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32章 狗眼看人低
    由于是白天的缘故,这酒吧一条街显得还是相当的清净,不像是夜晚那样疯狂,喧嚣。

    柳馨开着车进到了酒吧一条街之后,便放慢了车速,缓缓的向着中间的一间酒吧开去。

    酒吧门前两个霓虹闪烁的两个大字体SD格外的显眼。

    大门的颜色比较另类,是用黑色的橡木做成的,上面雕刻的图纹显得很是好看,颇和年轻人的口吻,相对于周边的另外两家酒吧看起来合眼多了。

    在眼前的柳馨将车给开到了这里之后,便在门口的地方慢慢的停了下来。

    沈秋望着眼前繁华的酒吧一条街,心里直泛着兴奋。

    从车上下来的柳馨还有那菲菲对着还在环顾四周好像刚进城的小媳妇一样的沈秋鄙夷的看了一眼道:“走吧,土包子有什么好看的。”

    随着菲菲这么说之后,俩人也并没有理会那后面的沈秋便向着酒吧里边走了进去。

    沈秋便很知趣的从后面跟了上来。

    走进去之后,率先看到里边几个从陋石坊订进来的石头菩萨倒是颇有些意境,只不过由于里边昏暗的灯光倒是让那些石头显得有些意境褪减许多。

    因为是白天的缘故,酒吧里边的服务员不是很多,只有零零散散的5—6个服务员在那里忙乎着。

    一个穿着白衬衫套着一件褐色的小马甲的白净小伙一眼便看到了走进来的柳馨还有菲菲。

    那小子是酒吧里边的服务员,人家叫他六子!

    在这种夜场所干活的服务员要想混得好,第一要眼准!第二要嘴甜!

    而这个叫六子的服务员呢?可谓是这两样都是精通的很,在这个新开张的SD酒吧里边还算混的不错。

    这不?在夜场干了这么多年的六子一眼便看得出来这走进来的两个大小姐是何等的人物?那菲菲脖颈之处所缠着的Hermes丝巾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个普通白领一个月,或许要一个半月不吃不喝的工资!

    那六子在看到财神爷进来之后,便赶紧露出一张笑脸上前迎接。

    正在他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后面接着又露出一个男人的轮廓,毫无疑问那个走在后面还在四处瞧着风景的男人是谁呢?当然是沈秋。

    六子眼睛贼毒,一眼便看到了沈秋。

    当看到沈秋一身穿着及环顾四周的表情的时候他的脸色不禁微微的皱了皱,但还是满含笑脸的走了上去。

    “欢迎光临!”

    “请问几位?”六子很是聪明的问道说。

    因为他看得出来这前面的两个美女绝对是扔钱烧钱的主,但是后面那位仁兄就不敢肯定了,从他的打扮以及满是好奇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所以才忍不住的问道说。

    “三位!”只听菲菲道说。

    “三位?”那六子确定性的再次的问了一句,眼珠子盯在了沈秋的身上。

    经常出入酒吧跟进家门一样的柳馨此刻在听到服务员重复了一下那话的时候,瞪了一眼瞧不起人的服务员微微发怒道说:“难道你没长眼睛么?”

    旁边的菲菲倒是显得不近有些尴尬,扭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沈秋。

    六子被柳馨一句话给顶撞了回来,心里暗衬难道是自己看走了眼,后面这位穿着廉价的小爷莫非也是深藏不露的主?

    想了想赶紧的满脸堆笑道说:“三位是坐楼下呢?还是楼上?”

    这楼上是贵宾雅间,楼下是普通卡座、

    “废话,你们楼下能坐的了人么?真是的。”只听那菲菲怒说。

    说完之后就率先的向着二楼的地方走去,菲菲本来就一肚子的气,尤其是当自己跟那大山里边出来的沈秋一块进这种地方的时候更是尴尬?而且这个服务员刚才那一两句话分明就是刺激她?所以她才忍不住发怒。

    此刻的柳馨也并没有再搭理的那服务员向着楼上走去。

    沈秋呢?早已经听得出来那服务员是何等意思,倒也没有过多的理会,毕竟自己的穿着确实有些寒酸,便同样跟着柳馨还有菲菲向着二楼的贵宾雅间走去。

    倒是六子呢?却是连住被柳馨还有菲菲给羞辱了两次,脸色不禁有些发白,但没办法他也只能认了,有钱人通常都是捉摸不定,这也只能怪自己看走了眼。

    坐在楼上贵宾间里边的沈秋进来的时候第一句话就道说:“哇!这里真美!”

    引得那柳馨笑了起来,而旁边的菲菲则是拼命的在扣着手指,好像那手指是沈秋一样恨不得使劲在沈秋的身上抓他两下,丢人啊。

    “请问三位要什么酒?我们这里有……”那拿着点菜单的六子还没有说完便被那菲菲一下子给打断了说话。

    “停,停,停!不用介绍了,把你们店里边最好的酒给我拿出来。”菲菲上去就道说。

    那六子呢?有些发愣,虽然干这行有些年头了,但是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豪爽的主!那原因是真正的有钱人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小酒吧的。

    今天的柳馨还有菲菲过来完全是因为这SD酒吧是新开的缘故。

    六子还算识趣听到眼前的菲菲这么说,赶紧在那点了点头:“好的。”

    接着便快速的退了回去。

    一退下去之后,只见柳馨一下子的咯咯笑了起来,笑的花枝招展,笑的跟妖精似的。

    “菲菲,你看你把那小服务员吓得脸色都变白了!”柳馨一点也不矜持的笑着说,胸前的两个人间胸器看得沈秋有些眼珠子想往外蹦。

    旁边的菲菲撅着红红的小嘴道说:“哼!就凭他一个小服务员都狗眼看人低了那还得了?”

    柳馨笑了一下。

    “还不都是因为你?土包子。”只见菲菲狠狠的对着沈秋道说。

    沈秋就算再好的脾气此刻听到眼前的菲菲这么说也不禁发脾气道说:“我惹了你么?疯丫头。”

    “你……”

    “好了,好了,菲菲别说了。”柳馨赶紧在一边劝住两人。

    菲菲袖子一甩,坐在了一边,瞪着眼睛道:“下次我要是跟他一起出来我就不姓司徒。”

    “那你就跟着我姓沈?”沈秋哈哈笑着说。

    “臭流氓,别理我!”菲菲怒说。

    在这俩人的吵架之中,此刻的服务员已经快步的走了进来。

    他带来的那瓶酒产自木桐罗吉德堡酒庄的红酒,大概价值7000多元,当然这对于SD这种中等的酒吧来说已经算的上是最好的红酒了。

    六子被眼前的大小姐给羞辱了两次,这次也不傻,也不报价只是把杯子给轻轻的倒满了三杯红酒,然后安静的退到一边的地方。

    菲菲上去就端住酒杯仰口便喝、

    一边的六子好像要说什么?最后实在安奈不住仍旧说了出来:“这酒在酒庄里边放了十几年,要打开之后先放十几分钟,那样的话酒味才会出来。”

    只见刚才喝酒的菲菲柳眉一挑:“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这酒我只当做白开水喝,只因为这瓶酒还不值得我这么做。”

    在菲菲一下子这么说出口之后,六子彻底的软了,赶紧灰溜溜的退了出去。

    倒是惹得柳馨大笑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