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3章 充其量就是到处留精
    坦白地说,站在许卿的办公室门口,沈重山内心是不太情愿的。

    因为他实在不想再被许卿抓住把柄念叨一通了。

    几乎可以想象,等会自己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后,许卿肯定会不满意的。

    但是···真的没钱了啊!沈重山难过地捏了捏自己瘦弱无比的钱包,他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钱包快饿死了,都怪自己,出门的时候为什么要在那个妹子面前装13呢,好端端的一千多块钱本来还能支撑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好了,身无分文的他面临着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山穷水尽了。

    想了半天,沈重山还是觉得身为一个员工找老板预支工资什么的是很正常的,于是沈重山就理所当然地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开门的是兰冬秀。

    兰冬秀也没有想到沈重山会直接跑到许卿的办公室来,两人在门口对视了一会。

    兰冬秀忽然低下头急匆匆地走了。

    那神情和模样,就好像沈重山身上有瘟疫随时可能传染给她一样。

    疑惑地看着兰冬秀的背影,沈重山觉得这个娘们也太不光明磊落了,不就是那什么一次了吗?至于这么害羞嘛,你看我,不都是好好的?

    “你来干什么?”许卿狐疑地看着沈重山,这个家伙完全是无利不起早,忽然来办公室找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坏水。

    想到这里,许卿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自己的秘书兰冬秀的事情,她冷哼了一声,看着沈重山的眼神就更加不善起来。

    这个混蛋,居然偷偷摸摸地和自己的秘书兰冬秀有了一些关系,这,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所以,许卿在沈重山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回答她上一个问题的时候,就开口说:“沈重山,这里是公司,让你来是工作的,不是来搞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的,所以你最好自觉一些,不要让我发现你骚扰女同事,否则的话···哼哼!”

    许卿威胁地哼了两声,她一想到沈重山这个混蛋在自己的面前就一张苦大仇深的脸,转头对着别的女孩子,比如兰冬秀和林墨浓就屁颠屁颠的献殷勤的模样就一阵不爽,难道自己比她们差吗?

    “冤枉啊,什么叫做乱搞男女关系?你不要说的好像我是那种到处留情的人好不好。”沈重山反驳道。

    许卿冷笑着说:“你还不是?”

    沈重山仔细地想了想,诚恳地说:“充其量就是到处留精了。”

    “你恶心!”许卿大怒道。

    干咳一声,沈重山趁许卿爆发之前说:“我过来不是和你吵架来的。”

    “那你还有什么事情?”许卿没好气地说:“除了让我生气,你还能找我有别的事情?”

    沈重山脸色有些尴尬,他说:“我是来···预支工资的。”

    许卿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看着沈重山,掌管许氏集团这么久,也的确有上千号人每个月都指望着她发工资过日子,但是,但是许卿这还真的是第一次面对预支工资这样一个要求。

    “你预支工资!?”许卿说。

    “很奇怪吗?我没钱了啊,总不能饿死街头啊,要是真的不行,我就去把捷豹给卖···别这么看着我嘛,我的意思是拿去当出租车什么的?”沈重山试探地说。

    许卿气得直翻白眼,她怒道:“你知道不知道这辆捷豹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我用自己赚到的第一笔钱买给自己的礼物,两三年了我都舍不得换,你敢拿它去做出租车我就杀了你!”

    “所以为了你的捷豹保留下贞操,为了不让你最忠诚的司机饿死街头,预支工资的事情···”

    “没门!”都不等沈重山说完,许卿就一挥手拒绝道,她哼了一声傲娇地说:“公司有公司的规章制度,就算是预支工资那也是对勤恳的老员工才有的特殊待遇,我就没有听说过上班第二天就大摇大摆地跑来要求预支工资的。”

    “喂,你别太过分啊!”沈重山恼羞成怒地说。

    许卿得意地说:“我就是过分了,你把我怎么样?”

    沈重山想了想,忽然走到了许卿的面前。

    许卿心下一慌,后退了两步警惕地瞪着沈重山说:“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啊!这,这里是公司,我只要一叫就马上有人冲进来的!”

    “我能对你做什么?该做的不都已经做过了?”沈重山反问。

    羞红脸的许卿勃然大怒道:“沈重山!!!”

    沈重山郁闷地叹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郁闷地说:“得了得了,不逗你了。”

    看着沈重山垂头丧气的样子,许卿忽然问:“真的缺钱?”

    “我之前连着丢工作,一分钱工资没拿到不说,每个月还要缴房租水电和伙食费,你说呢。”沈重山板着脸说,忽然他揉着下巴认真地思考说:“要是包吃包住的话,好像这些就不是问题了。”

    “你休想!”许卿大声说。

    “你的别墅好像还有很多空房间···”

    “你去死!”

    “墨浓做的菜味道好好···”

    “你,你妄想!!!”许卿急怒道,“还有,别张口一个墨浓一个墨浓的,你跟她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

    “···你要多少?”许卿想了想沈重山的厚脸皮程度,如果不满足他的话,这个混蛋说不定真的能做出把被窝抱到自己家里蹭吃蹭喝的事情,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许卿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与此相比,好像先预支一些工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多多益善!要不,先来个万八千的应应急?”沈重山一脸欣喜地说。

    “死开,你想的美!”说实话,万八千的对于许卿来说都不算是钱,但是对沈重山那就不一样了,就算是一块钱许卿都要好好地计较一下,谁让这个男人这么可恶总是气自己来着的?

    “我身上就四千的现金,都给你了。”许卿翻了翻包,她这样的人出门自然不会带太多的现金,有四千也是因为之前刚好要用到取出来的,要不然的话她身上可能就几百块钱和几张卡。

    虽然感觉不是很够,但沈重山还是拿了过来。

    “在我下个月工资里扣吧。”沈重山心满意足地说。

    “当然!要不然的话你还指望我白送给你?”看着沈重山开心的样子,许卿不满地哼了一声。

    开开心心地拿着四千大洋从许卿的办公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等下班的沈重山忽然发现气氛不太对。

    牛大力的脸上有一个鲜红的掌印,而其他的保安多半也都耷拉着脑袋站在一边一声不吭,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有四五个穿着黑西装的大汉背着双手站着。

    其中一个身高大约一米八左右,脸色黝黑的男人显然是为首的,他正坐在沈重山经常坐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听说你摆平了牛大力,成了他们这群人的大哥?”那黑西装的男人歪着头一脸不屑地看着沈重山,说。

    “这只东西是哪里冒出来的?”沈重山指着他问牛大力。

    牛大力刚被煽了一个耳光教训了一顿,听见沈重山居然出口不逊,立刻慌忙地说:“老,老大,他是我们安保部的部长···是我们的顶头上司。”说着,牛大力还畏惧地看了一眼表情阴沉的黑衣人一眼,显然,后者在他心里的印象就是恐惧而强大的。

    安保部部长?沈重山看了看牛大力脸上的掌印,又看了看其他几个面露不善盯着自己的黑衣人,嘀咕道:“怎么许氏集团的安保部弄的跟黑社会一样?”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混黑社会的!”那黑衣人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沈重山,冷笑道:“我是西南猎鹰退下来的特种兵,退伍之前拿过一次个人二等功,一次集体一等功,三次集体三等功,代表过国家去参加过世界特种兵大赛,退伍之后我在沪市成立了自己的帮会,不过后来被许先生救过一命,于是我就在许氏集团做安保部部长,在我的管理下,安保部必须是军事化的,职业化的,军事化不用解释,职业化则不是职业军人化,而是职业黑帮化,上级说的命令不容置疑,讲兄弟义气,只有这样的安保部才不会是一团散沙,而事实也证明,有了我的经营,整个许氏集团就是一个铁桶,任何人都不能轻易闹事,更加不能···轻易破坏规矩!”

    沈重山闻言不但没有被这个安保部部长的一通耀眼功绩吓到,反而嗤笑地指着牛大力脸上的掌印,说:“这就是你说的兄弟义气?”

    部长冷淡地说:“这样的废物,充其量就算是一个打下手的,算什么兄弟?没有足够的实力,不配做我的兄弟。”

    沈重山耸耸肩,说:“真是个神经病,你说完没有?说完了就滚蛋。”

    部长冰冷地盯着沈重山,一字一句地说:“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说过了我不允许任何破坏规矩的人出现,而你,就是。”

    “破坏规矩?我什么要破坏你的规矩?”沈重山一脸惊奇地看着部长,说:“我拿的许氏集团的工资,许氏集团的员工手册和规章制度我没有违反过一条,为了证明我是个好员工,你看,这些钱是我刚预支来的工资,一个不遵守规矩的员工可能预支到工资吗?既然这样的话,你凭什么说我破坏规矩?破坏了你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保安头子不还是保安?大家都是保安,你又哪里比我高一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