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19章 我在洗澡你别进来
    躺了没多久,陆映月忽然感觉有些不舒服,她习惯每天都洗澡,女孩子爱干净,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更是无法容忍不洗澡睡觉这样的事情,加上之前经历的事情让她出了不少冷汗,现在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身上黏黏的,很不舒服。

    可是···浴室在卧房的外面,和客厅在一起,而那个人就睡在客厅里。

    他,他应该睡着了吧?

    陆映月这么想着,实在忍受不了的她偷偷摸摸地站起来,打开了房门,果然,客厅里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和微微的鼾声。

    抬头在黑暗里勉强就这外面的月光看清楚了浴室的位置,正好穿过他睡着的地方···小兔子陷入了空前的纠结中。

    洗澡,要冒风险,不洗澡,睡不着。

    犹豫了好半天,小兔子还是抵抗不了洗澡的诱惑,于是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走出了房间。

    点着脚尖捏着呼吸小心翼翼地朝着浴室靠近。

    近了近了!

    陆映月的心情空前的紧张,一边要小心黑暗中不要碰到什么东西,一边要注意沈重山的呼吸是不是被自己惊醒了,一边要看着去浴室的方向,还要做好随时扭头跑回房间的准备,陆映月觉得这么十几步的距离简直是自己走过最难走的一段路了。

    好不容易走到了沈重山床铺的身边,陆映月更是把自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小心翼翼地跨过沈重山,一脚落地,另一只脚收过来。

    宾果!

    映月你实在太棒了!

    有惊无险地跑到了浴室的陆映月几乎要为自己点个赞。

    小心地关上了浴室的门,尽力控制着不发出任何声音,陆映月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脱衣服,为了不惊醒沈重山,所以陆映月连灯都不敢开,在黑暗中脱掉了衣服小心地放在一边,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水龙头。

    嘶~~

    冷水冲到身上的一瞬间,陆映月就被刺激得后退了两步,真的是冷的啊···小兔子要哭了。

    虽然现在天气渐渐炎热起来了,但是小兔子可从来没有用冷水洗过澡···这对她来说刺激还是太大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挑剔的时候,陆映月勉强忍着冷水的刺激,一声不吭地擦上了沐浴露,她现在祈祷的就是平平安安地洗干净之后赶紧跑回去。

    而外面的沈重山···

    忽然他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站起来,打了一个哈欠,“今晚林墨浓的汤太好喝,喝多了···”

    眯缝着眼睛摸到了浴室,沈重山压根没有多想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哗啦···

    这是推开门的声音。

    陆映月呼吸都凝住了,她在浴室的门被推开的第一时间就关掉了水,然后站在浴室的角落手里头死死地捏着莲蓬头当武器,她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沈重山。

    “嗯?怎么地上有水···”沈重山咕哝了一声,然后就这么闭着眼睛找到了马桶,拉开短裤就开始排水。

    但是,浴室里,陆映月还在啊!

    因为姿势和位置的关系,一丝不挂身上满是泡沫的陆映月就这么站在沈重山的斜对面,手里头死死地攥着莲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沈重山上厕所。

    就着极其微弱的光芒,陆映月看清楚了沈重山在做什么时候立刻就闭上了眼睛,一张脸蛋儿通红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要死啊~!”陆映月在心里呻吟。

    自己现在的样子,要是被沈重山发现了,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可能会欺负自己吧!

    陆映月是真的有些害怕了。

    哗啦啦的水声持续了好久这才缓缓地平息下来。

    沈重山拉好了裤头转身,陆映月在这难熬到了极点的一分钟里几乎整个精气神都提升到了顶点,见到沈重山终于要走了,她忍不住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而就是这么一口气,沈重山的身体忽然一顿。

    “是谁?”沈重山忽然低喝道。

    话说完,陆映月都来不及尖叫就感觉一个庞大的身影如同洪荒猛兽一样窜到了自己的身前,然后自己的后腰一紧,一只大手就了抱在了上面。

    “呜~~”陆映月只来得及发出这么一个音节,啪,浴室的灯,开了!

    明晃晃的灯光下,隐藏着的,明处的,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都他妈的看见了。

    浑身上下肌肤奶白如绸缎的陆映月,因为在洗澡的缘故,身上都是泡沫,水渍在那雪白到了极点的柔滑肌肤上闪耀出梦幻般的光泽,一头长发湿答答地贴在身上,胸口那惊心动魄的隆起让人的心神都忍不住被吸引过去。

    更加重要的是,此时的陆映月一脸受惊兔子的表情,惊慌和害怕交织成的柔弱让人忍不住要把她抱在怀里好好地···欺负一下。

    而沈重山则**着上身,穿着一条短裤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站在浴室中间。

    浴室里,飘荡着沐浴露的香味,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和旖旎。

    咕嘟。

    这是沈重山咽唾沫的声音。

    “你,你,你怎么进来了!!!”陆映月哭都哭不出声来了,气急败坏的她对沈重山说道。

    “我进来上厕所啊。到是你,你不是应该在里面睡觉吗?”沈重山这才回过神来,一边盯着陆映月的身体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一边义正言辞地说。

    陆映月气的要死,她跺脚鼓足勇气说:“我不洗澡睡不着!”

    这么一跺脚,陆映月胸口柔软的丰满荡开一圈波纹,整个浴室的温度好像都升高了好几度,陆映月见到沈重山脸上那呆滞的表情,立刻就蹲下来尖叫道:“你,你快出去啊!”

    沈重山被一声尖叫刺激了个猝不及防,他赶紧后退说:“我出去我出去。”

    话都还在空中飘,浴室的门已经关上了。

    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陆映月从地上缓缓地站起来,低头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她哭的心都有了,妈妈,姐姐,爸爸,我,我被人看光了···

    几分钟之后,快速冲洗完毕的陆映月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刚出门,就见到沈重山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在大门的门口抽烟。

    一副深沉深思的样子。

    陆映月压根就不敢和沈重山说话,低着头匆匆地就想要跑回去自己的房间。

    “你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吗??”沈重山的声音拦住了陆映月。

    陆映月忽然转身,用手挡着胸口,可怜巴巴地看着沈重山。

    “刚才情况紧急我没有来得及细想,后来出来以后在这里点了一支烟我想到了,你如果一直都在浴室里面的话···我上厕所的时候你是不是已经全部都看到了?”沈重山用一种很深沉的语气说。

    陆映月呆了一下,萌萌地看着沈重山,小兔子没弄明白沈重山的意思。

    “哎···”沈重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用脚踩灭了烟头,抬起头严肃地对陆映月说:“我是个保守的男人,不能随便给人看的。”

    “···”

    陆映月真的是委屈死了,明明自己给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看光了,结果出来好像事情变成了自己要对他负责了啊!

    陆映月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随时都可能哭出来的可怜样子。

    “算了算了,看你这样子,也不是会出去乱说的人,看了就看了吧,今天的事情你最好忘记它,别说出去,要不然我就找不到女朋友了。”沈重山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

    陆映月咬着嘴唇儿,她忽然觉得自己好生气,这话明明是自己说的吧,为什么你擅自抢走了我的台词?

    “反正也睡不着了,你过来坐下。”沈重山指了指对面的一张椅子,说。

    陆映月犹豫。

    “还怕我吃了你?明明吃亏的人是我好不好!看都给你看光了,聊会天怎么了!”沈重山瞪了陆映月一眼。

    “我,我才被你看光了!”陆映月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委屈。

    “行行行,那就扯平了,谁都不欠谁的,让你白吃了白住了还白看了,就当我倒霉。”沈重山一脸无奈地说。

    “!!!”陆映月气鼓鼓地坐在沈重山对面的椅子上,嘟着嘴不说话。

    连陆映月自己都没有发现,被沈重山胡搅蛮缠地这么说一通话,她之前的尴尬和羞恼好像全都不翼而飞了。

    “你不是沪市人吧?”沈重山问。

    “我是京城的,今天刚来这里···”陆映月低着头扭着衣角说。

    “还没工作?”沈重山警惕地看着陆映月,然后拔高声音严肃地说:“你不要以为能在我这里白吃白住啊,我也要收费的!”

    陆映月气气地看着沈重山说:“才不要!我自己有工作!姐姐介绍我去一个高中做老师!还有,我会付你钱的!”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一个大男人斤斤计较不说,居然还好意思跟自己要钱!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讨厌死了!

    “老师?你?”沈重山一脸惊奇,“你当老师确定不会给那些学生气的天天哭鼻子吗?”

    “···你讨厌!”陆映月大声说,她觉得沈重山太瞧不起人了!

    “得了得了,既然找到工作了,也有自己的住处了吧?”沈重山问。

    陆映月的底气忽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她低头弱弱地说:“学校说我现在还在实习期,要过三个月才可以分配给我宿舍,而且钱包之前跑的时候丢了,我现在身上也没有钱···”

    “说了半天,你还是打算在我这白吃白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