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89章 惊讶之极
    软,白,嫩,有弹性!沈秋这牲口在心底暗自偷笑。看不着,吃不着,起码还能感受下他的温暖与柔软。

    可好景不长,只觉得如针芒在背,菲菲那冰凉冷厉的眼神似乎要穿透自己的眼睛,洞穿一切,连忙抽了抽手臂,三番五次,竟然没有抽出手来,望着柳馨那无比诱惑却又楚楚可怜的秋水般眼眸,很是无奈地擦拭了冷汗。

    爱咋咋地吧,先享受了再说。大不了回家被你蹂躏,嘿嘿……还是香艳的蹂躏。

    眼见一场夫君争夺战即将拉开帷幕,欧阳诗情立马站了出来:“好了好了,别闹了”,随即转过头,拍了拍菲菲的肩膀,面带真诚:“菲菲,能不能将你的男朋友借给我十分钟呢?”

    她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但是,这个情况之下,还不得不询问菲菲的意思,毕竟,现在的沈秋可是菲菲名义上的男朋友。要是自己一声不响地将沈秋拉走,还指不定传出什么绯闻呢。

    菲菲脸色微变,随即一红,却听见柳馨笑道:“诗情,你问错人了哦,现在的沈秋可不是菲菲的男朋友,而是我的男朋友哦,呵呵,哎呀,我觉得我好幸福啊”

    看得沈秋欲火中烧,几乎想立刻扒光这个诱惑的丰满女人,就地正法。

    诗情置若罔闻,拍了拍菲菲的小肩膀,见他脸红着咬了咬牙齿,才转过身,淡笑着,如果此时春风吹来,她便是春天里最迷人的桃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柳馨,现在我可以借你的男朋友沈秋十分钟吗?”

    “欧,当然可以”,柳馨嫣然一笑,放开沈秋的臂弯,美目含情,表现得依依不舍,让人、流连忘返,要是沈秋乐不思蜀的花,多半会被暴走的菲菲当场‘格杀’。

    沈秋那个气:哥不是商品,更不是你们这些女人推来推去的狗屁男朋友。

    一路疾行,在众人诧异的眼神和菲菲诅咒的冷脸中,沈秋跟着欧阳诗情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啧啧,左摇右摆,站在门口,沈秋还盯着欧阳诗情那丰腴的臀部啧啧称奇,刚刚在上楼的时候,可谓是风情万种,让他心神荡漾得紧,这样的大屁股,生儿子,刚好。

    “沈秋,沈秋……”欧阳诗情脸色一红,转过身,手掌在沈秋面前挥了挥,淡笑道:“到了,进来坐吧”,微微的笑容时常挂在她的脸颊,不管是心情好与不好,都像极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那般孤傲。

    “哦,哦,呵呵,你先请!”回过神来的沈秋顿感尴尬,嘴角抽动了一下,笑着对欧阳诗情说道。

    房间并不是卧室,说具体点,就是一桌,两椅,一茶壶,两个杯子而已。

    这里是一个品茶的房间,沈秋真的有点昏了,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品茶都单独使用一个房间,不知道如今这世道,多少年轻的男男女女成了房奴和车奴,每个月那点工资不是还贷款就是给孩子买奶粉,几乎所剩无几。

    唉,多好的美女,还是结婚早了。沈秋这牲口很是无耻地为广大早婚的美女少妇默哀。

    欧阳诗情淡笑着,伸出洁白的葱指将热气腾腾的茶水倒满。

    沈秋鼻尖一动:又是极品龙井!我的姑奶奶耶,真是败家女啊,唉,菲菲,柳馨,还有你,都是败家女,就不知道节约点?唉。世风日下啊。

    想如今还有多少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多少孩子没有学上,有多少孩子为了上个小学就让父母卖掉了牛羊,牲口就是牲口,似乎变得感性了,到了此时,还不忘鄙视一番,而却不知,他现在也在很奢侈地一口一口牛饮极品龙井。

    对面的欧阳诗情顿时石化,表情凝结,怎么你喝茶还像和红酒一般,牛饮?服了你了。

    “啊,好爽……”牲口懒散地伸了一下腰,刚刚在书房,十分的压抑,不仅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还被欧阳将军的气势压抑得根本就不好意思喝茶,这小子多半将龙井当成白开水了。

    “呃……”某牲口还是无耻地打了一个饱嗝,看向欧阳诗情的眼神顿时一滞,尴尬地笑了笑,朗声道:“欧阳小姐叫我来所为何事?”

    欧阳诗情淡笑着说:“沈秋,你还是叫我诗情吧,欧阳小姐,实在是有点,呵呵”

    “哦,诗情,有什么事情吗?”沈秋打蛇上棍。

    欧阳诗情脸色郑重,眼神中投射出一道道不可忽视的精光:“沈秋,我就想问问你,我父亲为什么要将你叫到他的书房?给你说了什么?”

    欧阳将军的书房就连他这个女儿都很少被允许进去,那里是他的办公地方,也是储藏机密文件的地方,别看这里只是一栋豪华的别墅,实际上,里面机关重重,密件之处还有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把手,一把人要是误闯,多半会真的被当场格杀。

    书房,也只是自己小时候去过,还有就是在学习《孙子兵法》以及《三十六计》的时候进去过,大了以后,就很少进去了。

    虽然问这样的问题是极度不礼貌的,但是,人都有好奇心,而且还是有关于一个神秘的男孩儿和自己的父亲。

    沈秋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啊,你父亲只是叫我去聊聊天,喝喝茶”,说完,拿起桌上被斟满的茶杯再次一饮而尽,吧唧吧唧嘴角:“就是这样”。

    无语,欧阳诗情真的觉得看不清这个沈秋,有时候像个穷小子,市侩,小心翼翼,唯唯诺诺,有时候像哥老奸巨猾的巨鄂,不对任何人袒露心声。

    “我说真的,沈秋,你就告诉我吧!”不知不觉间,欧阳诗情为了知晓他们的秘密已经用上了哀求的语气。

    唉,沈秋暗忖:谁叫哥心软呢,索性就告诉你吧。

    手一挥,一个红色的证件跌落,欧阳诗情脸色顿时一变,孤疑地看了一眼沈秋,不可置信地拿起证件,翻开第一页,喃喃自语:“南方军区司令部”,下面还有一行小子“参谋通行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