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29章 我搂我的女朋友
    面对每位科研人员的问好,许卿都一一地点头回应,而后两人来到了一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打开,这里面的空间同样很巨大,但是这里面却只有三五个人凑在一台屏幕前面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这三五个人年纪大多六七十岁了,最大的一个身躯都微微伛偻了下来。

    因为太过全神贯注的缘故,谁都没有发现许卿和沈重山的到来。

    许卿也不在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笑着说:“张博士,你们在看什么?”

    听到了许卿的声音,那三五个老头子这才如梦初醒,年纪最大的那个一头花白的头发乱糟糟的,厚厚的眼镜也半歪斜地架在鼻梁上,身上的白大褂也早就变成了黄大褂。

    他看到了许卿,脸上露出了笑容说:“许卿你来了。”

    听这个对许卿的称呼就知道这个张博士身份地位不一般,别人都恭恭敬敬地叫一声许总,唯独他是直接叫名字的。

    许卿笑着说:“今天空了就过来看看,顺便问一下研究的进展怎么样。”

    张博士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说:“进展非常顺利,虽然依然有几个难题让我们很困扰,但是正在逐步地攻破,只要后续的资金和人员设备足够的话,应该能比计划提前一些。”

    听见张博士的话许卿也松了一口气。

    虽然之前对沈重山说的很有信心,但是科学研究这种事情永远都是有一万个难题等着去解决,谁都不敢打保票,现在连张博士都有这么大的信心,毫无疑问给了许卿一剂强心针。

    “张博士你放心,后续的资金跟人员设备会跟上的,许氏集团会倾力支持这个项目的研发。”许卿保证道。

    张博士点点头,回头忽然看到了许卿身边的沈重山。

    “这是我的司机,今天和我一起过来的。”许卿介绍道。

    “哦,闲杂人等要是没事的话就赶紧出去,别在这里添乱。”张博士板着脸说,和之前对许卿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看见黑着脸的沈重山,许卿忍不住咯咯娇笑。

    就在说话的时候,忽然一个二十多岁和周围的大龄老头格格不入的年轻男人跑了进来,“张博士,三号细胞分离机上出现了一些状况,你快去看看。”

    张博士闻言表情一紧,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匆匆地跑走了。

    “郑博文,怎么了?”许卿问那个年轻男人。

    “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出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状况。”郑博文对许卿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随即好奇地看向了许卿身边的沈重山,眼神扫过了两人挨得很近的肩膀,眼神中露出一抹奇怪的神色。

    许卿刚要说话,她的手机忽然响了。

    接起电话说了几句,许卿回头对沈重山说:“集团那边来人了,我们回去吧。”

    沈重山点点头,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郑博文,和许卿一起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沈重山忽然问:“那个叫郑博文的,也是研究人员?”

    “是的,而且是个高材生,十二岁就取得了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医学学士学位,当其他同龄人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他已经在《自然与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三篇第一署名的学术顶尖论文了,当初为了让他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集团可花费了不少心血和功夫,不过,你忽然问他干什么?”许卿问。

    “没什么。只是感觉这个人有些不同寻常。”沈重山轻笑道。

    摇摇头,许卿并未把沈重山的话放在心上,一个司机,还能看相啊?

    回到集团,沈重山本来是打算回去自己办公室的,但是许卿忽然叫住了沈重山,“跟我一起上去。”

    跟着许卿一起上楼,沈重山算是知道了许卿为什么会叫自己了。

    在许卿的办公室,有两个年轻男人正喝着茶聊天,而其中一个赫然是有两天没有见到的管风行。

    另一个男人面貌阴柔,五官很中性化,甚至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特别是左耳上的一只耳钉更加增加了他身上的阴柔气质。

    一见到管风行,沈重山就知道自己来到这里的任务是什么了。

    于是在管风行一脸笑容地站起来刚要和许卿打招呼的时候。

    在许卿刚要说话的时候。

    沈重山一伸爪子,把许卿整个搂进了怀里,警惕地看着管风行说:“你怎么阴魂不散?又来找我女朋友干什么!?”

    ···女,女朋友!?

    许卿整个人都懵了。

    不但许卿,连管风行都一脸吃了大便的表情。

    而坐在管风行的身边,长相阴柔气质更阴柔的郑中基呆了一下就是露出了无比感兴趣的笑容,双眼看着沈重山,兴趣盎然。

    “别动。”沈重山感觉到了许卿在怀里的挣扎,皱着眉头压低声音在许卿耳边说。

    而耳边吹来的沈重山的气息,加上自己浑身都被沈重山给搂着,许卿整个人都要炸毛了。

    这是她这辈子除了那天晚上和沈重山荒唐的经历之外从未有过的经历,那天晚上是意识不清,但是现在不同,现在她清清醒醒地站在自己办公室的会客室里面对管风行和郑中基两个人,在这两个人的眼皮子底下和一个男人搂搂抱抱,这种感觉让许卿精明的大脑都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而沈重山在许卿耳边说话的动作显然彻底地激怒了管风行,他完全无法忍受这种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行为,特别是这个当事人还是自己苦苦地追求了数年之久却连小手都没有拉到过一次的许卿!

    自己的女神,如今却俨然被另一个男人抱在怀里,这种刺激让管风行这么骄傲的人哪里还能忍受的下去。

    “放开你的手!”管风行的眼神冰冷,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

    “我抱我的女朋友管你屁事。”沈重山冷嘲热讽地说。

    管风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他觉得自己的内心被一把给揪住了,这种极度不爽的感觉让他眼睛发红,“许卿,他不过是一个司机而已,就算是你为了刺激我,但那是我们的事情,你居然会愿意让这么一个肮脏下作的人抱着!?”

    原本还一脸纠结郁闷的许卿闻言却皱起眉头,不客气地反驳道:“什么叫做一个司机而已?什么叫做肮脏下作?管风行你以为你高贵的了多少?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这种好像全世界都必须围绕着你转的自私,如果你不是姓管,不是出身在管家,你以为你比别人高贵的了多少?”

    沈重山闻言一脸的赞同,他觉得许总的这番话实在是太给力了,文化人就是文化人,一番话说的字字珠玑,句句在理。

    管风行怒哼一声,咬牙说:“这些假设都不存在,我是管风行,而他,不过是一个下贱的司机而已!”

    许卿脸色气的发白,她回头狠狠地瞪了沈重山一眼,意思是你就不知道说句话反驳一下?

    许总有指示,沈重山立刻心领神会地接收到了,他给了许卿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趾高气昂地看着管风行,那架势好像他才是高高在上的大少爷,而管风行不过是一个可怜虫而已,沈重山气沉丹田,用振聋发聩的声音说:“我就是一个司机咋了?我就是能抱着她咋了?再瞎比比我亲给你看信不信?”

    许卿第一时间撇过头去,强忍着扶额呻吟的冲动,这个家伙,太丢脸了。

    而这一次气得脸色发白的则换成了管风行。

    坦白地说,连许卿都不得不承认沈重山这种压根不讲道理的蛮横无赖作风对管风行只要自诩高人一等的所谓精英真的是最好的办法,和他讲道理,他的口才也不差,而和他耍流氓···他一定流氓不过沈重山的。

    许卿无语地发现自己居然在沈重山的身上找到了一个优点,这个无赖的家伙居然是管风行的天敌。

    在气氛僵持的时候,郑中基笑眯眯地站了起来,他拍了拍管风行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即笑着说:“两位的表现实在是精彩,这位朋友让我感觉很有意思。”

    “我对人妖没兴趣。”开了嘴炮的沈重山毫不客气地反驳,与其说对管风行很警惕,不如说沈重山更忌惮的还是一开始就没有怎么说话,但一说话就成功地给了双方一个台阶下来的郑中基,这个阴柔的人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让沈重山不舒服的气息。

    见到沈重山一句话又把郑中基给得罪了,许卿郁闷地叹了一口气,许氏集团是很强,但是再强也不可能到处树敌,在得罪了管风行之后,她不能再把郑中基逼到对面去,于是她从沈重山的怀里出来,对郑中基说:“今天你们过来不是来叙旧的吧?”

    听了沈重山的话,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好像根本没有听到的郑中基微微一笑,对许卿说:“的确,今天上门来是有个大生意想要跟许总一起做的。”

    眼看局势慢慢地变得平缓,从盛怒中平静下来的管风行冷笑,他比别人都了解郑中基,郑中基最无法容忍的就是别人叫他人妖,而沈重山毫无疑问是触犯了他的逆鳞,郑中基这个绵里藏针的家伙报复起来连他都觉得忌惮无比,更何况是一个破保安?

    管风行看着沈重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