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24章 老爷子
    正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只听一个尖锐的声音便传了进来。

    “华叔,爸,我回来了。”

    声音尖细却好听之极,而且带着一股子的刁蛮气息。

    一听到声音那司徒钟正就知道是自己的刁蛮丫头回来了。

    倒是沈秋呢?在咋听之下这声音的时候,顿时犹豫了,莫非是她?正在心里急转念头的时候,果不其然已经看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小美人走了进来。

    穿着一件粉红明艳的红色紧身T恤,下身是一条Wisman皮制黑色的小短裙,裹住的是风韵的小翘臀,两条修长的细腿的菲菲。

    刚进来的菲菲在猛然看到父亲身边站着一个瞪着眼珠子一脸苦逼相的沈秋的时候,顿时啊的一声尖叫了起来,好似被毒蛇给咬住了一般似的。

    红樱桃一般的小嘴里边还在那尖叫着:“野人,吐血男,你真的在我家?”

    旁边的华叔还有那司徒钟正微微一怔,望了一眼尖叫着的菲菲还有旁边嘴里嘀咕的:疯丫头的沈秋。

    “你们……认识?”司徒钟正无语的望着自己的女儿。

    “我的天哪,真被诗情给说中了,你怎么在我家?”菲菲上去便质问沈秋,两只细白的小手插着小蛮腰一份咄咄逼人之势。

    沈秋嘿嘿一笑:“其实我也不知道。”

    “哎呀,我要疯了,爸,这个穷小子是谁?为什么会在咱们家?还有我爷爷怎么会在车站亲自接他?”菲菲对着司徒钟正问道说。

    眼前的司徒钟正顿时脸色变了。

    “胡闹!”

    一声厉吼对着自己的女儿叫道说。

    菲菲愣了,站在那里,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为了一个大山窝窝里出来的穷小子竟然教训自己,气的在那狠狠地跺着小脚,红艳艳的樱桃小嘴气的噘着,那双丹凤眼狠狠地瞪着眼前的沈秋,发现沈秋在那偷笑,更是气的肺都快要炸了。

    “你知道他是谁么?”

    “他是沈秋,他们沈家是咱们家的……”一句话从司徒钟正的嘴里没有说出来便赶紧咽了进去。

    “反正我告诉你菲菲,不许乱说话。”

    “我乱说话?”菲菲指着自己觉得委屈道说。

    “伯父,没事!我习惯了。”眼前的沈秋冲着那瞪着眼对自己的菲菲挤了一眼道说。

    菲菲简直想跳河。

    “呵呵!其实你跟菲菲岁数都差不多,按照道理菲菲还得问你叫哥,你们两个既然早就认识那就更好了,以后就在一起好好的玩。”

    “沈秋啊,菲菲呢有时候大小姐脾气大点,不过呢,这丫头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要说什么难听的话了,你别往心里去,别跟她一般见识。”

    “真要不行了,你就回头跟我说,我教训她。”随着眼前的司徒钟正这么说,沈秋笑了笑道说:“没事,伯父!我相信能跟菲菲相处的很愉快的。”

    菲菲呢?彻底要崩溃了。

    “天哪,我要疯了!”大叫着的菲菲向着二楼的地方跑去。

    “这孩子!”司徒钟正望着那跑上楼的菲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倒是沈秋摸着鼻子笑了起来。

    想着自己以后要跟这个小刁蛮大小姐住在一起了?内心里边不仅有些小激动又有些小无奈。

    “鬼叔这么多年的身体怎么样?”司徒钟正不再谈及自己女儿的话题,转头向着沈秋问去。

    本来正在想着自己以后要跟这个大小姐怎么相处的沈秋赶紧的回过头来道说:“老鬼啊?他身体好着呢!比我还好。”

    眼前的司徒钟正笑了起来。

    “这些年真是为难鬼叔了!让他老人家受罪了。”司徒钟正叹息道说。

    “他受罪?”沈秋郁闷道说。

    “他一天到晚的抽着老旱烟,喝着小酒,没事的时候还跟寡妇聊聊天,那小生活滋润着呢!”沈秋想起来那老鬼一天到晚的让自己给他洗衣服,早上起来做早饭,这些事情他就怒啊!

    用老鬼的话这叫:训练!

    眼前的司徒钟正哈哈笑了起来。

    与司徒钟正聊了很长时间的沈秋大致心里有了一点想法,那就是自己的上一辈肯定跟着司徒家有着莫大的关系,很可能是帮助或者干嘛?要不然司徒家从老到小怎么都对自己如此的尊敬?

    自己不就是个用那菲菲的话讲就是大山里边出来的穷小子!人家这么对自己肯定有着莫大的原因!

    至于是什么原因?沈秋现在还不明白!不过他相信他终有一天会明白的,就像他一直深信,十几年前的事情他总有一天会全部会记起来的一样。

    最后聊了很久的司徒钟正说要去公司一趟,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于是整个豪宅里边便剩下了眼前的一个从大山里边刚放出来的虎人,还有一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菲菲!

    至于这一对冤家该如何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这就不好说了。

    ——

    这绝对是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而且还隐隐透露出(禅)的意味。

    精致的程度可称得上典雅。南宋末年赵希皋《洞天清緑集》所载文房十项:古琴,古砚,古钟鼎,器,怪石,砚屏,笔格,水滴,古翰墨笔迹,古今古刻,古画,在这个书房内皆有布置,中间的地方还放着一个焚香缭绕的香炉,香炉中间还插着几束焚香在那烧着,散发出来的古朴香味让整个房间更加显得极有神韵!

    只见房间内各个物件摆放的极有章法,显示出书房主人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不泛的财力,这些东西绝非常人所拥有!

    一个“雄”字极有气势的挂在中间,气势磅礴。

    一位穿着浙江杭州锦缎唐装的老人正在一张湖州宣纸上挥毫泼墨,老人已至暮年,但眼神却是犀利之极,不怒自威,气势惊人。

    司徒家族创始人,司徒雄!

    在司徒雄的旁边地方站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西装搁笔,在那静静的站着。

    这可不正是那菲菲的父亲司徒钟正司徒雄的儿子么?

    “爸,现在沈秋终于来了,咱们欠沈家的也终于有机会偿还了。”只听司徒钟正在那云雾缭绕的焚香中间道说。

    眼前的司徒雄慢慢的把手里的毛笔给轻轻的放在一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