吴大方询问的道:“是真的不?”

    我点头表示默认了。

    “还好,死的不算便宜。”吴大方心有余悸的道:“貌似跟洞壁上挂的尸体零件有点像,凶手的死亡现场挺有针对性啊。”

    杜小虫叹息不已的道:“不得不说,凶手很有反侦察的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至少五个少男少女带到这牛角峰的地洞进行囚禁,竟然还一直没有被发现。”

    “赵楠和江鸣还有另一个男子跟洞壁上挂的那些零件的主人比起来还算幸运的,起码还有命等着咱们来救。”

    我看了下那两只干瘪的头颅,一个是男性的,一个是女性的,心道杨录年真够变态的,每个星期来这一次虐待不说,还杀死其中一男一女取乐,这得对活着三个受囚者造成多大的心理冲击?

    吴大方和他的三个老资历下属打算依次爬离地洞,有两个先上去了,不知手滑了还是怎么,第三个的警员扑腾掉下来,把已经爬了有半米的吴大方砸个正着一块掉地。这警员由于有吴大方垫着所以没有摔伤。

    吴大方双手不够用的揉着身上痛处,“王宏你想把我砸死取代我成为队长吗?”

    这警员急忙把自家头儿扶起说:“我不是故意的,当时胃里一抽搐就没力了……”

    吴大方瘫坐在地,“命啊,我就是被坑的命!”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