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244章 引蛇出洞
    随意的揣进兜里,插上车钥匙,发动,一辆黄色骏马便驶出了司徒家。

    几十个黑衣手下利索的钻进了车内,一路跟向沈秋的车。

    台球厅内,沈秋穿着一席纯白色的西装,领口随意的敞开着,露出了大片洁白结实的胸肌,拉风的新式刺头发型,漂亮的将最后一个蓝色的球射进。

    随即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诗情看着沈秋帅气的动作,拿着洋酒笑着走到沈秋的身边,喂着沈秋一口一口的喝下去。

    这样的场面,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喷火的画面。

    沈秋坏笑着看着诗情,诗情提着有些微熏的脸颊低下头去,用小手指轻轻的杵着沈秋的胸口。

    “讨厌……”

    空座上的一个满脸胡渣子的男人轻蔑的看着沈秋,嘴里冷冷的哼着,“穷酸小子!”

    话说这满脸胡渣子的男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在有众多保镖手下的沈秋的台球厅里便变得处处可谓。

    “你再说一遍!”

    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男子冷冷的看着满脸胡渣子的中年男人,这个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就是沈秋的手下黑手。

    “穷酸小子!”

    黑手二话不说,一个酒瓶子便砸向了满脸胡茬子的中年男子,可是没等黑手的瓶子结实的砸在中年男子的头上,自己的手便被铁棍砸了个霹雳扒拉咯咯只响。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里突然发生大打斗给吸引了。

    当沈秋看见是自己的人被打的时候更是眼里寒光四射。

    所有的人都围了过来,两伙人,两个对立,人数不分上下。

    “我的人你都敢动?”

    沈秋看着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眼睛里煞气冲冲。

    “你的人?你知道我是谁嘛?说出来保证你能抱着你妈妈的大腿吓得直尿裤子!”

    中年男子不屑的说道。

    手里摆弄着一个古玩,眼神轻蔑的看着沈秋。

    随后,男子的眼睛色迷迷的落在了诗情的身上,一双三角吊捎眼在诗情的身上来回的游离。

    “看什么看?讨厌!”诗情厌恶的骂着中年男子,眼神里尽是厌恶与憎恶。

    “爷爷稀罕你大美妞,你跟着这个穷小子能干嘛?干脆跟着爷爷得了,抱你吃香喝辣,哪方面爷爷也足够能满足你的需求!”

    还没等中年男子的话音落稳,沈秋一记天马流星拳便向男子砸了过去,顿时平底起了一个后空翻,威力足够震慑在场的所有人。

    以后哥哥我大山那些日子是白混的吗?

    “啊……”

    “你他吗不要命了?”

    “你不知道我是谁嘛?”

    “你还以为今后你能有命混吗?”

    诸如此类的谩骂声一直持续了很久,中年男子被手下扶起来,“好小子,我告诉你!我就是阳头的左右手陈强!你今天得罪的你可知道是谁吗?”

    “羊头?我还是虎头呢?草!”

    沈秋不屑的说着。

    “你……你你你你!”中年男人被沈秋的一席话气的口吃了起来。指着沈秋愣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沈秋身后的手下听到中年男子这么一说都变了脸色,有一个长相较为机灵的人在沈秋的耳边提醒到,“老大,阳头就是阳震杰,当初抢走小姐的那个巨头!”

    菲菲!原来就是抢走菲菲的那个畜生,老子找你好久了!

    “别说不知道你是阳震杰的人,知道了更要狠狠的打你,知道为什么吗?”、

    沈秋看着中年男子问道。

    “你妈找死!”中年男子显然为沈秋没有为自己的靠山而震慑到感到羞辱,阳震杰是什么人,世界出了名的巨头,怎么连你个不知名的小罗罗都敢跟我主子叫嚣吗?

    “因为打的就是你!”

    沈秋话音刚落,所有的手下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疯狂的向着中年男人的手下砸去,挥舞着手里的棒子,球杆,毫无顾忌的砸着,沈秋将诗情拉到一边,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厮打。

    沈秋所有的手下自从司徒菲菲被阳震杰抓走之后都憋着一口气,想当年能够震慑整个南陵市的司徒家在世界也是有知名度的,就这么千金大小姐就被人抓走了,别说是司徒家里别不过这口气,就是他们这帮义气的手下也气不过,都憋着气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番!

    “打!跟我狠狠的打!”

    中年男子的手下显然已经出于下风,完全敌不过训练有素的司徒家的这些猛士,全都是一些不怕死的人物,今天就一定要让你知道,我们司徒家也是响当当的人物,绝对不是过了气的;老头子!

    “此话当真,你真的确定你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吗?”

    大堂中央,一个长相俊俏,面色冰冷,左面的脖颈上有一处明显刀疤的男人冷冷的问这跪在地上的人。

    “当真,当真啊!当初我的第一句话就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号,还有我们的帮派,连您阳爷的名字我都连名带姓的报上去了!凡是道上混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呢?”

    大理石地上一个男子哭天抹泪的说着,满脸血迹,衣服凌乱不堪,说话的时候还不忘偷偷的瞄着大堂中央的男子。

    “我阳爷的人你也敢动,真是吃了雄心包子当!”

    男子扔掉了手中的王牌雪茄,一双眼睛嗞嗞的放着寒光。

    “少爷,今天打的真是着实过瘾,我们大家早就看那阳震杰的人不顺眼了,仗着自己家大业大就为所欲为,连我们司徒家都不放在眼里!”

    南陵市一处高级迪厅的VIP包间里,沈秋怀里抱着柔情款款的诗情,手轻轻的在诗情的长发上划过,感受着只见传来的快感。

    “是啊,是啊!今天真是过了一把隐,他们阳家算什么?当初我们司徒家崛起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在哪啃苞米面呢?仗着现在跟外国人合作开发点科技就能只手遮天?我们还真不信,想为所欲为别说我们不干,我们老大浪哥也第一个不答应!”

    一旁的黑手开始一如往常的拍起马屁了,不过在这种短暂的胜利时刻听起来也很是受用。

    “杂种德行!”

    “呸!”

    大家所有的谩骂声在沈秋的耳朵里并不是那么过瘾跟动听,因为在他的心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可能在受着什么苦,在忍受这什么人的侮辱,这些都是未知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不快乐!

    菲菲,你等着,我会把你从虎口里拽出来的!

    “大家先别高兴的太早,最近都给我提起一百二十万分的警觉!好戏还在后头呢!”

    沈秋坏笑着,“这次引蛇出洞,肯定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希望大家都尽量免受伤害,因为你们都是我沈秋的兄弟,永远都是!”

    所有的人都盯着沈秋,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跟着这样的老大在一起混,他们还是第一次,以前的主子不是对他们吆五喝六就是拳打脚踢,高兴了赏几个碎银子花花,不高兴了直接让他们蹲劳子当替罪羊,习以为常的狗一样的生活,出来拼的,就是一个义字,这次在沈秋这里他们感觉到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