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4章 被抓奸在床了
    沈重山是有苦自知,从刚开始的兴奋和激动之后,他现在快要被···闷死了。

    为了保暖,这病房里的被子看起来很薄,但却是不透气密封性很好的,而沈重山躺在里头只感觉氧气越来越少,要不是他身体素质还行的话,早就翻起白眼了。

    偷偷摸摸地把被子掀开了一个角,新鲜空气涌了进来,沈重山感觉好像重新找到了生命一样。

    而这么一来,生命威胁接触了,沈重山顿时有了其他的心思。

    这种时候,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碰碰摸摸是难免的吧?

    把爪子悄悄地放在了许卿的大腿上,沈重山很理所当然地这么想。

    这也是许卿脸色变化的由来,要死的是,她甚至感觉到了沈重山又开始不满足仅仅放在上面了,那双狗爪子好像在自己的大腿上不断地移动。

    那种又痒又酥酥麻麻的感觉是许卿从未有过的体验,可怜总共就两次那什么的经历,还全都是跟沈重山在神智不清的时候发生的,所以在清醒的状态下,这绝对是许卿破天荒头一糟的经历。

    身体颤栗般地轻轻颤抖着,许卿低着头不敢让人看出自己的表情异样,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上温度在逐渐地上升。

    要死啊···许卿死死地夹紧了双腿,把沈重山的狗爪子给夹住不让他乱动,总算感觉好一些的许卿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小卿,怎么总感觉你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许卿妈妈疑惑地看着许卿,问道。

    许卿慌忙摇头说:“没有,就是刚才头晕了一下,妈,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先休息一会···”

    听见许卿这么说,许卿妈妈皱眉说:“要不我在这里照顾你。”

    “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就是睡一觉就好了,门外也有护士二十四小时在守着,没事情的。”许卿无奈地说。

    见许卿这么说,许卿妈妈这才稍微放心一些,说:“那好,我明天再过来,你先休息。”

    林墨浓起身说:“菜菜,走拉,我们也一起回去。”

    菜菜不乐意地说:“我想多陪一会姐姐呢。”

    “不行,你明天还要去学校!”许卿板着脸说。

    菜菜这才哼哼唧唧地起身张开双手让林墨浓抱起来,临走了在门口还对许卿使劲地挥手说:“姐姐再见,大哥哥再见!”

    屋子里刚送出来半口气的许卿石化。

    被窝里头正一脸爽歪歪的沈重山石化。

    林墨浓的脚步踉跄了一下,然后赶紧抱着菜菜落荒而逃。

    走在前面的许卿妈妈扭头看着一脸古怪的林墨浓说:“你怎么也怪怪的?”

    “没什么,就是和小卿打了个招呼。”林墨浓尴尬地说,见到许卿妈妈似乎没有什么疑心也没有听见之前菜菜的那句话,她这才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病房里。

    从石化状态解除的许卿一把掀开了被子,就在她咬牙切齿的时候,眼前黑影一闪,却见到沈重山居然已经跑到了病房的角落。

    “这个,误会,只是误会···我也没有想到会被菜菜发现啊···”沈重山干笑着说。

    许卿从病床上下来,整个人散发着无比恐怖强大的气势,她的双眼就好像红色灯泡一样散发出喷薄的怒火,“死流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要跟你拼命!!”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沈重山仔细地回味了一下,然后在许卿的粉拳乱脚中惨叫道:“不带你这么耍赖的啊!”

    呲牙咧嘴的沈重山连滚带爬地从病房里跑出来,抓着门把手,沈重山刚回头打算说句什么,就见到许卿拿着一个超大号的苹果砸了过来,沈重山脸色一变赶紧带上了房门,碰的一声闷响,沈重山好像都看见了那个可怜的苹果四分五裂变成一团水果泥落在地上的场景。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又呲牙咧嘴地揉了揉肩膀上被许卿拧过的软肉,沈重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冤枉了,好心好意来看望她还送好吃的来,居然这么对待自己。

    一转头,沈重山却在走廊的尽头看见了亭亭玉立的林墨浓。

    一头青丝披散而下,一身黑色的长裙,很淑女复古风的那种,除此之外没有过多的点缀,但是却呈现出一种让人惊叹的美丽。

    玲珑的身段,精致细腻的五官,白皙得如同鹅脂一样吹弹可破的肌肤,沈重山忽然发现林墨浓能做大明星是有道理的,都漂亮成这样了,演技什么的也都不需要了吧?一张脸就足够迷倒很多人了。

    走到沈重山面前,林墨浓微微皱眉说:“我就知道你刚才躲在里面,不过我看过了,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的,你躲在被窝里?”

    “你怎么还没走?菜菜呢?”沈重山严肃地问。

    “我先问你的。”林墨浓撇撇嘴说。

    “···没错。”沈重山垂头丧气地承认,转移话题什么的,果然不好用,特别是对林墨浓这样的女人。

    “你们俩真是,胆子大的可以。”一想到之前差点被许卿妈妈发现,林墨浓就一阵摇头,连她都不敢想象要是让许卿妈妈知道了自己宝贝女儿的被窝里藏着一个男人···那画面太美了,想想都醉得不行。

    耸耸肩,沈重山说:“这不是完全没想到你们会来,情急之下只好做出这么一个选择了,而且这不是没有被发现嘛。”

    林墨浓默然无语。

    “一起去外面吃个饭吧。”沈重山忽然热情地邀请道。

    “这算是约会的邀请吗?”林墨浓稍微错愕之后就好笑地说。

    “当然算了!”沈重山挺起胸膛,说。

    “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勉强答应你,你要带我去吃什么?”林墨浓好奇地问。

    “吃饱的,吃爽的,而且还一定是你没有吃过的。”沈重山神秘地说。

    听沈重山这么说,本还不觉得什么的林墨浓忽然好奇起来了。

    二十分钟后,林墨浓气鼓鼓地看着眼前的地摊,居然无言以对。

    这是一条小吃街,就在医院的附近,大型医院啊,大学城啊,类似小吃街这样的地方生存能力简直惊人,而附近的这小吃街显然是其中的佼佼者,人头攒动,到处都是点着小灯泡的小吃店,或者一些三轮车几张桌子椅子拼凑起来的一个摊位。

    中间一条过道,人来人往,很多人手里头端着嘴里吃着,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不过,林墨浓却对此感觉很不习惯。

    出入的都是上档次的星级酒店或者就在家里,林墨浓什么时候来过这么草根的地方,别说真正的来,就是想象都没有想象过。

    “这就是你所说的吃得饱的又吃的爽的?”林墨浓看着沈重山坐在一张桌边,无语地说。

    没吃过是肯定的,但是吃得饱还吃的爽,林墨浓对此抱以极大的怀疑。

    “放心,我推荐的很定会让你很满意,我还能坑你吗?别看这种地方很草根很不上档次,但是不要看表面,任何阳春白雪的东西都是从这些草根又下里巴人的东西里面脱胎出来的,这里的东西也是,看起来真不怎么样,但吃出了味道你就舍不得走了。”沈重山抬起头笑眯眯地对林墨浓说。

    见到沈重山这么说,林墨浓想了想也是,人家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了,自己要是扭头就走显得多不地道多没教养啊?而且这些地摊还真的是没有吃过的,就当是尝尝鲜也行。

    这么想着的林墨浓坐在了沈重山的对面,想了想,她又找了一副很夸张的眼镜带上,然后把头发拨弄了一下,原本一头雍容温婉充满女人风情的小波浪卷被披散到了胸前,看起来虽然没什么大的改动,但是如果不可以地去盯着看的话,已经没有人会认为她是一个火爆了国内的超级明星了。

    见到有客人上门,老板显得很热情,跑过来一脸憨厚地问点什么。

    沈重山要了一些寻常的烧烤,叫了两瓶喜力,又来了两碗螺蛳粉,最后叫了一笼小笼包。

    虽然人多,但是沈重山这边上菜的速度一点都不慢,兴许是因为有个大美女在的缘故,老板跑这跑的特别勤快,沈重山都明明眼尖地看见他把小笼包和螺蛳粉都准备好了,但却偏偏要分开拿过来。

    眼看着菜都上完了,老板还是舔着笑脸端了一盘花生米过来,只是刚放下就被他老婆拧着耳朵带走了。

    林墨浓看的咯咯直笑。

    吃着免费送的花生米,沈重山喝了一口酒,拿了一串烤鸡心递给林墨浓说:“尝尝?”

    林墨浓伸手接过了烤鸡心,犹豫了一下,张开小嘴吃了一个。

    慢慢地咀嚼着,传说中多好吃的感觉是没有,但是也绝不难吃,味道很足,有很强的孜然味。

    “好吃吗?”沈重山问。

    林墨浓点点头,说:“不难吃。”

    听着林墨浓的这个回答,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把一碗螺蛳粉递了过去,然后拿了一双一次性的筷子给她。

    兴许是之前那一串烤鸡心给她带来了信心,这一次林墨浓没有犹豫直接就吃了一口。

    可是刚吃到嘴里,林墨浓就被辣得说不出话来。

    “好辣好辣!”林墨浓哭丧着脸说。

    沈重山哈哈大笑着送出了自己的啤酒。

    林墨浓想也没想仰头就喝了一大口,冰镇过后的啤酒充满了刺激的口感,喝下去之后只感觉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爽透了,林墨浓刚一脸惊喜地放下了酒杯,却见到沈重山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发呆,而这个时候林墨浓猛地想起来,这杯子就是沈重山自己刚喝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