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5章 许卿很生气
    庞泽成他们走了以后,牛大力这些保安吞咽着唾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面对沈重山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事?”沈重山看向了牛大力,一定程度上,牛大力还是他们的主心骨。

    牛大力苦笑地说:“老大,之前虽然一直叫你老大,但多半是惧怕你,现在我叫你老大,是真的服气了。”

    沈重山笑着摆手说:“不要这么叫,之前就是因为你们都不是真心的,所以叫不叫,叫什么我都无所谓,但是现在不同了,我跟庞泽成不一样,我不希望谁在我的头上拉屎撒尿,同样的也不会对别人做这样的事情,你们喜欢就叫我名字,不喜欢就叫那个谁,喂,你,都行,本质上,我还是一个很随和的人。”

    牛大力愣了一下,感激地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好好地谢谢你,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庞泽成毕竟是许氏集团的安保部部长,怎么说都是一个中高层了,我们才是保安,而他是领导,所以这一次你得罪了他,可能以后的日子不太好过,而他的气量一直都很狭隘,肯定会想办法针对你的。”

    沈重山闻言沉默了一会。

    看着沈重山沉默的样子,牛大力莫名的充满了信心,他知道沈重山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是普通人,而且他还是许总的司机,说不定真的有办法扳倒庞泽成呢?就好像之前包括自己在内所有人都不觉得沈重山会是庞泽成的对手,但沈重山不还是三拳两脚就把庞泽成干翻了?这是一个会创造奇迹的男人!

    沉默了良久,沈重山忽然抬起头痛心疾首地说:“你们怎么不早说他是个领导?我现在去道歉还来得及吗?”

    “···”看着一脸后悔的沈重山,牛大力忽然感觉心情好复杂,好想一个人静一静。

    因为得罪了领导而心事重重熬到了下班的沈重山有气无力地坐在车上。

    许卿刚坐进来就看到了沈重山一脸便秘的表情,她说:“干什么哭丧着脸?”

    “我有预感,我很可能要被欺负了。”沈重山说。

    许卿展颜一笑,说:“那真的是太好了,要是真的发生了你记得告诉我,我要好好地谢谢那个欺负你的人!”

    看着许卿欢欣的笑容,沈重山彻底杜绝了在她面前打小报告的打算,要是这个娘们玩真的,说不定还能给庞泽成升职加薪!

    回去的路上,许卿接到了一个电话,貌似是林墨浓打来的,挂掉电话之后许卿就扭头定定地看着沈重山。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沈重山毛骨悚然地说。

    “墨浓说晚上菜菜想要吃西湖醋鱼,但是没有买鱼,所以让我路过超市的时候买一条鱼回去。”许卿面无表情地说。

    “那就去买啊,我也很久没吃西湖醋鱼了,嗯,买一条大一点的。”沈重山考虑着说。

    “去死!没你的份!今天不许你去我家吃饭!”许卿气鼓鼓地说。

    “为啥?”沈重山不满地说。

    “没有为什么,看你的样子,好像你去我家吃饭就是应该的了?不行就是不行,谁让你今天早上让我等了那么久!”许卿理直气壮地说。

    沈重山垂头丧气地哼了一声,说:“得得得,前面就是菜市场,你自己去买去。”

    “不行,你也要一起去。”许卿的声音忽然降低了下来。

    “买个鱼都要我一起?你又不给我吃,不去!”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许卿咬牙切齿地说:“你今天把我身上所有的钱都拿走了,我没带钱,你见过在菜市场刷卡的吗?”

    沈重山琢磨了一下,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他不满地打开车门下来说:“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老板,刚预支了四千块钱的工资居然还想方设法地讹回去我一条鱼的钱。”

    “···”许卿深吸一口气,强忍着自己杀人的冲动,但是看着沈重山嘀嘀咕咕碎碎念的模样实在忍不住了,她忽然伸出手一把拧在了沈重山胳膊的软肉上,旋转了大半圈之后咬牙切齿地看着沈重山惨白的脸色说:“你刚才说什么?”

    沈重山倒吸了一口冷气,拳打牛大力,脚踢庞泽成完全无压力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许卿居然会突然袭击,他捂着自己胳膊上的软肉求饶道:“我,我什么都没说,我擦,快点放手,疼,疼啊!”

    气呼呼地松开了手,许卿发现自己好像忽然找到了对付沈重山的办法,她得意洋洋地说:“哼哼,以后你要是再惹我生气我就拧你。”

    嘴角抽了抽,沈重山最终还是没吭声,揉着发疼的手臂一脸晦气地跟着许卿走进了人头攒动的菜市场。

    菜市场这样的地方嘛,自然是大叔大妈聚集的地方了,多半都是普通人,而许卿这样顶级的女神一出现在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大家的眼神都不由自主地看向许卿,一些面貌和善的大叔和大妈看到了许卿跟身边的沈重山还露出了善意的笑容,显然,在大家的眼里他们似乎就是一对出来秀恩爱的情侣。

    许卿也极少来菜市场,表情兴奋的她东看看西看看显得很兴奋,兴奋之余也没有功夫注意到周围人的眼神,甚至高兴之余还一把拉住了沈重山的袖子,指着摊位上的绿色植物说:“我要吃韭菜炒鸡蛋,你买!”

    一般的情况下,许卿这么漂亮的女神说出我要xxx,身边的男人哪怕就是卖血都会满足佳人的愿望,但是这会儿沈重山是实在忍不住了···“那是葱。”

    诚实的代价就是沈重山的手臂又被拧了一圈。

    许卿红着脸一声不吭地走在前面,做出不搭理沈重山状,但事实上许卿自己才清楚,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尴尬的,她实在不知道对发现了自己五谷不分葱和韭菜都不清楚的沈重山说什么好···说什么都好丢脸的样子。

    找了一圈,找到了卖鱼的摊贩,许卿弯腰看着鱼缸里的鱼,眨巴着眼睛陷入了空前的迷茫和疑惑。

    墨浓说要买草鱼,但是···草鱼是哪种鱼???讨厌死了!这些河鱼煮熟了都差不多啊···

    看了半天,发现好几种鱼都不一样的许卿忽然想到了身边还有个沈重山,自己绝对不能再被沈重山发现自己不知道草鱼长什么样了,她忽然站起来傲娇地对沈重山说:“你快买,墨浓说要草鱼的。”

    话刚说完,许卿就发现沈重山已经挽起袖子在捞鱼了。

    递给对许卿的容貌陷入痴呆状态的老板,沈重山拍拍手,说:“草鱼呢,一般比较修长,呈圆筒型,腹部无棱。头部平扁,尾部侧扁,很好认。”

    许卿红着脸瞪了沈重山一眼,嘀咕道:“看把你得意的···”

    买好了鱼,付了钱,沈重山刚打算走,那老板哈哈笑着说:“小两口很恩爱啊,下次常来。”

    许卿闻言小脸羞红,赶紧放开了完全是下意识地抓着的沈重山的袖子。

    要死了要死了,自己居然抓着沈重山的袖子,好丢脸啊!!

    许卿后悔的不行,而沈重山则是一脸淡然。

    “你不用介意,我经常面对这种烦恼,人长得帅走到哪里都被人误会。”沈重山一脸看破红尘地说。

    “···你去死!”许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回到车上,许卿却见到沈重山又重新跑向了菜市场。

    “你去哪里?”许卿探出头问。

    这个司机也太不称职了,怎么随随便便地就把老板丢到了车里自己跑了?

    “买东西。”沈重山头也不回地说。

    然后许卿就看到沈重山穿过了马路,跑到马路对面的一个小摊上,和摊贩说了几句,过一会他提着一袋绿色的东西回来了。

    瞪大眼睛看着沈重山手里提着的绿色植物,这一次许卿学乖了,没有贸然地开口。

    “这是韭菜,你不是说要吃韭菜炒鸡蛋?”沈重山好像知道许卿在疑惑什么,主动说。

    许卿脸一红,撇过头去看着车窗外,过了老半天,忽然说:“哼,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这个混蛋,没看出来还挺细心的呢···许卿看着车窗玻璃上倒影出自己的脸,心里喃喃地说。

    忽然,许卿悚然一惊,自己想他细心不细心干什么,死了才好呢!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别墅门口,提着草鱼和韭菜,许卿磨蹭了一会,忽然装作很自然地说:“菜菜可能也想你了,要不,你就吃点好了。”

    说话的时候,许卿头是看着外面的,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

    而沈重山刚欣喜地要答应,忽然想起了某只在家里估计饿的嗷嗷叫的小兔子,只能无奈地说:“算了,我回去还有点事情。”

    沈重山的回应完全出乎了许卿的意料之外,没有想到沈重山拒绝了的她惊怒地看着沈重山。

    这个时候,沈重山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手机微信提示弹在屏幕上,暴漏在两个人眼前。

    “你还没回来,我快饿死了,快回家给人家做饭吃啦!!!”

    一大串的感叹号显示出了发出这条微信的主人的激动心情,而沈重山则是一脸尴尬,抬起头看见的却是许卿冰冷得好像是冰山一样的脸,“难怪,原来家里有个狐狸精等着啊,是今天让你迟到的那个狐狸精吧,你滚吧,马上给我滚的远远的!混蛋!死色狼!”

    砰···车门被关的震天响。

    沈重山一脸无辜,这女人又怎么生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