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69章 谈话
    “呸,你以为我多想说你似的,哼。”说完之后的菲菲就赶紧的关门一个人继续在房间里边玩电脑。

    而沈秋呢?冲了个澡之后,贼舒服,一个人回到了卧室里边一头扎到床上呼呼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终于房门咚咚咚跟打雷似的被吵醒。

    这家伙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

    去开门,随着房门打开之后,接着便听到了一声尖叫,一下子把正在半睡不醒的沈秋给震的彻底的算是清醒了。

    叫声当然是菲菲的。

    只不过这叫声叫的让人心里发慎的慌,好似被强奸似的。

    原来是沈秋这牲口就穿着一件大裤衩子打开房门,怪不得那大小姐尖叫了。

    “臭流氓,你干嘛呢你?怎么不穿衣服。”只听菲菲像是见鬼了一样在门口尖叫。

    这牲口呢?抬眼瞧了菲菲一眼嘴里喃喃的说:被你看了,老子都没叫,你先叫,这叫什么事啊!

    嘴里嘀咕的沈秋又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然后慢悠悠的把裤子还有衣服给穿好,这才慢慢的走了出去。

    门外的丫头羞得满脸通红,好像刚才不是她看到沈秋的,倒好像是沈秋看见了她的身体似的,害羞。

    “臭流氓!你下次裸奔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点啊?”菲菲瞪着眼睛对沈秋道。

    沈秋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在那捂着嘴道说:“大小姐,是你看了我的身体好不?我还没有委屈呢?你倒先委屈起来。”

    “我呸!要不是你我能看?”菲菲道。

    眼前的沈秋也懒得跟这丫头计较,在那郁闷的道说:“你叫我干嘛?有什么事?”

    “我才懒得叫你呢!我告诉你,刚才我爸打电话过来了说等会可能要找你。”只听菲菲说。

    沈秋微微的一怔:“找我?有事么?”

    “废话,当然有事。”

    “什么事?”沈秋继续问。

    “我怎么知道!你等会自己问我爸不就知道了。”菲菲在白了沈秋一眼之后,就自顾自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果然那司徒钟正开着车来到了这里。

    这次意外的是华叔没有跟着来。

    看到司徒钟正过来的沈秋便走下楼。

    “沈秋,你跟我去我父亲那里一趟,老爷子说要见你。”只听眼前的司徒钟正在那微笑的望着眼前的沈秋道说。

    司徒雄?

    沈秋心里纳闷,怎么司徒老爷子怎么突然要找自己?

    “爸,我也想去,我好久没见爷爷了,我想见见她老人家。”在楼上的菲菲耳朵尖的跟什么似的,上去就道说,而且还赶紧的从楼上跑了下来。

    可惜却被那司徒钟正一句话给驳了回来。

    “今天不行!改天爸爸亲自带你过去。”只听司徒钟正微笑的望着菲菲说。

    菲菲一下子脸色变得难看之极:“爸,为什么爷爷要见一个大山出来的他?却不肯见我这个亲孙女?”菲菲生气什么话都能从嘴里说出来。

    这不?从嘴里恼怒之后说出来的话语之后,只听那司徒钟正怒说:“胡闹!”

    “没看我们在办事么?”冷冷的对着自己的女儿斥责之后的司徒钟正,这时候就慢慢的转过头对着一边有些惊讶的沈秋道说:“走吧。”

    说着司徒钟正便向着前面走去。

    留下了沈秋,回头望了一眼菲菲,只见菲菲的眼神像是要杀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沈秋有些无语:这他妈自己又咋了?干嘛冲着自己瞪眼?

    郁闷的沈秋跟着司徒钟正向着外面走去。

    坐进车内之后,车子便很快的离开了眼前的伊水缘别墅。

    在离开之后,沈秋一直的坐在车上想着那菲菲的话语,是啊,老爷子为什么非得要见我呢?好像自己在司徒家一直有着什么特殊的身份似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

    正在想着的沈秋突然听到司徒钟正叹息了一声道说:“老爷子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自从上次你来的那次老爷子亲自出去了一趟,说实话一年的时间,我都没有看见他老人家出去过了。”

    “为什么呢?”只听眼前的沈秋突然的问道说。

    司徒钟正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些,好像嘴里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叹了口气:“他一直认为自己当年做错了事情,所以自责自己,于是自从当年的事情发生之后,老爷子就一直吃斋念佛到今天,而且每天都要诵经念佛,为的就是恕他当年犯下的错。”

    在司徒钟正诡异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眼前的沈秋。

    可是沈秋就不明白了,司徒雄到底当年做错了什么事情?至于么?至于一直到现在都在为当年的错赎罪?莫非是很大的错。

    “沈秋,你说一个人如果做错了事情,而他却用了很长的时间去赎罪,去忏悔这件事情,你说这个人要是你的话,你会不会原谅他?”司徒钟正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沈秋纳闷似的想了想道说:“也许会吧……”

    司徒钟正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满意的神色。

    “我父亲在很早很早以前做错了一件事情,那件事情是这样的,他误把一个好人当成了坏人,然后失手杀了他,可是后来我父亲才知道原来是他错了,那个人其实没有变,一直都是好人,为此他一辈子把自己关在了司徒家的老宅的香堂里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么多年……哎!”司徒钟正当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里边充满了惋惜。

    失手杀掉一个不该杀的人?沈秋微微的一怔、

    “沈秋,如果,我说如果你是那个被我父亲杀害了的后人的话,你会不会原谅我父亲?”只听眼前的司徒钟正猛然的道说。

    在司徒钟正猛然的说出这么一句可疑的话语的时候,沈秋内心微微一震。

    如果是自己该怎么办呢?

    俗语说的话,血债血偿?沈秋能否原谅。

    只见沈秋慢慢的把头迈出了车窗外面,眼睛望着漆黑的夜空,自小他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母亲是谁?15年前的记忆全部是一片的空白!这一切的一切,沈秋何尝不想知道为什么?

    如果真的是他,他能否原谅,他扪心自问,没有回答。

    那司徒钟正看到沈秋的脸莫名的变化赶紧岔开话题在那笑着道说:“沈秋不要多想,哈哈,伯父刚才跟你说的事情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听到这么说的沈秋才微微的转过头笑了一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