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34章 暴怒的沈重山
    黑暗中,芦苇荡随着江风不断地摆动着,浑浊的江水随着潮汐一阵一阵地拍打着岸边。

    在这静谧无声的岸边滩涂上,忽然一只手从江水中伸了出来,黑暗中一把抓住了结实的芦苇,而后就是整个人狼狈无比地从黄浦江中爬了出来。

    沈重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上江水滴落下来,一张嘴吐出了大口的江水和淤泥,这一块的滩涂因为长年被江水浸泡早就已经变成了一片沼泽地,而涨潮期的江水淹没了一大片滩涂,之前他差点陷到了江水下的淤泥中出不来。

    喘了几口气,抬起头认准了方向,猛地蹿出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别墅中。

    郑中基站了起来,对管风行说:“既然我们谁都说服不了谁,那么就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今晚你是新郎,好好地享受你接下来的时间吧。”

    说着,郑中基带着暧昧的笑容拍了拍管风行的肩膀,哈哈笑着离开。

    管风行坐在沙发上良久,忽然起身走入了房间里。

    房间很大,装修很豪华也很温馨,特别是此时整个房间都被铺满了玫瑰花瓣,暗色调的昏黄灯朦朦胧胧,而在满是玫瑰花瓣的床上,许卿则安静得如同睡着了一样躺着。

    安静,安详。

    管风行走到了床边,看着许卿呢喃着说:“虽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但是我还是希望给你一个完美的第一次,这个房间是我为你准备的,你一定会喜欢的,希望你不要怪我,因为我也没有办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离开我···”

    看着躺在床上的许卿,那美到惊心动魄的身材,完美的容颜,管风行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而此时,别墅门外两个男人正在一起抽烟。

    一个男人点燃了烟,回头看了一眼别墅的方向,嘿嘿笑道:“真是羡慕管少啊,许卿这样的女人要是能睡一晚上就是马上去死了都心甘情愿。”

    “少他妈放屁。”另一个男人笑骂道:“这话要是给管少听见了,你就回去洗干净了脖子等着死吧。”

    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话犯了忌讳,男人嘿嘿笑道:“我这不就是冲着我们哥俩关系好,开个玩笑嘛。”

    “有些玩笑话也不能随便乱开的,我听见是没关系,要是给别人听见了,保不准这话就传到了管少耳朵里。”男人说道。

    刚说完,他忽然转头惊喝道:“什么人!”

    不远处街道拐角的尽头,一个男人从黑暗中冲了出来。

    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刚才他好像还在转角的那头,现在却已经冲到了两个男人的眼前。

    “你要干什么!!!”那男人嘴里叼着烟,因为巨大的惊恐,眼神里弥漫出无尽的恐惧,嘴里只来得及喊出这么一句,一只拳头就已经猛地砸到了他的脑门上。

    砰!

    四分五裂。

    被一拳爆头的男人剩下了一个无头的尸体缓缓地倒下,鲜血,流淌了一地。

    更多的鲜血因为高速强力冲击的缘故,炸成了一团血雾,慢慢地随着空气弥散开来。

    此时,沈重山转头看着另一个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的男人。

    男人嘴里叼着的烟缓缓地掉落在地上,他的脸上粘着一块红白之物,这是前一秒还在和他谈笑风生的同伴的脑浆,这块脑浆还温热着,缓缓地在他的脸上蠕动着,散发出一股子温热的热气,星星点点的血斑溅在他的脸上,身上,浓郁的血腥味让他整个人都成了木头。

    一直到沈重山的目光望来,这个男人张开了嘴巴想要尖叫,但是沈重山捏在他脖子上的手却让他的这个想法落空。

    “许卿,是不是在里面。”沈重山沙哑着声音说,慢慢地把男人提了起来。

    被沈重山单手抓着脖子提起地面的男人不断地挣扎着,他的双脚乱踢,双手死死地扣着沈重山的手指企图掰开来,但是在沈重山钢铁一般的钳锁下,他的一切挣扎那么的无力和苍白。

    “是,是的···呃···呃··放开我···”男人艰难地说出一句话。

    在他这句话落地的一瞬间,嘎嘣一声,被捏碎了脖子的他脑袋一歪,死了。

    丢掉了这个男人破布一样的尸体,沈重山抬起头看着从别墅内冲出来的五六个男人,嘴角缓缓地勾起了一抹嗜血如杀神一般的弧度。

    好久好久,没有能这样愉快地杀人了啊,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面对冲来的人群,沈重山矮身撞进了首当其冲的一人胸怀,耳边响起了这个男人肋骨如同被掰断的妙脆角一样的清脆响声,沈重山转身反手扣住了他的脖子,在第一时间捏碎了他的颈椎骨之后一把举起了他的身体,朝着人群砸去。

    人仰马翻。

    猛地转身,让过了身后砍杀过来偷袭的一把长刀,沈重山伸手抓住了这把刀的刀背,在那偷袭者惊恐的目光中,沈重山抽走了他手里的长刀,反手刀光一闪。

    男人瞪大了逐渐变得无神的眼睛,捂着喉咙的一道红线,他缓缓地倒下,意识一片模糊陷入永恒黑暗。

    片刻之后,沈重山站在一片血泊之中,手中的长刀指向地面,浓稠的殷红血液缓缓地一滴一滴滴落在地面的血泊中。

    男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门口,没有一个活口!

    沈重山抬起步子踩在血泊中,走进了别墅的大门。

    房间里,管风行缓缓地喝下了一口红酒,他眼神炙热地看着许卿,脚边是三四个空酒瓶子,他用酒精灌醉了自己,酒壮人胆,在酒精的刺激下,管风行浑身都轻飘飘的,这一瞬间看着眼前的许卿,他呼吸灼热,他忘记了许阎王的恐怖,忘记了许氏集团的威势,他的脑海里只有许卿的一颦一笑,他忽然想起了之前许卿对自己厌恶无比的眼神,恨不得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不认识过一样的淡漠。

    他忽然被一股无法言语的愤怒冲上了头脑,他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抓起了手边的一粒药丸,走到了许卿的身边就塞了进去,呼吸急促,就在管风行要脱衣服扑上去的时候···

    砰!!!

    房间的门被整个踹得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块块不过巴掌大的木头碎片炸满了整个房间。

    浑身浴血的沈重山站在门口,双眼冰冷,脸上带着还没有干涸的血迹混合着水渍,让他看起来好像是地狱来的杀神,无比的恐怖。

    管风行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门口的沈重山,呆滞了良久,他忽然惊声尖叫:“是你!又是你!为什么又是你!!!”

    管风行绝对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能够见到沈重山,忽然,管风行想到了一个恐怖的可能性,沈重山能够到房间里来,是不是代表着自己的那些保镖···

    沈重山看都没有看管风行一眼,他大步走到了床边,看着许卿身上没有什么伤痕,气息也还算是平稳,更没有受到欺负的景象,终于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从接到电话到赶到安澜园再到从跨江三桥上跳下,一直到来到了这里,沈重山不过用了四十分钟而已。

    这四十分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但是已经足够杀很多次人,已经足够做很多次禽兽不如的事情。而这一口气,也代表了沈重山在这四十分钟来终于放松了心。

    “看在许卿没有受到伤害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比较痛快一些的死法。”沈重山抬起头终于正眼看向了管风行,他咧开嘴露出了冰冷的笑容,说道。

    管风行惊怒地后退,说:“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我是管家的大少爷,你现在马上滚我可以把跟你的恩怨一笔勾销,但是如果你要是对我做什么的话,管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在沪市,管家的能量比你想象的要强大很多,你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面对管风行底气严重不足的威胁,沈重山全部当成了耳边风,他绕过床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管风行的面前,轻笑着说:“我很喜欢看我的敌人露出这种惊慌失措的表情,你们恐惧,害怕,你们不想死,因为你们的生活比绝大多数人都好,越是活得好,就越是舍不得死,但是偏偏的,你们又喜欢做作死的事情,这真的很让我为难啊···”

    沈重山一边说,一把抓住了管风行的衣领,把他如同拖一条死狗一样拖到了窗户边,然后沈重山就这么摁着管风行的脑袋一头撞在了玻璃上。

    哗啦。

    玻璃碎裂成无数的碎片散落,夜风灌了进来,大风让管风行连话都说不出来,巨大的惊恐下他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声音求救,而被鲜血模糊的双眼看到的却是在楼下,自己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的手下的尸体。

    这一次,管风行是真的害怕了。

    他真正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是这么近,这么迫切,好像死神的镰刀就比在了他的脖子上,只要轻轻地那么一划,他这美好的一生就完了。

    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不,不要,沈重山,你放过我,不要杀了我,我什么都没有对许卿做,她还是好好的,我连碰都没有碰她一下,你不要杀了我!”管风行哭喊着求饶,这种时候,什么尊严,什么高人一等,在生命的威胁下全部成了可以丢弃的废纸。

    似乎是他的求饶起到了作用,沈重山又把他抓回到了房间里。

    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管风行眼神里充满了死里逃生的庆幸。

    “别开心的太早,我只是不想让你那么简单地就死了,我们还要慢慢地玩下去不是吗?折磨人让他在求死不能的痛苦中死去可是我的拿手好戏,你的运气不错,我已经很久没有表演了。”沈重山蹲在管风行的身边,轻轻地笑着说,笑容残酷而狰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