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94章 她在哪上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就是这样的道理。随着呼唤‘爸妈’,他心灵最深处对母爱和父爱的渴望瞬间被点亮了起来,情绪已经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担忧,愧疚,还有对自己行为的懊恼,一一跃然在欧阳诗情美丽的面颊之上,沈秋呢,心情却是大好了起来,不由有了捉弄她的念头。

    眨巴下嘴角,喃喃道:“我喜欢的人,我喜欢的人在哪里?”随即想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猛地抬起头,望向那秋水般的眼眸:“我要找的人不就是你吗?我喜欢的人不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吗?”

    双手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眼神迷离,带着浓重的情义。

    哇涩,好滑,好嫩,某牲口心底在呐喊,欧阳诗情的葱指被他抓到了手中,眼睛一闭,细细地感受了起来。

    欧阳诗情先是一愣,随即就想挣扎出去,不过,一会儿就淡定了下来,唉,缺少母爱的孩子,就让他好好感受一下吧,何况也就只是拉拉手指而已。

    她还以为沈秋闭着眼睛将她幻想成了自己的母亲了呢。却是不然,这牲口早就沉迷在了那种滑嫩的感觉之中,猛地,一股股淡淡的女人香味席卷过来,嗅觉到了哪里,仿佛这股香味就跟随到了哪里。

    沈秋的眼角撇开一个小口子,看着欧阳诗情爱怜的眼神,不由心底暗笑,随即装作将自己的身子向她是身子靠了上去。

    欧阳诗情如遭电击,看着靠过来的身躯,顿时将沈秋的手甩了开去,一下就站了起来,心烦意乱地拨弄了下自己的长发,幽幽道:“沈秋,你没有事情了吧?”

    “不,我还有事情”,这牲口很是无耻地打搅了欧阳诗情的好意,无耻地道:“我想为沈家留下一个后人!”沉重无比的话语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咋就变了一个味儿呢。

    或许,有的人说出来女主人一定会答应,就好比是安慰一个即将面临死亡的男人,但是,欧阳诗情是何等的聪明,尴尬地笑了笑:“可以啊,这是好事儿啊”,随即幡然醒悟般,指了指楼下:“你不就是和菲菲住在一起吗?”

    ”其实菲菲这丫头还是很不错的,人长得漂亮,心底善良,只是,偶尔有点小任性”。

    “小任性?偶尔?”沈秋很是震惊地眨了下眼睛,随即郑重地提出了自己的反对票:“菲菲,她还只是偶尔的小任性吗?你不知道,她在家把我欺负得多惨”。

    “唉,一言难尽啊……”

    “呃……”欧阳诗情看着沈秋拍额头的动作,脑海中似乎出现了一个画面:沈秋穿着保姆群,眼前一个塑料盆,里面装着菲菲的衣服,沈秋正一脸憋屈地不耐烦地揉捏着,不过,随即,他的嘴角撇了撇,一根鞭子便无情地抽在了他的后背,让他疼痛得惊叫出声,站在他身后的,赫然是一身皮衣的菲菲,手中拿着一条鞭子,黑色的皮衣劲装衬托出她性感的身材,不过,脸色似乎极度不好看,像极了一个女流氓。

    不会吧!欧阳诗情甩了甩有点沉重的脑袋,沈秋委屈的样子似乎就在眼前一样,和他现在的表情如出一辙。

    “呃,其实,菲菲还是……”

    “别说了,她简直就是一个小辣椒,谁碰谁倒霉”,沈秋很是不耐烦地挥挥手,无情地打断了欧阳诗情的话语,皱着眉头,一副我很不爽的样子。

    “呃,”欧阳诗情表情顿了顿,立马变得嬉笑起来:“要不柳馨也行啊,菲菲大方,漂亮,还善解人意,绝对的知性美女,”

    干咳了两声继续道:“而且,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什么不公正待遇?”沈秋抬起头,愣了一下。

    “呃?”欧阳诗情惊愕一下,说道:“她没有对你使用皮鞭?”

    “什么,皮鞭?”沈秋立马站了起来,表情很是不自然:“她敢跟我使用皮鞭?谁给你的说的?”

    看着沈秋激烈的波动情绪,欧阳诗情眉毛跳了挑:“没有人跟我说啊,我猜的”。

    沈秋愤怒地一拍手,嘴里大叫道:“这丫头,肯定是她给你说的,哼。以为本少爷是牲口呢”,再看了看端庄的欧阳诗情,即便是到了现在,她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暗叹:真是天差地别啊,菲菲,疯丫头,你这辈子怕是赶不上欧阳诗情的三分之一了。

    “那你还是去追求柳馨吧”,欧阳诗情换上一个温柔的笑容,接着道:“柳馨因为是我们一起耍到大的,她的性格我们都清楚,配上你沈大少爷嘛,那肯定是符合的,呵呵”。

    欧阳诗情也不由调笑他几句,响起沈秋刚刚说自己是牲口,她却是想笑却不敢笑,只能将笑意压抑在心底。

    万一惹恼了这小子,他又把他那从未见面的父母般出来,说什么要生孩子要结婚的话来,她可是真没有办法了。

    “柳馨?”沈秋不由打了一个冷战,随即双眼泛光,好啊,柳馨,嘿嘿,丰满而性感,特别是那对白花花的肉片,以及深深的沟壑,无一不触及着他那敏感的神经。

    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似乎还残留着柳馨的温柔,嬉笑道:“好啊,就柳馨了,本少爷要为沈家留下一个种,嘿嘿……人选嘛,自然要好的了”。

    欧阳诗情古怪地笑了笑,眼神中别有深意,小声说:“柳馨是我们朋友中最风情万种的,她可是迷死人不要命呢,这下你应该满足了吧?”

    “满足,满足”,某牲口搓了搓手掌,笑的几乎将整张脸都挤在了一起:“相当满足”。

    柳馨的诱惑,他可是体验过的,太迷人了,真的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妩媚级女郎。开朗,大方,奔放,对爱情直来直去,喜欢就是喜欢,爱你就是爱你,从不虚伪,真是一个豪爽的女子。

    欧阳诗情看着他的笑容,心底却在暗忖:柳馨却是不错,但是啊,这天意弄人,错就错在入错了行,居然去开什么娱乐会所,下面的哪个公子哥没有去捧过她的场,陪酒,磕磕碰碰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一件某些得罪不起的大佬,还要亲自跑上跑下,但是,人各有志,她是什么样子自己也管不了。

    “唉,要是她离开会所,一定会有很多人追她吧”,欧阳诗情低声说了一句。

    “什么?什么会所?”却没有想到,沈秋的耳朵由于练武变得十分的灵敏,就连细针跌落在地下,他也能听出在哪个方位,老鬼还教过他在黑暗之中和对手交手,欧阳诗情的喃喃自语自然就被他听见。

    欧阳诗情顿时表情一滞,糟糕,看来这小子又不会满意了,心底却暗自打定了主意,笑着道:“没有啊,我什么也没有说啊,我是说你和柳馨很配,你去追求她吧,而且她对你也有意思,呵呵,”

    “不对“,沈秋坚定地摇摇头,灵敏的感官,加上欧阳诗情的表情,他几乎猜到这个会所和柳馨有关。表情变得孤疑起来,问道:“柳馨在娱乐会所上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