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6章 下次约会你肯定不来了
    从张少变得惨绿惨绿的脸色完全能够体会到此时此刻恐怕他的心也跟着挡风玻璃一起碎成渣了。

    整个场面都被一个啤酒瓶hOLd住了,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看着那粉身碎骨和触目惊心地裂开一片龟裂纹的挡风玻璃,咽了一口唾沫,感觉眼前这画面有些美。

    而经过了短暂的震惊之后,张少就好像是闷了十多分钟的高压锅拔掉了气栓一样猛地爆发了。

    “谁!他妈的是谁!?是谁砸了老子的车!?”张少飙得有些变形的声音听起来很狰狞,就像是一个疯子的嘶吼,让人汗毛都竖了起来。

    死死地盯着沈重山,张少分明已经知道了那个瓶子就是沈重山砸的,“王八蛋,你敢砸我的车!?”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少的心都在滴血,这车可是他新买的啊!就算是有钱都不是这么糟蹋的,为了这辆车他不知道在家里软磨硬泡了多久,这才开上没几天,都还没有首保都还没有来得及过磨合期就让人一个大耳刮子给煽得支离破碎了,张少能不疯已经算是意志力惊人了。

    沈重山皱着眉头不满地说:“的确是我砸的,但是你怎么能骂人呢?”

    张少气得笑了出来,“他妈的,你能砸我车就不能让我骂你了!?”

    “我明明是一个人,你骂我是王八蛋当然是不对的,因为你从基因上就否定了我,但是我砸了你的车,那不还是你的车吗?起码车没有变对不对?所以你对我造成的伤害更大一些。”沈重山严肃地说。

    张少咧开嘴呵呵呵笑了几声,他尖叫道:“臭小子,你砸我车,我就砸了你的人!”

    他说话之间,那一桌子的男人都站了起来,神色不善地看着沈重山。

    沈重山立马警惕地站起来争锋相对地说:“你们想要干什么?打架?我警告你们,这里可是闹市区,警察很快就会来的。”

    “少他妈的废话!兄弟们,干他!”张少气的要疯了,他一想到自己爱车的惨状就恨不得杀人,话落地,他捡起了地上的一张凳子就朝着沈重山冲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的,那群男人拿啤酒瓶的拿啤酒瓶,拿棍子的拿棍子,全部朝着沈重山围了过来,场面一下子变得失控。

    在混乱中,林墨浓眼见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脸色肃穆地刚要拿出手机来求救,但是却被沈重山一把给拉起来拦在了身后。

    一脚踢翻了桌子,整个巨大的桌面朝着一群男人横飞过去,那塑料的桌面看起来没什么力道,但是冲撞到人身上却让人感受到一股完全不可匹敌的巨大力道冲了过来,那感觉就好像是被一头大象给迎面撞上了一样。

    前一秒还气势汹汹的一群人立刻变得人仰马翻。

    啤酒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餐具被打翻,汤汤水水到处都是,整条街都变得混乱了起来。

    麻子脸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胸口火辣辣的疼也刺激到了他的凶性,一双盯着沈重山的三角眼中凶光闪烁,他想也不想从怀里抽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就朝着沈重山冲了过来,那明晃晃的刀尖赫然是朝着沈重山的胸口扎来的。

    混乱之中,人群都在挤着人群,里头的人想逃出去,外面的人不明就里挤进来想要看热闹,于是乱成了一锅粥的现场完全无法分辨一个挤在人群里冲过来的麻子脸。

    一直到麻子脸冲到了沈重山身边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已经万无一失了,阴狠地笑了笑,朝着沈重山刺出了手中的匕首。

    只是这匕首刚伸出去就被沈重山的手给抓住了手腕。

    脸色僵硬地抬起头看着沈重山似笑非笑的表情,麻子脸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莫名地升起了一股子巨大的恐慌,这种恐慌就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随时随地都能要了他的命一样扼住了他的喉咙。

    麻子脸后悔了。

    但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好吃的。

    沈重山的手逐渐地用力,麻子脸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而沈重山的手还在用力,麻子脸抓着匕首的手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力量,手掌猛地摊开,匕首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麻子脸满头大汗地跪在沈重山的面前,张开嘴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

    而这个时候,举着凳子的张少才堪堪地冲到了沈重山的面前。

    ···这个时候的张少很尴尬。

    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兄们”会这么战五渣,弱到了仅仅他冲过来这么几秒钟的功夫就全部被解决了,被解决了不说,麻子脸还一脸痛苦地跪在了敌人的面前,这让张少浑身上下的底气全都跑了个干干净净,所以他现在很尴尬,举过了头顶的这张椅子到底砸不砸?

    砸,他觉得自己连麻子脸都打不过,更别说一下子就解决了所有人的沈重山了。

    不砸,自己的车已经面目全非了,刚狠话也已经放了,甚至现在自己都已经搬着椅子冲过来了···不砸的话,再举着椅子跑回去么?脸还要不要了?这大世界以后还怎么闯?

    张少陷入了空前的纠结之中,他脸色僵硬又惊恐地瞪着沈重山,配合着他把凳子高举过头砸也不是不砸也不是的动作,看起来居然带了一些诡异的喜感。

    沈重山抬起头看了表情僵硬的张少一眼,然后当着他的面在他惊恐的眼神中一巴掌拍在麻子脸的脑袋上。

    也不见到怎么用力,那麻子脸惨叫了一声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看那架势,好像拍在他脑袋上的不是一巴掌,而是一把大锤一样。

    张少是真的害怕了,他两条腿都在打着哆嗦,眼神不断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麻子脸,他甚至在想这么一下是不是闹出人命来了。

    “放心,他没死。我可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会杀人呢?”沈重山好像知道张少心里在想什么,他笑眯眯地对张少招了招手。

    张少哆哆嗦嗦地走上来,那表情吓得都快哭了。

    两人距离很近,不过两米远,他到是想跑,但是周围到处都是推搡着的人群,他就是跑都跑不掉,所以张少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伸出手拿下了张少的椅子放在自己屁股底下坐着,沈重山和颜悦色地说:“大家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你看为什么要动刀子呢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对!”张少一听事情好像还有余地,连忙小鸡啄米一样地点头。

    指了指不远处那辆凄惨的卡宴,沈重山说:“那车是怎么回事啊?挡风玻璃怎么成了这样?这是肯定不能开了,你要小心一些啊,现在路上的环境不太好,说不定路边飞个石子来就把窗户给崩了,还好你人没事,对不对?”

    张少愣了一下,但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他哪里还能不明白沈重山的意思?咧着嘴哭丧了一下,张少哽咽着说:“是是,大哥你说的是,是我太不小心了,让石头给崩了挡风玻璃。”

    满意地拍了拍张少的肩膀,沈重山又指了指倒在身边的几个男人,说:“那他们···?”

    “他们都喝多,醉倒在这了,一定是这样的!”既然没节操了第一次,那么第二次也不是那么痛苦了,福至心灵的张少甚至不用沈重山帮着找理由了。

    赞叹地看着眼前的张少,沈重山觉得有文化的人就是好,连反应都快多了不是?之前教训的几次小混混,一个比一个笨,眼前这个张少就不同了嘛,一看就知道是个明白人,完全不需要自己花费心力去点拨。

    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警车的鸣叫声,眼前的张少眼神却忽然闪烁了起来。

    警察来了,要是自己···张少心思转动着,他下意识地看了沈重山一眼,却见到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立刻吓得一个哆嗦,深深地低下了头。

    “身份证拿出来。”沈重山说。

    “?”张少疑惑地看着沈重山,但是在后者的凝视下,他没有敢犹豫,依然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

    “张宫?好名字啊。”沈重山说着在张宫惊怒不已的眼神中把身份证给拍了下来,完了还拍了一张卡宴车牌的照片,这才满意地把身份证还给张宫,说:“这不是留个念想吗?万一要是你的车挡风玻璃不是石子崩的,万一这些人不是喝多了醉倒的,我肯定会来问你真正的原因是什么的,咱们下次见。”

    听着越来越近的警车声,沈重山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拉着林墨浓就走了。

    脸色铁青地看着沈重山的背影,张宫心中怒气难平,有心想要报复但是却想到之前沈重山的手段···别说一个自己,就是十个绑起来都不是对手啊!这口气,也只能先咬牙忍了!

    一直拉着林墨浓跑出了混乱不堪的人群,两个人这才停下来。

    “真不好意思,难得带你来吃个饭,居然还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哎,下次邀请你肯定不会跟我出来了。”沈重山愁眉苦脸地说。

    “如果有空的话我还是会来的。”因为激烈的运动而显得脸颊微红的林墨浓此时美艳不可方物,她的话还未来得及让沈重山开心起来,就听见她又说:“不过你要是再故意抓着我的手不放的话,我可改变注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