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6章 我哪个都不选
    许卿绷着脸回到别墅的时候,林墨浓刚好系上围裙,而菜菜则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

    看着独自提着菜走进来的许卿,林墨浓好奇地问:“沈重山呢?今天没来吗?”

    菜菜也举手喊道:“大哥哥呢?大哥哥今天为什么不来呀?”

    许卿满脸挂着寒霜,说:“他死了!别理他!”

    人小鬼大的菜菜和林墨浓对视一眼,看着许卿啪啪啪把拖鞋踩得震天响走进厨房,林墨浓苦笑着对菜菜说:“你姐姐今天心情不好呢,菜菜要乖哦。”

    菜菜使劲地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好奇地问:“墨浓姐姐,姐姐为什么心情不好?”

    “大概···”想到了一个可能的林墨浓笑着摇摇头,摸着菜菜的脑袋说:“大概是你的大哥哥惹她生气了吧。”

    在回去的路上,沈重山一直都在思考两个男人的终极问题。

    她为什么生气?她为什么又生气?

    想了一路都没有想出一个结果的沈重山回到家,决定暂时把这个问题抛下,然后他就看见饿的眼冒绿光的陆映月捧着一个空碗搬了一个小板凳可怜巴巴地坐在门口,望眼欲穿地看着他。

    “你这是干什么?望夫石啊?”沈重山哭笑不得地说。

    “你再不回来的话我就饿死了···”陆映月委屈的不行,今天是第一天上班,中午在食堂吃了一点,而下午下班的时候,因为和新班级的同学见面,所以聊的久了一些,等她回家的时候已经饿过了头,感觉头晕眼花的陆映月觉得自己能吃下一头牛。

    叹了一口气,沈重山说:“你就不能自己做一点东西吃?”

    说着,沈重山走到冰箱前打开,揉着下巴说:“不过没有什么食材了。”

    “我不会做饭嘛。”一边回答,陆映月一边扭头对沈重山说:“我早就翻过了,里面除了半桶挂面没有别的能吃的东西了。”

    看着空荡荡的冰箱,沈重山一头黑线地建议:“要不然,吃这个挂面?”

    觉得饿疯了的陆映月哪里能满意,她嘟着嘴看着沈重山。

    “那没别的吃了。”沈重山耸耸肩,说。

    陆映月委屈的不行,她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头,在家里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从来就没有为吃的而考虑过,这对以前的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唯一需要烦恼的就是我什么不吃,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我吃什么饿不死···陆映月想着想着就委屈得扁起了嘴,大眼睛又开始蓄水。

    沈重山揉着一阵阵发胀的太阳穴,他走到陆映月面前说:“走吧。”

    陆映月抬头害怕地看着沈重山,他不会嫌弃自己太会吃了,要把自己丢掉吧?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这么能吃!谁会敢买你?不还把家里的米缸都吃空了?跟我出去吃!”沈重山没好气地说。

    陆映月这才破涕为笑,站起来一把牵住了沈重山的手掌,甜甜地说:“你真好,我会报答你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映月都在为自己悲哀,自己居然沦落到了因为一顿饭就对别人感激的不行的地步···

    不过话说回来,他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还是一个挺温柔细心的男孩子,很会照顾人呢···

    陆映月心里甜滋滋地想。

    在这样的时候,能带她吃一顿好吃的就已经是大好人了,特别是明知道沈重山自己也没钱,有钱也不会租住在这样的地方了,更何况今早她是亲眼看着他把所有的钱都给自己了的。

    “不用客气,反正吃了多少都写在欠条上的,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请我吃呢。”沈重山很自然地说。

    一把甩开了沈重山的手,陆映月气鼓鼓地走在一边···收回之前的话,这个家伙,看起来还真不怎么样!!!

    出了小区,在这样的郊区多半都是租住在这里的外地人,所以周围五花八门的饭店多了去,像是什么川菜馆啊,肥牛馆肥羊馆啊,玲琅满目,最后,陆映月站在一家火锅店前面挪不动步子了。

    点了一大桌的菜,陆映月眼巴巴地看着火锅里面不断沉浮的菜肴,可怜兮兮地问:“还不能吃吗?”

    沈重山拿过了碗,把一些很容易煮熟的蔬菜夹到了碗里然后递给陆映月,说:“吃慢点。”

    陆映月欢呼一声,拿起了筷子就开动了,吃下第一口菜的她觉得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了,以前吃的那些什么龙虾啊鲍鱼啊帝王蟹啊什么的,统统都是渣渣。

    叫了一瓶啤酒,缓缓地喝着,沈重山笑眯眯地看着对面的陆映月狼吞虎咽地吃,忽然感觉其实如果一直这样的话也挺好的。

    这么想着的沈重山忽然脸色一变,说:“喂,那块牛肉是我放进去的!”

    “你要吃再放嘛,不就是一块牛肉,看你小气的。”陆映月满嘴都是食物,含混地说。

    “你够了啊!你要吃什么自己放啊!为啥总是抢我放的东西?”

    饿过头之后吃什么都是无比香甜美味的,而陆映月胡吃海塞的结果就是最后撑得躺在椅子上一个劲地喘气。

    “好饱,我吃不下了,好撑啊。”陆映月说。

    放下了筷子,沈重山说:“吃饱了?”

    “饱了。”陆映月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刚要说话,沈重山忽然见到火锅店的门口走进来四五个男人,其中之前被他打了一顿的黄毛和他的同伴就在里头。

    沈重山见到黄毛的时候,黄毛也看到了他。

    今天的黄毛脑袋上包裹了一圈白布,白色的纱布里头还映出了一块鲜红的血迹,而当他看到了沈重山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表情狰狞地说:“狗日的你也在这里,还真的是冤家啊!今天老子看你跑哪里去!!”

    黄毛几乎忍不住哈哈大笑,那天自己喝多了,动作不灵活被沈重山抓住机会胖揍了一通,起码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黄毛觉得沈重山完全不讲江湖上的道义和规矩,居然趁人之危,可是他一时半会找不到人也没有办法,正打算是不是忍下了这口气,今天却在火锅店再次遇到了沈重山,他哪里还能不兴奋得要死,眼看大仇得报了要!

    看着一下子围过来的四五个人,沈重山叹了一口气,对黄毛说:“谁和你是冤家?你说话不要这么带歧义好不好?准确的说是冤家路窄吧?”

    黄毛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就是冤家路窄!”

    “你看看你看看,读好书多认识字对一个人有多重要在这种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吧?你明明想要说一句狠话却都用错了词,要是你的语文老师在这里的话该有多羞愧?”沈重山沉痛地说。

    黄毛面红耳赤地看着沈重山,是气的也是尴尬的,他哆嗦着嘴唇,再一次悲催地发现自己词穷了的他无比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有好好地读读语文书,现在不但用词错了,连骂人都想不出一句高明一些的骂人的话。

    搜肠刮肚,黄毛只想出了你妈的他妈的你他妈的这样低级没有品味的三字经,虽然朗朗上口但正是因为太通俗了反而产生不到一点骂人该有的作用,给人的感觉总像是口头禅而不是正儿八经的骂人话,说出来也觉得好像是隔靴搔痒一样完全没有威力,哪里像是沈重山说的,简单一两句话让人噎的不行,气的直哆嗦还找不到反击的武器。

    “你,你,你他妈的少得意!”黄毛忍不住说。

    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自己还他妈的说出了这低级的三字经,完全弱爆了的感觉啊!

    “扑哧!”陆映月第一个受不了了,她第一次见到能把人气成这样的,她咯咯笑着,大大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儿,无比可爱。

    这个时候,一只手推开了黄毛,一个穿着背心身材硬朗的混混走了出来,对沈重山挑了挑下巴,说:“小子,就是你打的我兄弟?”

    “就是我打的。”沈重山承认说,说完,看了看气的脸色发白的黄毛,笑眯眯地说:“看起来恢复的不错。”

    那混混冷哼一声,说:“既然是你打的那么给个交代吧,要不然哥几个没法交代。”

    “你要什么交代?”沈重山问。

    那个混混嘿嘿笑了笑,说:“算上医疗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一个人五万块,你打了两个人就是十万块,拿了钱这件事情就算了了,不拿钱也行,把这个妞给我。”混混说着,手指指向了陆映月。

    陆映月小脸一紧,赶紧磨磨蹭蹭地挤到了沈重山身边,一脸怕怕地抱着沈重山的胳膊。

    “要是我都不选呢?”沈重山问。

    “都不选?简单啊。”混混哈哈笑了笑,忽然表情狰狞地说:“卸了你身上一个零件也可以!”话说着,他猛地抽出了一把匕首朝着沈重山捅来。

    这混子显然也是见过血的,出手狠辣果断,完全不考虑后果,或者说,他根本不怕后果。

    沈重山的眼神闪过一抹凌厉,这混子出手就是刀子朝着胸口来,这完全是要人命来的,对于这样的人,沈重山从来不客气。

    在他出手的一瞬间,沈重山也出手了。

    抓住桌上的啤酒瓶,沈重山扬手砰地砸在了混子的脑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