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0章 家里多个小女佣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不算愉快也不算生气的谈话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一个晚上过的平安无事。

    第二天一大早,沈重山迷迷糊糊地起床,却见到陆映月眼巴巴地趴在门口看着自己。

    “我饿。”

    这是陆映月在这个早晨对沈重山打的第一个招呼。

    “真是···”沈重山起床,给陆映月找到了干净的洗漱用品,然后自己洗漱干净了,出门买了一些早餐回来。

    一回到家,沈重山发现自己的狗窝已经被陆映月整理好了,整个家里都亮堂了起来。

    “虽然这几天要吃住你的,但是我会努力打扫卫生的!”陆映月握紧拳头说,表示自己不是白吃白住,她会付出一定劳动代价的。

    “唔,我的房租一个月是两千三百块钱,另外吃饭的话每天算一百块钱伙食费,你记住发了工资还钱。”沈重山把包子油条和豆浆递给陆映月,说。

    陆映月闻言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说:“这么贵?我实习期的工资总共才两千五百块钱···”

    “···把你手里的包子和油条还给我!”

    陆映月赶紧护住了自己的早餐,警惕地看着沈重山。

    “算了算了,你不是有你爸妈和你姐?打电话叫他们汇钱来。”沈重山只好退一步说。

    “不要!”陆映月把小脑袋一撇,“我出门之前说了,绝对不会向他们求救的,我要独立生活!”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包子和油条还给我···我靠!你是猪啊!?一口都吃下去了!?”

    和陆映月吵吵闹闹的,原本一顿三分钟能解决的早餐吃了足足二十多分钟,最后两人达成陆映月写下欠条等发了工资缓缓还的合议之后总算是告一个段落。

    “小气鬼!”陆映月嘀咕道。

    就没有见过这么小气的男人,哼哼,要是让你知道了我的身份,吓死你!哼哼哼!看你还敢不敢跟我要钱要我写欠条!陆映月这么想着,幻想着以后沈重山知道自己身份以后露出的表情,小兔子忍不住脸上露出了憧憬的笑容,二十二年来,她第一次好期待别人知道自己爸爸是干什么的,自己爷爷是干什么的,自己外公是干什么的,自己妈妈和姐姐都是干什么的!一定会吓得跟京城那些讨厌鬼一样哆哆嗦嗦不敢说话的!

    咯咯。

    想到了开心的地方,被自己意淫到爽得不行的陆映月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去把碗洗了。”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陆映月快乐的小脸立刻垮了下来,“哦···”有气无力地戴起手套洗碗,陆映月郁闷的要死。

    正监督陆映月洗碗的功夫,沈重山那便宜手机忽然欢快地响了起来。

    沈重山看见来电显示,忽然表情一僵,看看外面天色早已经大亮,而手机上的时间,赫然已经八点三十五分了。

    尼玛啊!!沈重山整个人都炸了。

    他艰难地按下了通话键,很明智地把手机拿开了耳朵。

    “沈重山!!!你第一天正式上班就要迟到吗!?”

    手机里,传来了许卿咆哮的声浪。

    沈重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换上了一脸谄媚地笑容,对手机说:“这个,这个不是啊,我昨天就已经正式上班了,所以今天是第二天···”

    “···沈重山!你有意思吗!?”许卿咬牙切齿地怒吼。

    “···没意思。”沈重山垂头丧气地说。

    “现在已经八点三十六分了,公司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半,你打算让我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许卿胸腔内的怒火澎湃,在家里等了足足二十分钟之后这期间累计的火气一下子全都爆发出来,一想到就是因为这个混蛋,上学和上班加起来二十三年都没有迟到早退过的自己破天荒地要迟到了,她就忍不住一阵杀人的冲动。

    自己的完美记录被打破了啊!!!

    “我这就过来!”沈重山赶紧补救说。

    正在气头上的许卿怒声说:“现在过来!?合着你到现在还没有出门?!你看看都几点了!从你那里到我家,再去公司,赶着去吃午饭吗!?”

    挠挠头,沈重山试探性地说:“要不,你先去挤一下地铁或者公交车什么的?···现在不都是提倡环保出行吗···”

    在第三次被许卿怒吼一通并下了二十分钟见不到人就提头来见的最后通牒之后,沈重山黑着脸挂了电话,他觉得许卿这个娘们这两天肯定月经不调,太不正常了,明明是她说时间太晚了的,自己好心建议她环保出行,怎么发的火更大了呢?不可理喻嘛。

    挂掉电话,沈重山扫了一眼陆映月,忽然见到这小兔子竖起耳朵在偷听,忍不住抓了抓她的长发,没好气地说:“偷听的很爽?”

    陆映月哎呀一声捂住自己的脑袋,说:“你自己迟到被老板骂了还迁怒我。”

    “···得得得,我流年不利。我出门上班去了。”沈重山摆摆手说,许卿都下了最后通牒了,他要是还不赶快出现的话,那个女人真的要爆发的。

    临出门的时候,沈重山忽然想起了什么,匆匆跑回来说:“这个是家里的钥匙,就这么一把母的了,保管好。”

    “母的?钥匙还有母的?”陆映月好奇地说。

    “我的这把你公的,你那把当然是母的了。”沈重山回答说。

    陆映月捏着小拳头,“你占我便宜!”

    “到底谁占谁便宜?”沈重山斜眼看着陆映月。

    一想到昨晚的事情,陆映月满肚子的委屈说都说不出来,偏偏这还不是一个她女孩子家家能正大光明地在嘴上说出来的事情···

    哈哈大笑地看着陆映月气鼓鼓地嘟起嘴,沈重山又掏出钱包,说:“你身上没钱,为了不让你在还钱之前饿死,我先借给你一些好了,记得要算利息的啊!”

    刚还为沈重山的前半句话感动的不行,陆映月听见沈重山居然还算利息,她气的哼了一声,虽然有心想要很有骨气地拒绝沈重山,但是一想到自己身无分文,吃饭坐公交车都是个问题,她立刻就怂了。

    算,算了,一文钱还难倒英雄好汉呢!看在钱的份上,本姑娘不跟你计较!陆映月这么想。

    眼看着沈重山把钱包里的所有大钞都给自己了,他就留下了几十块钱零钱,陆映月呆了一下,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千多块钱,说:“都,都给我的?”

    有了之前的教训,陆映月甚至在怀疑沈重山是不是刻意多借她一些钱好多算利息的···

    “你身上没带衣服,难道打算一直穿这一身?自己去买一些衣服,警告你啊,钱就这么多你要是买太贵的,我可不会去赎你。”沈重山说道,说完,他看了一下时间,尼玛的八点五十五分了,他立刻冲出了家门。

    看着沈重山消失的背影,陆映月捏着那一千多块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眼神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忽然,她哼了一声,攥着钱喃喃自语:“看在你表现还算不错的份上,我就大人大量地不跟姐姐说你欺负我的事情了···哼~!小气鬼!算你有良心!”

    “啊啊啊!我也要迟到了啊!!”

    因为许卿之前的愤怒爆发,这一次沈重山硬生生地飙车过来只用了三十分钟就已经出现在了许卿的安澜园家门口。

    穿着一身精致的职业装,许卿双手抱胸冷眼看着从车上下来一脸讨好笑容的沈重山,看了看雪白手腕上的腕表,冰冷地说:“你迟到了整整一个半小时!”

    沈重山尴尬地说:“这不是第一天,还没有习惯嘛。”

    “你不是说今天是第二天上班了么?给你自己找理由和借口的时候就不用在乎这一天两天的了?”许卿冷笑道,说着,她好像失去了和沈重山说话的兴趣,径直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

    系好了安全带,许卿一侧头却见到沈重山正朝着别墅里头张望着。

    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什么,许卿咬牙切齿地瞪着沈重山,这个混蛋,看到自己的时候就苦大仇深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现在却在这里想着法子地想要看林墨浓一眼!

    “她已经去剧组拍戏了,所以你注定看不到她了!”许卿咬着牙冰冷地说。

    悚然一惊的沈重山赶紧说:“我只是想看看菜菜!”

    那严肃的表情和语气,连沈重山自己都快要相信自己了。

    冷笑一声,许卿懒得搭理这个混蛋,等到车子发动了,关上车窗导致车内空气不那么流畅,忽然许卿的脸色变了,“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在家睡觉啊。”沈重山觉得许卿的这个问题很奇怪,自己还能干什么去?“下班了自然是早早地就回家咯,我这么帅,大晚上的在外面乱走难保不会遇到一些饥渴难耐的欧巴桑。”

    “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哟,似乎价格还不便宜,你出去鬼混了所以今天早上起不来!?”许卿冰冷地说。

    “···”沈重山认真地看了许卿一眼,很想问她你的鼻子是不是属狗的?

    昨天和陆映月那么一会的接触沾到的一些香水味这都能够嗅得出来?

    看到沈重山脸上心虚的表情,许卿立刻就坐实了自己的猜测,她一想到自己在家里等了一个多小时的罪魁祸首就是因为这个混蛋居然跑去花天酒地起不来,这样的念头让她的怒火好像是被油泼了一样熊熊燃烧。

    “沈重山。”许卿的声音好像是从九幽之下传来的,冰冷的几乎能冻死人。

    “我警告你,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出去乱搞我不管你,但是你最好注意一下,不要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工作里,明天如果你再迟到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