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92章 不开心
    欧阳诗情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导沈秋,知识渊博的她现在也没有了办法,看着沈秋缓缓收回的手指,三年?真的只有三年了吗?

    青年才俊,难道苍天如此忍心,让他英年早逝?

    “三年?”

    沈秋深深地看了一眼,却是无比沉重地低下了头:“是的,三年,这三年中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很多,真的很多,寻找自己的父母,了解自己的身世,寻找那个能够医治自己的人,也是让自己一直痛苦的人。

    “难道,你的病,你的病的人为的?”欧阳诗情觉得自己的喉咙似乎被什么卡住了一般,艰难地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确实,折磨了六年,并且只有三年的时间,那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恶魔。

    “我不知道”,沈秋艰难地呼出一口浊气,抬了抬头,眼眸深邃得像一个黑洞,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六年来,我同样也在想一个问题,我的病究竟是怎么得到我身上的?想了很久,我都没有想明白,可以说,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却始终想不明白其中的关键”。

    “要是一般的病还好说,我的病和其他的病不一样,一旦发作,就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相信你也在火车上看见过,连冒冷汗,脸色苍白,身体颤栗,只有吃了药才可以缓解”。沈秋说着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像是在诉说他以前承受的莫名痛苦。

    欧阳诗情脸色一愣,上次在火车上看见他发病,那样子真是可怕,鲜血仿佛不要钱似的吐了出来,脸色苍白得吓人,没有一丝血色。

    “那,那你的武功是谁教的呢?”欧阳诗情再也不敢继续这个话题,万一他心里不舒服,现在就发病怎么办?有点担忧地在沈秋脸上撇了一眼才缓缓开口叉开了话题。

    闻言,沈秋的眼色稍微好了一点,他并不是在想自己的病,而是勾起了对父母的思恋,六年没有记忆,父母的样子他都没有见过,似乎自己就是一只流浪的小狗,从一出生便被抛弃在了无人的街头。

    “武功?”眉毛一挑,淡淡回答道:“就是那个一直为我治病的高人教给我的,六年,整整六年我的锻炼都不曾间断,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六年啊,我学了这些有什么用,我的病还是不能克制”。

    欧阳诗情震惊莫名,能为他治病,能教给他武术,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高人啊。方才在场中的比试她也看得清清楚楚,要是沈秋认真起来,可以说黑带三段的陈冲在他手下连一招都走不过,第一招便可以使出那最后的一招,让陈冲没有再战的能力。

    可是,他却偏偏像猫捉老鼠般的戏弄陈冲,这份心智,定力,绝对能成为一个当世豪杰。

    “高人啊”,欧阳诗情感叹一声:“那你为什么不跟着他在一起呢?起码,他还能克制你的病情?”

    这话倒是不假,就连沈秋出来,老鬼也给他准备了药物,这些药物足足支撑他三年,而在三年之后,就连他也无能为力,可以想象这病的可怕。

    一般医院的药物用在他身上简直和用在够身上没有什么区别,一点用处也没有,还浪费金钱。

    “他,呵呵,”沈秋除了苦笑练练还能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找到老鬼嘴里的那个高人,害自己的高人啊,沈秋抬头看了看亮丽的天花板,随即低下头去。

    “就是他让我出来的”

    “什么?他让你出来的?难道他也没有办法了吗?”欧阳诗情不由惊讶失声叫了出来,就连那样的高手都没有了办法,这说明,岂不是,岂不是……

    良久,欧阳诗情深深地呼吸一声:“难道他就没有说让你出来干什么吗?”

    “干什么?”沈秋一如既往地皱眉。

    “嗯,不是让你出来找医生的吗?”

    “不”沈秋狠狠地摇摇头:“那只是一个借口罢了,或者说那是他希望的,而我,却不是很把病情放在心上,我出来为了寻找我的父母”。

    撇了一眼越来越震惊的欧阳诗情,沈秋心底很不是滋味。看看,人家有父母,自己却没有,这不是自己的悲哀吗?说起来都无从说起,真他么悲哀,沈秋狠狠地自嘲了几句。

    “我说了,我对以前的事情没有一点记忆,所以我最希望的就是得知我父母的下落,当然,我也知道,这十分的曲折,要不然,他也不会告诫自己了,唉……”

    深深的叹息再次触动着欧阳诗情的心神,她似乎觉得,这一次是自己伤害了这个善良的男子,虽然他有时候没有正经,甚至还在言语上调戏自己,但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生命。

    一个愿意不要自己的生命都要寻找自己父母的男子,绝对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奈何,天意弄人,他不仅要遭受病魔的折磨,还要苦苦去寻找连一点映像都没有的父母,这是造化还是造孽?

    “唉,”欧阳诗情将手自然地搭在双腿之上,叹了口气,说实话,她也在为沈秋感到悲凉,这样的一个男子,这一生,除了寻找自己的父母就是和病魔做着抗争。

    “好了,今天咱们就说道这里吧,”欧阳诗情示意沈秋将茶喝掉,她再也不忍心在他的伤口上撒盐,所以很是执著地转移了话题,这个男人深沉起来简直和自己的父亲有得一拼,要不是面容显得略微的稚嫩和阳光,就这气势,这沉稳的样子,还以为是一个中年男人呢。

    “咦?你好像不开心?开心点嘛”欧阳诗情不觉间已经用上了撒娇的语调,亲自端上茶来,递到沈秋这牲口的嘴边,可是这牲口仿佛明天看见一般,看着自己的膝盖,仿佛那里有一块金子,一言不发。

    “呃……”欧阳诗情顿了顿,眉毛蹙在一起,说到底,今天沈秋的郁闷还是自己给搞出来的呢,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问他的,所以也就勉强问道:“你要怎么样才高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