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23章 你忘记了?
    仔细再看这猛人的身体,乖乖,知道狰狞这个词的真正含义么?如果你看到了那沈秋的后背就决计会心里明白那狰狞的真正含义。

    只见那后背上一条一条的疤痕宛如一副壮观的山河图,又犹如藏形图腾,彪悍至极。

    他身上的肌肉不似从健身房那种华而不实,而是一快一块的凝结在一起,有点似李小龙,整个上身上面绝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

    就是这样的一个猛人此刻犹如一只癞蛤蟆一样的躺在床上心里想着眼前的一切。

    好似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谁?都知道自己的以前?为什么就偏偏自己不知道呢!

    而且6年之前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还有自己为什么会得那种奇怪的病?常常吐血?为什么司徒雄会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说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呢……

    这一个一个的疑问此刻充斥在他的脑海里,他狠狠的甩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迫使自己不去想这些烦人的事情,既来之则安之,这句话沈秋理解的绝对是融会贯通。

    望着摆在旁边琳琅酒架上的一瓶瓶高级红酒不仅让眼前的沈秋有些膛目结舌,旁边有法国拉斯图尔酒庄出的莎都拉菲,柏若诺(Beaujolai),西蒙庄园(Simoun)意大利的草编:驰安稠(CecchiChiantiD.O.C.G1998)。

    这厮眼睛贼毒,最后把目光竟然投在了眼前一瓶“酒王”的身上,酒中王:PETRUS(法国),一般人称作帕图斯————“披头士”。(法语音为bai-te-hu-si)。此酒的名贵在于酒庄位居波尔多产区八大名庄之首,是波尔多目前质量最好,价格最贵的酒王,颇有王者风范,只见这厮竟然把这瓶酒给打了开来,拧开之后便端起旁边的水晶杯子倒了一口喝了起来。

    爽!

    这是沈秋喝下去的第一感觉,心里只在那感叹奶奶的这酒比起来那老鬼自己酿的老陈酿烈酒还要过瘾,而且入口清香之极,果然是舒服啊。

    正在美美的喝酒的沈秋,只听到门铃叮铃一声响了,赶紧把嘴巴擦干净之后的沈秋就赶紧去开门。

    眼前笑眯眯的站着的便是那个领他进来的华叔。

    “怎么样?住着还习惯么?”华叔眯着眼望着沈秋笑问说。

    沈秋道:“习惯,习惯,简直是太习惯了。”

    “习惯就好。”华叔道。

    “走吧,下楼去,等会董事长就回来了。也就是菲菲的爸爸。”随着眼前的华叔一边说,那沈秋就跟着眼前的华叔向着楼下走去。

    不一会便见到一辆灰色的奥迪Q7,德产的完美线条,缓缓的向着司徒家的豪宅停车位停了过去。

    在停下车子之后,便看到最前面那个开着的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子率先的从车上走了下来,身材挺拔,矫健而阳刚。快速的去打开后面的车门。

    随着车门打开便看到从车内走下来另外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有着资本主义面容,轮廓鲜明,浓眉大眼,从这身LOUY的西服装束以及一条金蕙色的IEOMA领带搭配,但凡是人都能看的出来此人绝对是属于大老板级别的人物、

    此人是谁呢?毫无疑问便是南陵市,雄氏企业的继承人,司徒钟正。

    南陵市有着三最,第一最,就是司徒家最有钱,第二最,是欧阳家最有权!第三最,道上的蔡九爷最狠!

    说的其中之一便是这司徒雄家。

    在司徒钟正下车之后便大步的向着豪宅走去。

    “董事长来了。”只听华叔在看到司徒钟正走进来的时候变脸上带着恭敬的笑对着司徒钟正道说。

    可是那司徒钟正呢?一双眼睛却是直直的投注在那沈秋的身上。

    “沈秋!你终于回来了。”只听走进来的司徒钟正便在那道说,眼眸之中有些发光,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多年失散的儿子一样在那大笑着说,两只有力的大手一下子搭在了瞪大眼睛的沈秋身上。

    沈秋的纳闷的看了看司徒钟正接着又把目光转了过去望着眼前的华叔。

    华叔在一边笑着说:“这个是你司徒伯父。”

    听到华叔这么说的沈秋,眨着别扭的眼睛转过了头来望着眼前的司徒钟正:“伯父……”沈秋觉得自己说话有些不利索了。

    那司徒钟正哈哈笑了起来,拉着沈秋像是亲人一般的在一边坐下。

    “在昆仑这几年怎么样?肯定住的不太好吧?哎,其实我们早应该把你接回来了!”那司徒钟正突然在那叹息的道说。

    好似心里也隐藏着什么巨大的似的。

    “不过现在终于好了,你回来了,也该是我们照顾你的时候了,以后你沈秋就住在我们家,只要你想要的,你喜欢的,只要我司徒家有,我就给!没有的话,我就去抢!”司徒钟正哈哈笑着道说。

    一个抢字说的煞有威风。

    沈秋一下子有些受宠若惊的望着眼前的这个新任的叔叔,内心里边更加的狐疑?为什么司徒家要对自己这么好呢?

    自己以前到底是干嘛的?任凭眼前的沈秋无论如何去想,可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在他的脑海中却终究是一片空白。

    “司徒伯父,有个问题我想问你。”沈秋望着司徒钟正想了想道说。

    “没事,你问。”

    “我想知道司徒伯父是不是之前认识我?或者是认识我的家人?”只听沈秋问说。

    “你忘了?”眼前的司徒钟正为之一愣。

    刚说出这句话旁边的华叔突然在那深深的咳嗽了两声,眼前的司徒钟正听到那华叔的咳嗽声音,脑袋中瞬间的明白是怎么回事,赶紧岔开话题道说:“沈秋,你刚到这边觉得怎么样?其实今天我应该跟我父亲一起去接你的,不过正好董事局刚好有个大会,于是就没去!”

    “哎,想不到你长这么快,我想我父亲见到你的实话应该和我一样震惊吧。”司徒钟正哈哈笑着说。

    “是啊,老爷见沈少爷的时候都差点认不出来了。”只听眼前的华叔在那笑说。

    沈秋聪明的跟鬼一样,当然知道那华叔岔开话题是什么意思?看他们的神态好像自己的身上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

    为什么会不愿意让自己知道呢?

    这不仅让沈秋为之纳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