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20章 初到贵地
    而他的话语传进沈秋的耳朵里,就好像一个有一个的谜团,塞进了自己的脑袋里,他什么都不明白,脑袋就跟一团浆糊似的。

    看着眼前的司徒雄跟沈秋这么亲热的欧阳诗情也是微微的纳闷。

    “不是,我怎么也糊涂了。”沈秋摸着头在那使劲的转着脑袋,从头开始理自己的思绪。

    老鬼让自己来南陵市,然后说到了南陵市有个叫仇四的人会来接他,还说以后就让自己跟着他,难道老鬼这次说的竟然是真的?这就是仇四。这就是以后自己要跟着的那个人?

    只见在沈秋抬着一双极其不敢相信的眼睛望着眼前的司徒雄的时候,只见司徒雄笑着道说:“怎么了?难道那个老家伙没有跟你说清楚么?”

    沈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道说:“他说倒是说了,只是,只是——”

    “哈哈,我知道你在昆仑住了6年,刚回来有点不适应,不过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很快你就会适应了,相信我。”只听司徒雄大笑着道说。

    “走吧,以后该是我照顾你了。哎!你知道我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终于今天等到了,上车吧,先回去。”只听眼前的司徒雄道说。

    而沈秋呢?他楞了一下,不知道是该不该上车,望着这眼前豪华车?他好似感觉自己在做梦。

    这他娘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有点不敢相信。

    想了想,望了一眼眼前这个面色慈祥但却肩膀宽阔的好似一座山的老人,接着慢慢的上了车。

    在他坐上车之后,那菲菲气的简直快要跳了起来。

    这个穷酸,穷酸货竟然跟自己的爷爷坐在一起?天哪!

    “疯了,疯了,我要疯了!”只听菲菲在那一边跺着脚一边大叫道说。

    旁边的欧阳诗情只是微微的错愕,并没有因为眼前的事情而显得过度的吃惊,只是脑海中有些想不明白。

    而那司徒雄呢?这时候转过脸望了一眼这个在家族最疼爱的孙女,还有欧阳诗情,笑道说:“菲菲,你跟诗情,坐另外一辆车吧,我先走了。”

    在眼前的司徒雄说完之后,菲菲肺都快气炸了,而那欧阳诗情呢则是微微一笑,对着司徒雄道说:“好的,司徒伯伯。”

    那司徒雄慈祥一笑,接着便弯身上了车,车门在随着那菲菲几乎尖叫中砰的一声关上。

    接着亨的一声,向着远方驶去。

    在那司徒雄带着沈秋走了之后,那菲菲只感觉自己活了20年,这是头一遭遇见这么离奇的事情。

    可是无论她怎么憋屈,怎么惊讶,事实毕竟只是事实,而事实就是沈秋要住在她家了!

    ——

    南陵市的街道上,只见一辆价值高达400—500万的Bentley,在那快速的行驶着。

    这当然就是沈秋坐着的那辆车。

    里边,只见沈秋坐在这样高级的车内不仅有些局促,真皮的后座椅,坐着是真他娘的舒服啊,而且这座椅还能自动的伸展,怎么坐怎么舒服。

    而与沈秋同时坐在后面的慈祥老人,司徒雄,则是满脸的带着笑,一直在那微笑的望着他,好像永远的看不够一样。

    这样被一个老头子看着,沈秋当然是别扭啊。

    幸好前面还有一个开车的冷漠男子,要不然沈秋和这个司徒雄就这样的呆在这车里,这样的表情,被人看到,肯定会以为他们有基情?

    “真像,真是像啊。”只听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从那司徒雄的嘴里说了出来,他一边说一边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沈秋。‘

    这句话一下子让沈秋蛋疼了。

    他说谁呢?

    沈秋当然不知道了。

    想了想,沈秋尴尬的望着眼前的司徒雄。

    “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司徒雄慈祥的笑着说道:“没事,你尽管问。”

    “你确定你接的是我?你确定你认识我?”沈秋眨着眼睛道说。

    那司徒雄一下子哈哈笑了起来,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个荒诞的笑话一样。

    “当然是你了,沈秋,难道老鬼什么都没有告诉你么?”司徒雄道说。

    在司徒雄猛的说出老鬼这个名字的时候,沈秋一下子才明白过来,看来这家伙确实接的是自己。

    “他还真没有跟我说,他只说等我到了南陵市之后,就会有人来接我。”

    “哈哈,他还是那怪性格,算了,我告诉你吧,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了,最起码在这三年的时间中间该我照看你了。”只听司徒雄笑着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照看我?我怎么一点也不明白。”只听说沈秋纳闷的问道,前几年是那老鬼照顾他,可是现在呢?又换了个人?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不知道。

    只听司徒雄哈哈笑道说:“沈秋不要想了,到时候你就会什么都明白的。”

    “你现在不能告诉我?”只听沈秋问道说。

    “不能。”

    “那你的意思是,我又要稀里糊涂的跟着你生活三年?”沈秋纳闷道说。

    司徒雄哈哈笑了起来:“不会,不会,你跟着我?是因为我有必要的责任,我绝对不会让你稀里糊涂的过三年的。”

    “你有责任?什么责任?”

    “不能说。”司徒雄老谋深算的眼睛眨了眨道说。

    “那算了,我不问了。”

    沈秋想了想道说,虽然脑海之中尽是解不开的谜团,但是对于沈秋来说,他本来就是一个谜,自己十五年前的事情,一件记不起来,而现在记起来的又这么多的谜?所有他干脆不想了。

    心里同时琢磨着,看这样子这老头挺有钱的,自己来他这,最起码跟那个老鬼呆在山窝窝里好多了,想到这就禁不住兴奋起来。

    而那一边的司徒雄呢?这一路上都在望着沈秋笑,笑的幸福,就好像看到了多年失散的亲人一样。

    车子在一路上行驶之后,慢慢的向着一片豪华住宅区驶去。

    那片地段全部是一栋一栋的豪华别墅,透过车窗户直看的沈秋眼睛发直,难道自己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想到这,内心就开心啊,兴奋啊。

    只见最终那辆价值400—500万的Bentley,慢慢的在前面的一座具有西方洋味与东方古典气息结合的别墅面前停靠了下来,那栋建筑看在沈秋的眼里,只能用四个字形容,狰狞恐怖。

    整栋豪宅外围是一圈铁栅栏,在门口的地方还站着两个西装搁笔的保安,身材健硕笔直的站立在那。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