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93章 你和我结婚吧
    某牲口眼神胡总划过意思狡黠,舔了甜嘴唇,抬起头,深邃的眼眸里那股惆怅早就消失不见,疑问道:“真的?”

    欧阳诗情心底顿时一惊:他别不是有什么非分的要求吧,不由侧了侧身子,将茶杯放下,恢复了一脸了端庄气质,暗下决心,狠狠地点了点头。

    不过,在沈秋看来,她却是那般的不愿意,很是委屈的样子,天可怜见啊,哥对你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不过嘛,你既然让哥好生郁闷,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了。

    随即淡笑道:“你和我结婚我就会高兴”。

    美目一瞪,欧阳诗情再次哭笑不得,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是正经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真的,你要是和我结婚的话,我肯定会很开心很开心,”某牲口还在那里叠叠不休,丝毫不理会欧阳诗情那怒视的眼眸。

    “你想啊,本少爷年轻英俊,风流倜傥,呸呸……不是风流,是潇洒,嘿嘿……你呢,也是一身的端庄高贵,咱们两正好配上一对啊,嘿嘿,你说是不是?”

    “沈秋,你闹够了没有?”欧阳诗情再也忍受不了某牲口的无耻言语,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美目中精光流转,随即黯然下来,谁让自己要有好奇心呢?

    难道,他的身份真的那么高贵?凭这小子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好像他以前就是生活在大富大贵的家庭一样,就仿佛自己是一个该归的贵族般骄傲。

    他的父母?究竟是什么身份?司徒家,以及自己的父亲难道是因为他的父母才对他这么好?

    聪明机智的欧阳诗情不由想到了一些不可能的可能,顿时将那些念头挥散开去。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高兴?”

    “我已经说了我的要求了啊”,沈秋很是无辜地摆摆手:“不就是和我结婚吗?用得着那么激烈吗?汗颜,我也不差啊,想当年哥还是昆仑一枝花……”

    “好了,好了,”欧阳诗情冷着脸打断了他的话语,他再也听不下去了,这小子纯粹就不是人,刚刚还表现得那么哀痛,现在却像一个无赖一样,真是头疼。

    变态啊,真是个变态,言语无常,心性无常,只有那些高人才能孕育出这样的怪胎,欧阳诗情也不由在心底暗自诽谤。

    “你看不起我?”沈秋这牲口猛地一瞪眼,昂着头,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

    “没有,没有”,欧阳诗情被他一瞪居然有点慌张,这是他吗?这还是刚刚那个无赖吗?

    曾经无数次地问过自己,沈秋,就连‘沈’这个姓,就仿佛有魔力一般。

    “那你就是认为我配不上你,还是我没有家世?”发火起来的沈秋十分的吓人。

    欧阳诗情苦恼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自己没有事儿来惹这个无赖做什么,真是自讨苦吃,连忙带笑道:“沈秋,我真是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也没有说你的家世不好,你知道,我不是看表面那些诶浮夸的东西,而是内在”顿了顿,欧阳诗情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你也知道,表现生的东西是不现实的,注重的是内在,你要是,嗯……你要是真想的话……”

    “真想的话就怎么样?”沈秋激动地连说话都有些颤音,心想:我的个乖乖,这个高贵的美女,不会真的从了老衲了吧。

    欧阳诗情眼神中划过一丝狡黠和怪异,喃喃道:“你要是真想的话,那就先当生我父亲一样的军官吧”。

    当军官?要求是不高,凭着沈秋的武术,去参军,一定能立下赫赫战功,不过,要是想成为欧阳奉天一样的上将级别大佬,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是和平年代,不是乱战的时代。天下大乱之时,到处都是枭雄,群雄割据,现在和平年代,要想混上一个上将,那无异于登天的难度。

    扑!沈秋几乎吐血,你当哥是内裤外穿的超人叔叔啊?上将?亏你也想得出来,你认为哥是那样的材料吗?

    切!不愿意就算了呗,还来刁难自己,真是太不厚道了,只见沈秋神情落寞下来,左手拄着脑袋,语气幽怨:“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难道就不想见见儿子吗?”

    “上天,你难道就你忍心让我英年早逝吗?”

    “爸,妈,我做梦都想亲口叫声你们。‘爸……’‘妈……’”声音凄厉,就好像是一个深闺怨妇一般。

    沈秋的眼眶随着话语,渐渐变红,泪水几乎在这一刻一处眼眶,眼睛红肿,更像是刚刚就大哭过一场似的。

    “你……唉,你怎么了?”欧阳诗情被沈秋这一出给吓住了,不会是被自己勾起了内心深处的回忆了吧。

    连忙抓起一把至今递了过去:“沈秋,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不要伤心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欧阳诗情愧疚的道歉声传了过去,某牲口却是充耳不闻,继续喃喃道:“妈,爸,儿子不孝啊,既没有找到你们,也没有为沈家留下一儿半女的”。

    “唉,以后,咱们沈家这脉就要绝后了,儿子只有三年的时间了,你们的儿媳妇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我多想为你们生下一个大胖孙子,可是,可是……儿子不孝啊”

    哇的一声,沈秋这牲口不知道是不是情到深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打湿了衣襟。

    这下,欧阳诗情是真的慌了,刚刚听见他想生儿子的话,本以为是这小子又在装可怜,博取她的同情心,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是真的了。

    “诶,诶,你别哭啊,沈秋,沈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来擦擦吧,别伤心了,你放心,在这段时间,你一定能找到你喜欢的人的”。

    结果至今,沈秋胡乱擦拭了一下眼眶,眼睛红肿,拿起茶杯就一饮而尽,似乎又变得没事人一般。

    方才的痛苦只有他自己清楚。本来想博取欧阳诗情的同情心,让她愧疚,看看她吃瘪的样子,你想象,一个高贵的美女在你面前表现得手足无措,那是那么有趣的画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