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246章 收场
    当自己第一次见到司徒菲菲这个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女人时,自己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而且就是这种感觉让自己想进办法,费尽心急像要接近得到的人。

    不惜得罪司徒家,更不惜亲手将司徒家送上绝路,为的就是司徒菲菲能够正眼看自己一眼。

    “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只要菲菲!”

    阳震杰剪短的回答这司徒老先生的质问,一双丝毫不动容的冷酷

    “菲菲爱你吗?她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你这样强人完全不把我们斯图加放在眼里!”

    “哦?我该把你门司徒家放在眼里吗?”

    阳震杰扬起单薄的嘴角,一双眼睛写满了轻视。

    “股票市场的猫腻是你弄得?也是你收购的?”

    “明知故问!”

    “你!!!”

    此时的阳震杰完全不把司徒家放在眼里,他之所以这么持续对付司徒家完全是因为沈秋当初教训自己的手下,令自己颜面尽失,最重要的是自从他费劲心急抓走司徒菲菲后,菲菲一直用着强硬的态度来对付阳震杰。

    虽然已经在阳震杰的威逼下强行与菲菲举行了婚礼,并利用了非常手段领取了结婚证,但是菲菲一直以死相逼,就是不肯屈服与阳震杰。

    “沈秋是你们司徒家什么人!”

    “沈秋……”

    当司徒老先生听到阳震杰的话时不由的浑身一震,难道阳震杰在抢走菲菲后还要对沈秋下毒手吗?难道说他知道了菲菲跟沈秋的关系了吗。

    “不认识!”

    司徒老先生果断的回答道。

    “不认识?呵呵……”

    司徒老先生不想沈秋收到任何伤害,按目前的现状跟局势,现在的司徒家根本无法与强大的阳震杰来抗衡,而沈秋是司徒家就算倾尽全力也要保护的人!

    阳震杰苦笑着摇头,脖颈处的大刀疤异常的起伏。

    “你觉得我是猪还是猪啊?”

    阳震杰咆哮的站了起来,扯着嗓子,双目红火的可怕,双手紧紧的拽起了司徒老先生的衣领,将瘦弱的司徒老先生从座位上近乎拎了起来。

    “我就是沈秋!”

    砰的一声,会议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门口。

    司徒老先生看着出现在门口的沈秋,有些绝望的跺脚,完了完了,这回沈秋真是性命攸关了!

    阳震杰看着门口挺拔帅气的沈秋,目光上下打量,从好奇的目光慢慢的转变成有一丝的失落,是啊,按照这人的条件自己是略逊一筹,怪不得菲菲能死心塌地的一心只爱着他!

    阳震杰收回目光,松开了紧握司徒老先生的手。

    厌恶的搓弄着双手,似乎刚刚碰到了什么极脏的东西。

    “你就是沈秋?”

    阳震杰做回真皮椅子上,看都不看门口的沈秋一眼,轻轻的摆弄着手里的戒指,冷声问道。“是我!你找爷爷给你喂奶吗?”

    沈秋慢慢悠悠,一副悠哉又地痞的模样,晃晃悠悠的走到阳震杰的面前,帮司徒老先生的一副重新整理好,冲着司徒老先生报以微微一笑。

    阳震杰额头清晰的有一条青筋在快速的跳动,双眼越加的犀利至极。

    “小子,你很有种!”

    “有没有种不是光靠嘴说的!”

    沈秋同样回以阳震杰一个令人琢磨不透的微笑。

    阳震杰还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身后的以为刀条细脸的有些白发的中年男人从纯黄色的的虎皮包里掏出了一沓白花花的文件,随手仍在了桌子上,白花花的一沓文件在桌子上顿时开启了鲜花,洋洋洒洒的铺满了偌大的会议室的办公桌子上。

    黑子随意的拿起一张纸,脸色由不屑继而快速的转变成扭曲,不可思议,怪谈的表情,在沈秋的耳边耳语了一震。

    沈秋将目光凝视在阳震杰的身上,“你要找的人不就是我吗?”

    “何必这么大费周章,不符合你阳震杰的一贯做事风格!”

    沈秋慢调细理的说着。

    “我的一贯作风就是,我要的东西,无论多大的代价,我都要得到!哪怕她是死的!留个尸体我也开心!

    阳震杰依旧摆弄着手里的玉翠绿戒指,心情悠然。

    “我跟你走,不要在逼司徒家任何人!”

    “你跟我走?”

    “恐怕恕难从命,因为我对你压根没兴趣!

    “我要你亲手杀了司徒老先生!”

    “就现在!”

    阳震杰的话像一根根利剑,穿透了会议室内微薄的空气,也穿破了众人胆颤的心。

    “尼玛的畜生,有种冲我们来啊,让我们自相残杀!亏尼玛的想的出来!”

    黑子终于爆发了,冲着阳震杰咆哮着

    而沈秋则是静静的看着阳震杰。

    阳震杰果然心狠手辣,为了能得到菲菲,想让菲菲对我彻底死心,如果我杀了司徒老先生,那么就变声了菲菲这辈子最痛恨的仇人,亲手杀了她的爷爷,恐怕比杀了她自己还要让她对我彻底死心!

    阳震杰,你果然够狠!

    沈秋慢慢的转身,凝视着司徒老先生,身体绷得很紧,手慢慢的从腰间摸索出黑色的手枪,对准司徒老先生。

    会议室内除了阳震杰一副料事如神的得以样子外众人都瞪大了双眼,看着沈秋的这一惊人举动。

    司徒老先生怔怔的看着沈秋,几秒后安详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宣判。

    这时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在沈秋的脑海里打转。

    “开枪啊,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我就放了你,所有的股票我都免费座位礼物送给你,以后你就是我阳震杰的兄弟,有我一绝对没有你二!”

    “开枪吧……我这老头子还能有几天的奔头呢,早一天晚一天而已!没差……”

    第三种近乎绝望的声音,“老大,你不能杀了司徒老先生啊,这大逆不道的事我们怎么做的出来?”

    还有……

    “少爷,我再喊你一声少爷!你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这坐在你面前的是谁?”“是一直照顾你辅佐你的司徒老先生,也是菲菲的亲爷爷我们司徒先生的爹啊!”

    “砰……砰……”随着一个漂亮的转身,会议室顿时枪声如雷。

    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会议室里的大理石地面,弄脏了偌大办公桌上的纯白色的纸张。

    “你!!!”

    阳震杰瞪大着眼睛看着沈秋。

    沈秋此时正在保持着开枪的动作,白色的西装格外的挺拔,黑色的手枪口瞒着氤氲的雾气。

    黑子一个箭步跳到了阳震杰的身边,用刚刚从脚上扯下来的一个星期未见换洗的纯棉线的汗袜子结结实实的塞到了阳震杰的嘴里。

    两个小鸡啄米将阳震杰的双手死死的擒拿起来,一副奸弱女的兴奋。

    阳震杰瞪着自己快要喷火的两只眼睛怒视着沈秋,看着地上安静的躺着自己的两个左右手,死相完全扭曲。

    如果此时的阳震杰能说话的话,一定会将沈秋的祖坟都挖出来挨个问候一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