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3章 纵身一跃
    加速加速再加速,性能卓越的捷豹在沈重山的手里就好像是神兵利器寻找到了一个绝世的武者,修长的白色车身在黑夜中被拉开一条长长的幻影,而夜晚空旷的道路上,老远就能够听见引擎如同洪荒猛兽一样的轰鸣,人们刚刚抬起头惊讶地朝着声音来的方向看去的时候,一到白色幻影就好像是白驹过隙一样在眼前猛地一闪而过,速度快到了甚至连风都跟不上的地步···它冲过了许久,带起的狂风才呼啸而过。

    “擦,这才多久又有人胆子肥到了敢在街头飙车的地步了!?···我最看不起这样的人了!富二代有什么好炫耀的!”

    有人酸溜溜地叫骂。

    熟练地在车流之中穿梭的沈重山却没有顾虑这么多,这一路过来也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起码两三本驾照是肯定够扣的了,随着时速指针的向上飙升,沈重山的心情却是越来越沉。

    之前许卿的那个电话无比的诡异,只能隐约地听见人说话的声音,而且没有多久就挂断了。

    从勉强采集到只言片语的信息中,沈重山断定许卿必然是出事了。

    这是沈重山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这一路过来几乎没有放松过油门,原本需要三十分钟才能到的路程,今天在十五分钟的时候他就已经出现在许卿的家门口。

    敲开了门,沈重山见到的却是一身睡衣的林墨浓。

    “你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林墨浓惊讶地说。

    “许卿呢?”沈重山问。

    “一个多小时以前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做什么去哪里我也不知道。”林墨浓微微皱眉,忽然她脸色微变,紧张地说:“是不是出事了?”

    林墨浓绝对是一个聪慧的女人,从之前许卿反常的举动,到现在沈重山忽然出现点名到姓地直接找许卿,她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味。

    “你来干什么。”这个声音是李天鹰的,沈重山回过头,看到的是一脸冷峻和厌恶的李天鹰站在身后,他正戒备地看着自己。

    “现在已经很晚了,小姐不会叫你过来,而身为一个司机,小姐不叫你的时候你没有···”李天鹰的话还未说完,沈重山却猛地一步冲到了他的身前,伸手,一把抓住李天鹰的脖子,声音森冷得如同九幽的地下传上来,“告诉我,许卿在哪里?”

    李天鹰脸色大变,他知道沈重山有一身的功夫,但是他从来没有把沈重山放在眼里过,但是今晚沈重山一冲一抓,自己居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制住,这是在之前他绝对没有经历过也没有想象过的恐怖事情。

    “你,你想干什么!!”李天鹰屈辱愤怒地大吼,说着,反手就吵着沈重山门脸一拳打来,妄图通过这种反击逼退沈重山。

    沈重山眼神中的狰狞一闪而过,杀气冲天而起,他另一只手猛地出手扣住了李天鹰的拳头,向上狠狠一掰,只听见喀拉一声脆响,之后就是李天鹰短促的惨叫声,沈重山的手松开,李天鹰的拳头呈现出一种极度扭曲的姿势向上反转,显然这么一下沈重山是把李天鹰的手腕腕骨给拧骨折了。

    同时,沈重山抓着李天鹰脖子的手越收越紧,仔细听的话甚至能够听见脖子和喉咙被强力压迫的那种嘎吱声,“我再问一次,许卿人在哪里!”

    “沈重山,你怀疑是他!?”林墨浓脸色严肃地说。

    在这种时候,林墨浓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第一时间下意识地选择了相信沈重山,而不是接触的更久的李天鹰。

    “他是许卿的保镖,一定有办法知道许卿的下落。李天鹰,我没有太多耐心,别以为我不会杀人。”沈重山冰冷地说。

    李天鹰从沈重山的脸上,分明看到了一种让他不寒而栗的杀气,在这种冰冷得只有亲手杀过人,还是杀过很多人才能够孕育得出来的杀气笼罩下,李天鹰害怕了,有一个声音在他的内心不断告诉他,沈重山真的会杀了他!!

    李天鹰颤抖地用完好的一只手从怀里摸出一个仪器,这个仪器只有巴掌大,正面是一块屏幕,李天鹰按下了其中的一个按钮,然后屏幕点亮,好像是雷达一样的画面,有一个光点在闪烁。

    “在,在清平区···”李天鹰艰难地说。

    噗通,沈重山松开了李天鹰的手,他摔在地上,不断地干呕咳嗽着,手腕的剧痛让他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甚至短暂地祛除了他的痛苦和屈辱。

    而这个时候,沈重山已经抢走了那个仪器回到车上。

    “沈重山,你要去救许卿?可你就一个人···”林墨浓急忙对沈重山说。

    “足够了。”沈重山回答道,说完,车子已经轰鸣而出。

    站在别墅门口,林墨浓这一次已经确定了许卿的的确确是出事了,她的手脚冰冷,不敢想象自己的闺蜜出事之后会引发多么恐怖的后果,但是在情况紧急的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到底是谁胆子这么大下手之类的事情,她现在唯一能祈祷的就是沈重山可以平平安安地把许卿带回来。

    林墨浓冰冷地对李天鹰说:“身为许卿的保镖,你居然在她出事的时候还浑然不觉,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许卿的父亲是什么脾气性格你最清楚,要是许卿出事了,绝对有一大批人要陪葬,而你绝对是首当其冲的一个!如果你还有一点身为保镖的责任心,就立刻跟上去!”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脸色惨白,但是李天鹰却没有吭一声,死死地咬牙闷哼忍着剧烈的痛苦,他踉跄着走向了属于他的车,他要跟上去!

    弯道处,引擎的咆哮从另一头冲来,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听,那咆哮声却已经冲到了眼前,一声尖锐道了极点的刹车声,之后就是轮胎摩擦地面的吱吱声,捷豹如同从黑夜中冲出的幽冥豹子,带着无比的霸气与无与伦比的优雅完美地飘逸过弯。

    快快快,还要更快!

    眼看着时速已经超过了150公里,但是沈重山却依然没有放松油门。

    漂亮的红色尾灯在黑夜之中成了鬼火,飘忽不定,只是眨眼的功夫它出现在眼前,再一个眨眼,它已经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

    主干道上,车流密密麻麻,在沪市,二十四点之前是绝对不可能有所谓的交通空档期的,任何地方都是车,都是人,所有的司机都小心翼翼地在自己的道上驾驶,深怕刮蹭到了别的车。

    而就是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捷豹蛮横得如同冲进了羊群的豹子,它横冲直撞,在任何有可能的缝隙里穿插而过,在没有缝隙的地方,它依然不曾减速,直接冲过来,逼得周围的车子不得不让开一条路。

    于是,整条路上喇叭声和叫骂声以及刹车声成了交响曲。

    而捷豹却浑然不觉,留下两盏飘逸的尾灯之后潇洒神地出鬼没消失在远处。

    但是这种凶狠的冲劲很快就停止了。

    在跨江三桥上,十分钟之前因为有人爬上了桥顶缆索要跳江而不得不被交通管制,警察和医护人员不断地在桥下劝解那在缆索上要自杀的人下来,而下面整个桥面都被封道,所有的车辆都排起了长龙。

    所有人都下来好奇地观望,人们议论纷纷,有些人幸灾乐祸,有些人甚至在起哄让那个人跳下来。

    总之,这里的交通瘫痪了。

    面对这种情况,即便是沈重山都没有办法冲过去。

    他打开车门下了车,看了一眼身前身后刺眼的汽车灯光,现在捷豹已经被卡在了车流当中,完全进退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嘎吱一声停下来,成了排队车流的一员,车门打开,左手捂着受伤右手的李天鹰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急促地对沈重山说:“这条路过不去了,我的车还能退出来,你开我的车去,绕跨江二桥,只是路程要增加二十分钟左右。”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沈重山凝声问。

    “别的办法?”李天鹰看了一眼漆黑的江面,苦笑说:“否则你能飞过去,或者···跳下去。”

    “那就跳下去!”沈重山沉声说。

    李天鹰瞠目结舌地看着沈重山走到了护栏边,他急声说:“你疯了!现在是涨潮期,这里距离江面的高度有三十米,你要游过整整一条黄浦江,你这么跳下去就是找死!”

    沈重山没有回答,脱掉了外衣丢给李天鹰,说:“我不能再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人死。”

    话落地,沈重山深吸一口气,手撑着护栏跳了上来,站在护栏上,他迎着狂猛的江风,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睁开眼睛,这双眼内,有着无比的坚决和果敢,仿佛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事情能阻挡他。

    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了他,无数人都在惊呼:“我的天,又有一个要跳江自杀的!”

    就在这个时候,沈重山猛地纵身一跃,他的身体如同一尾锦鲤,带着这一生所有的灵气,冲入了黑暗的黄浦江中。

    人们的惊呼声,警车的警鸣声,汽车的刹车声,一切的一切,被狂猛的风声撕碎在耳边,一朵水花溅起,三十米高空,纵身一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