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236章 治你的病
    一路上,跟在青年的身后,青年步履稳健,虽然个头中等,身材并不算魁梧,但身形却极其协调。

    在沈秋这个练功多年,而且武功功底深厚的人眼里,这个青年似乎不是那种丝毫不动武学的人,怎么会挂在树枝上无计可施?四处叫饶?

    疑问归疑问,沈秋并没有打破这一路上的沉静,默默的跟着男青年的身后,很快,绕过了一个小山头,路过几个人烟稀少的小村落,便来到了男青年的家。

    这是一个在小山头上并不算宽敞富裕的部落,甚至在沈秋的眼里似乎有一些野寨子的意味。

    古怪的古树藤结枝蔓延,架起的层层围栏,便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房屋”,所谓房屋,也就是在窄小的空间被密密麻麻的枯树藤结起的简陋的窝棚,看上去有些突兀的丑陋,但是在这个潮湿的山间,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从远处望去,烟雾重重的小村落在一片黑色的面罩下徐徐生辉,昏黄的古树藤诱发着一切迷魅的气味。

    所搜记忆的黄铜盒子,对于这个山里的这个村落,沈秋一无所知。

    “恩人,请进!”

    青年恭敬地对沈秋说道。眼里泛着意味深长的涟漪,让沈秋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跟着青年进入了窄小的古树藤里,顿时一股浓厚的刺鼻的药草味沁到了沈秋屏息的肺里,不由得眉毛一蹙。

    阴暗的室内,稀稀落落的光线,还有密密麻麻的古树藤绒栩,沈秋觉得头皮有些发麻,眼睛由于一时接受不了突如其来的黑暗环境,顿时有些摸不找方向。

    沈秋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虽然他与青年素未蒙面,萍水相逢,彵根本没有理由加害于自己。

    但是多年练武的警觉令他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双手暗暗地法力,眼睛眯缝成一条,努力的是自己的视线变得清晰。

    静静的屋子里似乎掉个针都能捕捉的到,青年的身影在黑暗里变得越加的迷离。

    “叔公!侄儿回来了!”

    青年冲着窄小的房门小心翼翼的说道,似乎对屋内的人有些畏惧。

    “嗯…今天可有什么收获!”

    一个有些洪重的声音响起,虽然听上去便知是一个老者的声音,但却不失洪钟的意味。

    下意识的感觉,沈秋断定,屋内的人并非一般的凡夫俗子。

    “叔公,今天侄儿上山采药,途中偶遇毒蛇攻击,险些丧命跌入悬崖,多亏有有缘人上前搭救,才免得一死!”青年如实回复。

    “哦?莫非来着就是此人?”老者的话带着询问却不置可否。

    自己在这个房子里并未发一言说一语,这老者便知自己已经身处此处,沈秋更加的确信此人是有很沉厚的武功功底,起码不是一般凡夫子弟能够比拟的。

    “前辈,我叫沈秋,路过山下,无意中看到这位小青年,无意打扰,还请见谅!”

    陈浪露出了一贯的油嘴滑舌的本色,开始琢磨起来屋里的神秘老者,如果说对于屋里的老者是好奇的话,那么现在沈秋真有一种想要亲眼看看屋内说话气魄洪重的老者究竟是怎么样的一副皮囊。

    “叔公,侄儿无意中看到这位救命恩人的胸前有一道很沉的刀疤,刀痕很沉,此人对侄儿有救命之恩,希望叔公能帮他疗伤!”

    沈秋看着眼前的青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这个山里,太多的迷雾,一个萍水相逢人,对自己的举手之劳能揣有感激之心。

    “嗯,理当如此,理当如此!”

    屋里传出的声音由厚重变得意味深长。

    还来不及反映,沈秋顿时觉得周围的空气慢慢的开始变得炙热,似乎都凝聚到了一个沸腾点,体内的血液似乎都要奔腾的雀跃起来,这是沈秋一直没有感受到过的一种压力,似乎要将自己摧垮。

    青年不知何时已经闪到了一边,双眼静静的看着沈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沈秋暗呼不妙…

    沈秋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双眼死死地盯着依旧紧闭的房门,一动不动,并不是沈秋不想动,而是不知何时,不知什么原因,沈秋的浑身经脉似乎都被定住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难道屋内的老者能隔空的控制自己不成?沈秋满腹狐疑。

    沈秋忽然觉得头一阵的剧烈疼痛,似乎整个人都飘起来般,昏昏欲睡,似乎整个身体都软绵绵的瘫了下去。

    等陈浪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用枯树枝围起的床上,还是灰暗的屋子,不同的是,那种浓混的草药味道似乎越加的浓烈与真切,沈秋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从床上一跃而起,身上似乎充满了力量,胸口也顿感轻松畅快。

    “奇怪了,胸口的那道刀疤怎么没了?”

    正在沈秋狐疑的时候,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传了过来,传到沈秋的耳朵里是那般的真切,似乎被人放大了很多倍一般。

    难道说自己的听力这么霸道吗?

    “恩人,药已经煎好了,你先喝下去吧!”

    沈秋浑身一激灵,这是什么声音?怎么青年的声音传到自己的耳朵里会这么大呢?震得似乎耳膜都要传孔了。

    看着沈秋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青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歉意的努了努嘴,把一碗冒着热气的药碗递到了沈秋的面前。

    沈秋皱着眉头莫名其面的看着眼前的瓷碗,混黑的液体。

    “发生了什么事?”

    沈秋满腹狐疑,莫名的来到这个寨子,又莫名的晕倒,难道自己不该感到怀疑吗?

    青年指了指瓷碗,一言不发,指了指自己单薄的嘴唇,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那意思好像是在说,只要我一开口,准保能震死你!

    喝过了药水,沈秋跟着青年走出了阴暗的屋子。

    青年用极其沉重的表情看着沈秋,“恩人,你胸口的刀疤已经痊愈了,是叔公用灵草为你抚平的,但是叔公说……”

    青年吞吞吐吐,沈秋无所谓的摆摆手。“无所谓,你叔公说什么?”

    “莪叔公说,你体内还有一种潜在的毒气,和一种不治之症,这两种病极其凶险。”

    青年如是着回答,神色越加的沉重。

    这句话算是说到了沈秋的心窝窝里去了,自己很清楚,从十五岁的记忆开始,老鬼就告诉过自己,自己有一种极其凶恶的病,这是什么病自己也不知道,而那位老者所说的毒气可能就是洞里的神秘人谢强要控制自己而在自己的体内释放的毒气,得意控制威胁自己。

    也许这就叫做雪上加霜,沈秋走到今天,似乎更加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是上天要我死,去苟活,唯一能做的就是快活一天算一天。

    比起沈秋的淡然,青年却没有那么轻松释然,神色沉重的看着沈秋,“恩人我的叔公精通药理,百家草,万家药他都能一一道明,见过各种杂症,从来没有见过他医不好的人,整个山里的人都称他为药仙。可是,这次就算叔公真的也没办法了!”

    “小兄弟,我沈秋飘荡已久,而且这种病已经跟随我多年,一时没了他也许更不适应了,哈哈,不必担心!”

    “恩人,我叔公有意想要帮助你,治好你体内的病,若是不嫌弃这里简陋,不防在这常住几日,也许叔公有望一日能钻透你的杂症也不一定。”

    刚才自己已经彻底得罪了灵儿那嘴硬的小丫头片子,她对自己的误会颇深,现在反正自己也没地方去,而且在这充满浓混采药气味的地方练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便爽朗的答应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