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8章 我是个好人
    “少废话!把人还给我,然后自己滚蛋,否则的话,今天就给你放血!”黄毛一脸狰狞地说。

    沈重山闻言却十分的生气,他说:“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什么叫人还给你?说的好像她原本是你们的一样,这个是我捡到的,所以她就是我的!”

    说完,沈重山警惕地看着黄毛,还有他们手上的弹簧刀,说:“你们拿着刀子想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现在收起刀子的话充其量就是打架斗殴寻衅滋事,可要是拿出这个了,说小了是故意伤害,说大了那是蓄意杀人,这是重罪!”

    黄毛闻言一愣,然后就是勃然大怒,“吗的,干了这个狗日的!”

    说着,黄毛和他的兄弟哇哇叫着挥舞着弹簧刀就冲了上来。

    沈重山稍稍后退一步,让开了黄毛划来的一刀,反手猛地拍在了他的手背上,黄毛只觉得自己的手背好像被电击击中了一样,他啊地惨叫了一声,完全失去了知觉的手掌不受控制地摊开,那弹簧刀也飞出了老远。

    这个时候,黄毛的同伴已经表情狰狞地握着一把刀刺了过来。

    沈重山眼神冷峻,伸手一把抓住了黄毛的后衣领子,把他扭转过来挡在自己身前。

    黄毛瞪大了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刀尖,惊恐地大叫:“我操你吗!你干什么!?是我啊!快停手!快停手!”

    那弹簧刀闪亮的刀尖堪堪地在黄毛眼前几公分的距离停下,黄毛和他的兄弟都吓得够呛,要是反应再慢一点,黄毛今天真的要冤死在这里了。

    沈重山微微一笑,一脚踢在黄毛的屁股上,黄毛啊的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地朝前扑去,然后两个人抱在一起摔成一团。

    走到了两个混混的脑袋旁边蹲下来,沈重山伸手抓起了黄毛一脑袋的黄色头发,把他那张因为疼痛和惊恐而显得扭曲的脸露出来,笑眯眯地说:“知道错了吗?”

    “知,知道了。”黄毛哆哆嗦嗦地说。

    “很好。”沈重山点点头,说完,毫无征兆地抓着他的头发朝地面狠狠砸去。

    “啊!”一声尖锐而短促的尖叫,鲜血迸射,黄毛的脑门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之后干脆地晕了过去。

    松开黄毛的脑袋,沈重山转头看向了黄毛的同伴,说:“你呢?你知道错了吗?”

    “大,大哥,我知道了···”那个混混哭丧着脸说了一声,都还不等沈重山说话,他自己就自觉地扬起脑袋一下子撞地上,砰的一声沉闷声响,伴随着这个混混吃痛的惨叫声传来。

    沈重山错愕地看着他捂着自己撞出一个大包的脑门满地打滚,无语地说:“我很欣赏你的思路···虽然我没打算把你揍晕过去来着,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吧。”

    摇摇头,沈重山站起来走了。

    现在的人啊,连混混都这么上道了?就是太废了一些,一下没把自己撞晕过去,反而白白疼那么一阵。

    回到车上,沈重山头疼地看了一眼歪着脑袋还晕在这里的陆映月一眼,她的身上没有包,也没有口袋能装下身份证之类的东西,所以沈重山都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于是想了想,只好先把这个妹子带回家去。

    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沈重山抱着陆映月来到房间,刚把她放在床上,兴许是因为晃动的缘故惊醒了陆映月,她嘤咛一声缓缓地睁开了修长的睫毛。

    眼前的景象缓缓地从模糊慢慢变清晰,等看到沈重山的时候,陆映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尖叫。

    “啊!!!!”

    一声穿破云霄的尖叫从沈重山的出租屋里爆发出来。

    “别叫了!”沈重山喊了一声,伸手捂住了陆映月的嘴。

    这隔壁住着不少大叔大妈,他可不想被人误会什么的,毕竟大妈上次还答应自己给介绍个女朋友来着的,要是让人发现自己三更半夜的带个女人回来,女朋友的事情不就是没戏了?

    陆映月惊恐地看着沈重山,她使劲地发出呜呜的声音又点头又眨眼的,表示自己一定会配合。

    等到沈重山松开她的嘴了,陆映月果然没尖叫了,她哭丧着脸说:“我,我,除了不要欺负我,你要钱我给你,但是你不要打我也不要欺负我。”

    看着陆映月的泪水蓄满了眼睛,沈重山头疼地指着自己的脸,说:“你仔细看着我,看着这张脸,你看清楚了没有?”

    陆映月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说:“我···我不会指认你的,也不会报警的,只要你别打我别欺负我···”

    “你是猪吗!?”沈重山拔高了声音,指着自己的脸说:“你看这么一张帅气的脸,充满了正气,我是会做出那种事情的人吗?我是救你的懂不懂!要不是我救了你的话,你现在已经被那两个混混给啪啪啪了!”

    陆映月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的确不像是在一个贼窝里面,她弱弱地说:“这,这是在哪里?”

    “沪市。”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我知道这里是在沪市!”陆映月捏着小拳头气鼓鼓地说。

    “我家。之前你晕了过去,我打跑了流氓之后就把你带了回来,现在你也醒了,可以自己回去了所以你可以走了。”沈重山坐在床边说。

    陆映月仔细地看了沈重山一眼,小声地说:“我真的可以走了吗?”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要拦你的样子吗?”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陆映月小心地爬到了床边,穿起了鞋子,试探性地朝着门口走了两步,见到沈重山没有追过来的意思然后立刻就飞也似的拉开门跑了出去。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沈重山摇摇头,这个女人真的是搞不清楚状况。

    没多一会,陆映月忽然又哭丧着脸站在了门口。

    “你回来干什么?”沈重山问。

    “我,我不认识路,外面好黑。”陆映月委屈的声音里又带上了哭腔。

    一拍额头,沈重山无奈地说:“那你就在这里过一个晚上,明早再走。”

    陆映月欣喜地说:“谢谢你!我明天一定会走的!”

    哼哼了两声,沈重山去拿衣服说:“现在快要晚上11点了,过了12点热水就停了,你要不要洗澡?”

    兴许是在陌生人家里的缘故,陆映月依然没有完全放下对沈重山的戒心,特别是听到了洗澡这样敏感的字眼,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自己脱光了衣服洗到一半的时候沈重山嘎嘎怪笑着推开了门闯进来的恐怖画面,于是下意识地抓着胸口衣服的她摇摇头。

    “不识好人心。”沈重山摇摇头,拿着衣服自己走进了浴室里。

    洗过了一个澡出来,沈重山见到陆映月还是可怜巴巴地坐在椅子上,沈重山从柜子里找出了一床被褥,说:“我在客厅对付一个晚上,你呢就在床上睡,不放心的话就把门锁上。”

    陆映月听见沈重山这么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因为沈重山看起来好像也的确不像是个坏人,更何况,要是是个坏人的话他刚才就对自己···“谢谢。”陆映月声如蚊呐地说。

    “唔,其实你锁上了门也没用,这里的房间我都有钥匙的。”沈重山揉着下巴认真地说。

    砰。

    门关上了,还带上了反锁的声音,之后沈重山就错愕地听到了房间里传来搬动桌子的声音,沈重山哭笑不得,这个小兔子居然还知道用桌子抵住房门。

    叹了一口气,把被褥铺在地上,沈重山刚躺下,就听见卧房里面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沈重山问。

    房间里再一次传来搬动桌子的声音,然后房门打开了,露出一条细缝,陆映月红红的小脸从里头探了出来,她揉着自己的衣角低声说:“我,我饿了···我半天都没有吃饭了。”

    陆映月的声音委屈得要哭了。

    “···”

    沈重山一头黑线地起床,见到沈重山穿着一条短裤就站起来,陆映月吓得尖叫一声,赶紧地关上了房门。

    后背抵着房门,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陆映月十分害怕沈重山兽性大发闯进来,但是等了一会,却没有感受到沈重山想要进来,反而听见了打开煤气灶的声音,然后嗤的一声,之后便是一股香味飘了进来。

    几分钟之后,沈重山重新躺在被窝里,对紧闭的房门说:“自己出来吃。”

    房门被小心翼翼地打开,看着地上的一碗鸡蛋面,陆映月鼻子一酸,她说:“除了妈妈和爸爸还有姐姐之外,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沈重山翻了个身,说:“我是个好人。”

    不知道怎么的,陆映月听着沈重山的语气和之前他一脸无奈地起床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端起了鸡蛋面,认真地说:“嗯!你是个好人。”

    吃过面,躺在床上,陆映月的心情还是不能平静下来,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漆黑的天花板,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完全颠覆了她之前二十二年平静的生活,从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进入姐姐介绍的学校工作当老师,然后找房子,却遇到了两个企图欺负自己的流氓,最后被屋子外面义正言辞地说自己是好人的好人救了,他还给自己做了一碗很好吃很好吃的鸡蛋面,现在躺在一个陌生人的床上,陆映月轻轻地翻了个身,感觉真的好神奇啊。

    可喜可贺,总算是没有出什么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