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纯情小子俏校花 > 第796章 曾经的事
    司徒老爷子听到了沈秋的疑问点点头笑着说道:“米饭微带甜味,应该是在米上放了红薯之类的东西,而菜油而不腻,火候拿着正好,菜味道每咬一口都会有一种味道,真是上上的口感啊!”

    “嘿嘿,还是老爷子,能尝出来这么多道道来!”沈秋笑着说道:“我也是以前在我师傅的那里学来的!”

    “嗯,不错不错!”老爷子笑着点点头赞许的说道。几个人埋头吃饭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吃好了,就算是再好吃的东西对于老爷子来说也就是几口的事情而已,老人了并没有年轻人那么好的胃口了。

    “情儿,你父母最近还好吧!”老爷子笑着看着诗情帮着司徒菲菲夹菜问道。

    诗情点点头说道:“嗯,他们两个老人的身体就是那个样子,上次带两个人去体检的时候医生说了我妈着了一点风寒,已经好了没事了!”

    “嗯,冬天么,老人总是有一点点的不适应的,我的房间里有一瓶上乘的人参药酒,是上次一个朋友送来的,我感觉还不错,你等回去我的房间里拿上给你父母送去吧!”老爷子说道。

    “您不用么?”诗情边吃边看着老爷子说道。

    “我爸对酒有一些敏感,所以不太能喝酒!”司徒菲菲边吃边说道:“并且我家地下仓库里这样的药酒真的是多的可以批发了,都是别人送来的!”

    “这样啊,那我代我父母谢谢您了!”诗情客气的说道。

    “不要这么客气!”老爷子笑着说道:“老人老了,就喜欢热热闹闹的,你多多的陪陪他们,那天看书忽然看到了一句话颇为感慨啊!”

    “哦,老爷子又看到了什么高论了?”沈秋也吃饱了坐在那里笑着看着老爷子说道。

    “那天读孔子家教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老爷子笑着说道:“看到了这么一句我就觉得我现在已经够幸福的啦,很快就儿孙满堂颐养天年了!”

    “嗯,我知道了!”诗情笑着点点头说道:“我平时没事干的时候就会陪他们的!”

    “你我放心,我实在说给沈秋听的!”老爷子笑着说道:“你这个小子现在越来越忙了,也越来越不知道照顾大人了,你说说吧,有多长时间没有去看望诗情的父母了!”

    “有半个月了吧!”沈秋想了想老实的说道:“我知道了,我以后尽量腾出来时间去看望他们去,诗情对不起啊!”

    “没事,严重了!”诗情笑了笑看着沈秋满眼温柔的说道。

    几个人吃过饭之后沈秋和诗情帮着司徒菲菲也洗好了,沈秋看着诗情说道:“嗯,瘦了一点,这几天又在熬夜了?”

    “没有吧!”诗情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说道:“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吧,所以有一点点的黑眼圈!”

    “怎么了,没睡好!”司徒菲菲已经躲进了被窝里只漏出来一个头看着外面说道:“有什么事情了么?”

    “也不是,最近银行又要开始检查上个季度的账务了,每次到了现在都比较的麻烦,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出来了,所以有一点点的担心而已,我这几天睡得还是蛮早的!”诗情笑着说道。

    沈秋听到没事也就没再多问了,将自己的手表放在了桌子上说道:“情儿,你明天帮我看看这个手表,估计是没电了,今天让我迟到了一个小时!”

    诗情从桌子上拿起来了手表看了看笑着说道:“你怎么还戴这块手表啊,明天我给你换一块好一点的手表吧!”

    “没事啊,这块手表戴的挺好的,干嘛要换掉!”沈秋笑着说道:“给我修修就好了,不用那么大动干戈的!”

    司徒菲菲也好奇的说道:“这块手表一定大有来历,上次我也要给他换手表他死活都不答应,情儿姐你知道为啥么?”

    诗情笑着看了看这块手表满脸的幸福之色,沈秋也笑着看着诗情,两个人虽然现在没有说话但是已经像是说了千言万语一样了。

    “这块表不会是情儿姐你给沈秋买的吧!”司徒菲菲好奇的说道,看两个人的表情的话应该是这样的。

    “不是!”诗情笑着坐在了司徒菲菲的床边笑着说道:“当年我和沈秋刚认识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的收入都不是很好,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到银行工作,收入不是很稳定,我们有一个月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只能露宿街头还饿着肚子!”

    “额,你们还有混的这么惨的时候啊!”司徒菲菲无奈的说道。以前司徒菲菲一直以为沈秋是顺风顺水,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经历。

    “是啊,当时沈秋混的很不好,就在我们露宿街头的时候,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看到我们困难把我们接到了房间里给了让我们吃饱了好好地休息了一次!”诗情笑着说道:“当时沈秋和那个大姐说道,要是等他混的好了一定会回来报答他的,并且要下了这块手表作为信物。”

    “这样啊!”司徒菲菲惊讶的点点头说道:“怪不得沈秋死活不肯丢掉这块手表,还要反复的修,原来有这么不平凡的意义啊,那你现在找到了那个大姐了么?”

    “没有,后来我混的好了去那个地方找他,已经是人去楼空,没有人了!”沈秋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真的山穷水尽的时候,连一碗饭都吃不起!”沈秋无奈的说道。

    “是啊,这个年代,吃不起饭的人很少了,你们两个人当时怎么混的!”司徒菲菲也想不通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弄得。

    “这个要问你亲爱的情儿姐姐了!”沈秋笑着说道:“当时我都被他气死了!”

    “情儿姐,当时你的工资呢?”司徒菲菲好奇的问道,他也想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诗情和沈秋露宿街头,有诗情这样的贤内助在的话一般不会这样吧!

    “额,我当时把我的工资捐给了孤儿院了!”诗情笑着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