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审判者 > 第七百一十八章 他真不知情
    林学开欲哭无泪的说道:“警官们,我真的对这事一无所知啊,不信您查我真的牌号,驾龄七年,却没有任何的不良记录,绝对是一个优秀的老司机。”

    “七年而已就敢自称老司机?”徐瑞不屑的说道:“图样图森破,我的驾龄快二十年了。”

    “前辈。”林学开怔怔的说道:“诶跑偏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问题那车祸真不是我导致的,除非是出现了鬼上车。”

    “哪来的鬼?你抓一只给我看看。”我淡淡的说道:“凡事都讲究证据,如果无法证明,那么就是你当时自身出现了状况,以至于潜意识出现,但无论怎样,你是逃不了干系的。”

    “这不是诬陷吗……”林学开神色焦急的说:“你也说了,凡事都要讲究证据,虽然套的牌号相同,可如何证明车里的就是我呢?”

    我拧紧眉毛说道:“就凭你之前讲述的鬼上车啊,醒来时所在的位置与那辆奥迪A6逃逸的方向完全相同,连你自己都说那时脑袋空白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这……”林学开将信将疑的说:“但我真不知道自己做了这事嘛,反正我不背这黑锅。”

    “以你的逻辑,是不是我们抓到一个杀人犯,只要他拒不承认是自己杀的,就无法定罪和判刑了?”徐瑞重重的拍着桌子,道:“倘若都像这样,恐怕监狱连一个罪犯都没有了。我们无端的抓你了?牌号是你套的吧!你回忆那段时间是有一天不对劲最终去了郊区那边吧!”

    “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林学开火气也上来了,他打死就是认为自己不是肇事司机。

    “这次审问就先到这儿。”徐瑞摆了摆手,我把情绪激动的林学开送去了关押室,返回了审讯室之内,我询问的道:“老大,看样子这林学开是真没印象了,不像是装的,你打算怎么办啊?”

    “怕是只能试着找一找其余的线索来证明林学开驾车撞人了。”徐瑞打了个呵欠道:“我们先去睡觉,赶明再想。”

    我点动脑袋,就这样,我和徐瑞一块回了宿舍。

    ……

    第二天上午,徐瑞把迷糊中的我拉起身子,他吩咐的道:“五分钟时间准备,我们去查一个人。”

    “谁啊……这么急?”我有点儿不解。

    “林学开的妻子。”徐瑞解释说道:“如果肇事司机是林学开,那他的妻子应该会注意到自己老公的车有异常吧,况且当时张子松老公郑南被碾压出血了,车子地盘和轮子必然会沾到的。”

    “我看够呛。”我一边穿衣服一边起身道:“按林学开说的,他恢复意识发现车子糟成那样,返回的途中应该会去洗车的地方清理吧?”

    徐瑞笃定的说:“不,我觉得第一时间是回家。”

    “为什么呢?”我好奇他竟然如此确定。

    “这得建立在林学开没有说谎的情况下。”徐瑞分析的说道:“试想,他恢复意识发现自己遭遇‘鬼上车’了,心理状态十有八九会非常恐惧。惊魂未定之下,林学开第一时间就想着尽早回家,因为只有家才是意识中安全的地方。”

    “也对。”

    我起身去洗漱完,与徐瑞来到办公室,他让阿黎和蒋静静、杜小虫自行解决早餐,我们就驾车离开警局,昨晚分局是在沧北之家被抓到的,他妻子住在那儿,父母则住另一个小区。

    ……

    我们抵达了沧北之家,林学开家在六号楼的二单元101号,不多时,我们站在了门前,抬手敲动门板。

    过了片刻,里边响起一道女子憔悴的声音,“谁啊?”

    “警察。”徐瑞开口报出了身份,接着他低声和我说道:“小琛,待会儿由我来问,你开录音笔即可。”

    “好的老大。”我掏出随身背包的录音笔,将之放入口袋。

    下一秒,门打开了。

    “诶,进来坐吧。”这女子似乎一夜未睡,脸上写满了担心,“警官们……我家学开怎么样了?”

    “不太乐观。”徐瑞并没有进门的意思。

    女子担忧的说:“啊?为什么……”

    “因为你丈夫林学开犯罪了。”徐瑞叹息的说道:“连续把一个人进行了反复三次的碾压,这已经不是交通事故能包括的,完全涉嫌故意杀人,总之性质非常的恶劣,况且受害者还是按交通规则骑行,林学开则是闯红灯撞倒人家的,这都过去一年多了,难道他就没有和你讲过此事吗?”

    “这个……”女子点了下头,又摇动脑袋。

    徐瑞十分凝重的说道:“究竟是有还是没有呢?不妨和你直说,你们的态度与最终的审判结果挂钩。”

    女子犹豫了一会儿,她叹息的说:“就在一年零几个月前,我家学开急匆匆的跑回家,他说遭到鬼上车了,醒来时吓死了,自己身处于郊区的荒凉野地,车子也弄的不像样子,为此还发烧病了六七天。我心中是不相信有鬼上车这一说的,觉得事情蹊跷,就拿了钥匙到车库看,发现轮子上有血迹啊!我心当时就慌了,但学开对‘鬼上车期间’发生了什么完全没有印象。我决定单独调取行车记录仪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大跳,学开竟然把一个骑电动车的撞倒在地,车子好像还一进一退碾压了几次。我赶紧把行车记录仪的那段影像给清了,又拿着拖布和桶什么的把车子清洗干净。”

    “为什么要给他隐瞒实情?”我不悦的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那个遭到三次碾压的受害者都是无辜的,你只担心林学开,就不想想死者家里失去了顶梁柱日子怎么过?”

    “我……我……”女子泪水犹如闸门打开涌现的激流,她吱吱唔唔的说道:“我担心学开知道情况会去自首,那样我的家可就完了!另一个就是担心那人没死却伤的特别重,巨额的医疗费用以及后续的问题足以把我家拖垮,以前又不是没有听过这种情况。所以我看到时隔几天警方都没找上门,再加上他的车是套牌的,就不会有事了。”

    “呵呵。”

    我感到悲哀的说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做了,就会有被找到的那一天。你说林学开知道了会自首,以为自己是帮他并拯救这个家,这也许会换来一时的平静,但你的心中就无愧无责吗?现在倒好,他因此被抓了,还由于对此一无所知被当作拒不配合审讯,这是帮他还是害他呢?而且你真的太自私了,想让那牌号的真正主人当替罪羊,又让受害者家属倾家荡产也没挽回其性命,留有一个无工作能力老母亲和四个孩子,就靠一个月子期还没有做完的寡妇撑着家……如果,当初你没有隐瞒,花一部分钱就可能没有这些事情,可惜没有如果了!”

    女子被我说的完全僵住了,她瘫坐在地捂着脸说:“我不知道会是这样,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你们把我抓起来吧……”

    “抓你有用?还能挽回什么?”徐瑞转身招手道:“小琛,我们回警局,继续炮制林学开。”

    我知道老大这一手是欲擒故纵,就故作愤慨的随他往单元门移动。

    徐瑞边走嘴皮子微动,“5、4、3、2……”

    “1”还没有蹦出喉咙,后边的林学开妻子就冲出了房门,她扑腾跪地,双手抱着徐瑞的膝盖,“警官们,别走,我真的知道错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自私而导致的,想怎么惩罚都行!”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