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49章 你果然故意占我便宜
    眼睁睁地看着沈重山居然真的把双手朝着自己的裙子伸过来,林墨浓吓得啊了一声,赶紧按住了自己的裙子,瞪着沈重山气道:“你占我便宜!”

    失望地看着被按住的裙子,沈重山义愤填膺地说:“我是为了治疗你!什么占便宜不占便宜的!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快点,乖,把丝袜脱了。”

    林墨浓咬着嘴唇面红如血地说:“不,我总觉得你像是故意的···”

    “···你扭到脚也能把这个锅甩到我头上来?”沈重山无语地说。

    “···”林墨浓撇过头去,这个家伙太可恶了,怎么又把自己的糗事重提。

    见着林墨浓不配合,沈重山重新用手掌拖着林墨浓的小腿,说:“那我撕开了啊。”

    林墨浓一惊,还未来得及说话,只见到沈重山的手指忽然划过了自己脚背的丝袜上。

    撕拉。

    甚至都不见沈重山怎么用力,那丝袜就被撕开了,露出了林墨浓光洁白皙的小腿在灯光下。

    “呀!”说实话,林墨浓也不是那种除了手和脸之外什么都不能漏的女人,这是现代,又不是什么古时候,但是此时此景下,沈重山粗暴地撕开了自己的丝袜让林墨浓感觉太不像是那么一回事了,更重要的是沈重山的手掌一直拖着自己的小腿肚子,那上头传来灼灼的热力让林墨浓浑身都不自在,酥酥麻麻的,浑身都好像提不起力气。

    撕开了丝袜,露出了林墨浓的左脚,整个脚粉嫩可爱,都说再漂亮的女人脚趾都是最大的软肋,基本上不会好看到哪里去,但是这一点在林墨浓的身上却并没有出现,五个脚趾头因为紧张而勾在一起,白皙的脚面没有任何瑕疵,只是这么看着,就好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容不得亵渎。

    只是这只莹润可爱的脚踝处,却红肿了一片。

    三分之一巴掌大的红斑晕开,最中间是一块小小的红肿凸起,沈重山的首长包裹住了林墨浓的足跟,然后手指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那一块红肿起来的地方。

    “疼。”林墨浓皱着眉头喊道,在沈重山手心的脚也下意识地抽了抽。

    “忍着点。”沈重山说着,握着林墨浓足跟的手掌合拢,轻轻地在那红肿的地方揉搓着。

    林墨浓疼得冷汗都出来了。

    “还好没有伤到骨头,只是筋伤到了一些,血管淤塞,疏通开了就好。”沈重山松了一口气说。

    林墨浓咬着嘴唇儿没吭声,只是觉得疼得不行,她负气道:“你就不能轻点??”

    “这是给你活血化瘀呢,你当是按摩还是**?”沈重山没好气地说,低头看着那红肿处,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力道和角度。

    “···”**!调你个大头鬼啊!!林墨浓气坏了。

    月光下,安静的街道边,女人坐在长椅上,男人半蹲在她的身前,双手捧着她的玉足轻轻地揉捏着,不时地传来女人不满的娇蛮声,渐渐地,月光移动,两人在地上的影子也被拉得长长的,最终融合到了一起。

    按揉十多分钟之后,沈重山终于松开了手,而林墨浓也神奇地发现自己的脚不是那么疼了,红肿的地方也消下去了,她惊叹地看着沈重山说:“你会医术?”

    “以前跟着别人学的,跌打损伤之类的事情经常发生,所以自己也懂一点,现在问题是不大了,回去再上一点跌打酒之类的,好好地保养一段时间就恢复了。”沈重山对自己的成果也十分的满意,说道。

    眼看自己感觉不疼了,林墨浓喜笑颜开地就要下地,但是却被沈重山制止了,“现在还不能下地,你的伤处还很脆弱,要是在二次伤害的话就指不准会发生什么更严重的事情了,万一瘸了怎么办??”

    听见沈重山又用瘸了来吓唬自己,林墨浓紧张无比。

    “我背你回去吧。”沈重山叹了一口气,一副也只能辛苦我了的表情说。

    “要不,叫一辆出租车吧。”林墨浓提议道,一想到自己要给沈重山背回去,她还是很不适应的。

    “这黑灯瞎火的又是偏僻的巷子,哪个出租车会来这啊。”沈重山摇头说。

    林墨浓犹豫了一会,但是看着沈重山都已经转身背对着自己了,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更何况别人都不嫌幸苦答应背自己回去了,自己怎么还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

    于是林墨浓乖乖地趴到了沈重山的后背上。

    双手抱着林墨浓的大腿,沈重山站了起来。

    林墨浓面红如血,她感觉到沈重山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大腿根部,都快要摸到臀部了,这让林墨浓感觉十分的不自在。

    这样的接触,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除了小时候给爸爸背,这还是她长大第一次给别人背着。

    趴在沈重山的后背,感受到沈重山随着走动而产生的晃动,林墨浓不知道怎么的,感觉羞涩又紧张,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刺激。

    而沈重山···感觉自己后背都被一团软绵绵的芬芳给包裹了,林墨浓的长发在自己脸颊边晃动着,还能感受到佳人有些小紧张的喘息声,胸口的高耸挤在自己后背上,无比的柔软和舒服,每次晃动都能够感受到那惊心动魄的弹性,双手处入手的是一个女人无与伦比的弹性和温润,至于林墨浓的重量···这种时候这完全不算是负担啊!

    在沈重山爽得眯起眼睛的时候,林墨浓忽然指着不远处的大马路上说:“去那边,有出租车的,你这样背着太辛苦了。”

    “那是禁停道,出租车不停的。”

    “可是我看到一辆出租车停下接客人了!”

    “那是他们违规,难道你要助纣为虐助长这种不良风气吗?”

    安澜园的别墅门口,沈重山依依不舍地把林墨浓放了下来。

    站在门口,林墨浓有些尴尬地说:“现在已经很晚了,小卿妈妈和菜菜应该都睡了,所以我就不邀请你进去了。”

    “没关系,我也该回去了。”沈重山笑眯眯地说。

    林墨浓点点头,看着沈重山转身,忽然,刚下了门口台阶的沈重山又转回身来,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串项链递到林墨浓的面前。

    “只是一串很普通的珍珠项链,我还当是多值钱的东西。没想到古驰都弄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沈重山愤愤不平地说。

    林墨浓好笑地说:“那本来就是人家挂在假人模特上做点缀用的,古驰又不是专业做珠宝的,自然不会多名贵。”

    “啊?那我还去抢过来···要不,下次送你一串更好的。”沈重山说着就想要收回手,但是却被林墨浓一把把珍珠项链拿走了。

    “不,这串项链很好,我很喜欢,就它了。”林墨浓握着珍珠项链说。

    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对林墨浓露出一个笑容,挥挥手转头走了。

    林墨浓目送沈重山离开之后拿着项链转身回去屋子,这串项链说实话很普通,不管是做工还是用料都很一般,如果要买的话大约也就一千元左右,而正如沈重山之前所说的,自己身上任何一件首饰的价值都比它高了不知道多少倍,就连之前被撕坏的丝袜都比这一串普通的珍珠项链值钱,但是在林墨浓的眼里,它却有特殊的意义····等等!!!

    林墨浓忽然站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脚,那里虽然隐约还感觉有一些异样,但是从门口走进来这么些距离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疼了,她忽然想到了之前沈重山把自己放下来的时候那依依不舍的表情,林墨浓忽然咬牙切齿地愤恨道:“果然是故意占我便宜的!!”

    看着自己左腿上被撕得乱七八糟的丝袜,雪白的脚踝处好像还残留着那个家伙的掌心温度,更要命的是,这么一想起来,林墨浓觉得自己身上到处都是那个男人的味道,特别是大腿根部,可是被那个男人摸了一路回来的···林墨浓面红耳赤,美艳芳华。

    沪市第一中心人民医院,刚刚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管风行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忽然他的手指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你醒了?”说话的是郑中基,他走到了管风行的面前叹了一口气,说:“听说你手术做好了,我就过来看看。”

    管风行张了张嘴,嘶哑地说:“我怎么在这里···”

    意识渐渐地清醒过来,之前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忽然他的身体哆嗦着,说:“沈重山呢!?沈重山在哪里!?”

    “他现在应该舒舒服服地在逍遥快活着吧。”郑中基眼神阴鸷地说,因为两家和许阎王说好了大人都不准插手,所以对付沈重山的这个问题上,不管是郑家还是管家都没有用真正的家族力量,本来郑中基以为对付这么一个小保安即便是他打个招呼都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是人才刚带到公安局去却立马被告知有上面的大人物保他,这不但让郑中基吃了一个大憋丢了面子不说,还有一些惊疑,到底是什么人让沪市市局的局长亲自打电话告诉自己这事没法办?

    虽然家族里的力量没出手,但是自己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一言一行就代表了家族,让市局的局长拒绝自己,和拒绝家族没差了,到底是什么人能产生这么大的威慑力?

    “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管风行忽然脸色苍白地说。

    “断裂的肋骨压伤你的脊柱神经,未来你只能在轮椅上了。”郑中基淡淡地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