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0章 哥哥的女朋友?
    对于管风行这样骄傲的世家子弟来说,终身残废的下场恐怕比杀了他还难受。

    之前,他穿比别人好的,用比别人好的,吃比别人好的,他的一切都是比别人好的,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只能想象一下的奢侈品对于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他拥有优秀的家世,不敢说用不完但是绝对不用担心枯竭的经济来源,俊逸的长相和出类拔萃的学历,他的一切就是这个社会精英的标杆,他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了比绝大多数人更加优渥的一生。

    但是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残疾,毫无疑问是最大最大的打击。

    因为再多的钱,再牛逼的爹妈,再帅气的长相,再高的学历都不可能改变他永远地站不起来了的事实。

    这种打击,郑中基尤为清楚。

    他看到管风行瞬间好像整个人都傻掉了一样,微微皱眉,郑中基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再痛恨也于事无补···”

    管风行的眼神忽然看了过来,哪怕是阴沉如郑中基在面对管风行此时此刻的眼神的时候都感觉好像打了一个哆嗦,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充满了仇恨,愤怒,憎恨,还有一种歇斯底里一样的疯狂。

    就好像是寒夜森森给鬼盯上了一样,郑中基感觉后背一股子凉气猛地冒了出来。

    “沈重山!!!我要你不得好死啊!!!!!”

    一声凄厉到了极点的惨叫猛地从病房中炸开。

    沈重山的确不得好死,现在他就不得好死了。

    “我说你有完没完?明明是你说想吃蟹黄包的,现在我大老远的给你带过来了,你跟我说你不要?”沈重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对许卿说道。

    许卿哼了一声撇过头,娇蛮地大声说:“这不是和记源的蟹黄包,不好吃!我要吃和记源的蟹黄包!”

    “我说你别作啊,和记源离这里那么远,而且一样的东西,他那居然卖的比别家贵三倍,凭啥?”沈重山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一样是蟹黄包,一样是别人辛辛苦苦从凌晨三点就起来和馅做的,一样的东西为什么他家的就就比别人更值钱?你考虑过这些普通的蟹黄包的感受吗?”

    许卿不依道:“我不管,谁不知道你说的天花乱坠的就是不想去买,舍不得那么贵的蟹黄包,小气鬼!”

    “···”沈重山一头的黑线,夹着一个蟹黄包说:“你不吃的话我先吃了啊?”

    许卿立刻虎视眈眈地瞪了过来,“喂!你真不给我买啊!”

    “买啊,不过等我自己吃饱了先。”沈重山乐道。

    许卿恼怒地哼了一声,一把冲上来抢走了沈重山的筷子,说:“不行,看你美的,我都没吃到!”

    说着,许卿就不情不愿地把蟹黄包吃了进去。

    看着许卿咀嚼着,沈重山坐在了床边说:“都是一个病号了还这么傲娇,就没见过你这么能作的。”

    “那林墨浓大方啊,你去找她去啊!”许卿不满地说。

    沈重山愣了一下,说:“你怎么把话题扯到她身上去了?”

    “这两天林墨浓过来,从来不喜欢戴首饰的她天天地把那串珍珠项链挂着,你当我看不出来呢?我问过了,那是你送的?你行啊你,之前还穷巴巴的跟我借工资,拿到了钱转身就给漂亮女孩子买礼物去了是吧!”许卿越说越气,这个混蛋怎么就能这么会拈花惹草呢?在自己面前就小气吧咧恨不得买个早餐带个鸡汤什么的都来报销,转身每次见到林墨浓就恨不得长出一条尾巴摇来晃去的了,跟自己预支工资居然去给林墨浓买礼物,一想到这个许卿就气的不行。

    靠!难怪这两天都没给自己好脸色看!想明白了的沈重山干咳一声,尴尬地说:“那里面是有故事的,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故事?你还和她有故事了啊!?”许卿拔高了声音,那表情越发不满了。

    吃过了饭,许卿靠在病床上看着沈重山,忽然说:“我问你个事,你必须老实回答我。”

    “爱过!约!”正埋头和小兔子发短信的某人头也不回地说。

    沉默了一会,啪,被一个枕头砸得人仰马翻的沈重山苦笑地看着羞恼的许卿。

    “谁要问你那种不正经的问题了!别老拿段子来哄我!”许卿气呼呼地说。

    “那你问呗。”沈重山把枕头放在了床上,说。

    “我出事的那天晚上,你接到我的电话没有?”许卿问。

    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接到了,喂了几声看你没说话我以为你打错了就挂了。”

    “这么说不是你救的我?”许卿眯起眼睛看着沈重山说。

    “当然不是了,连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是我。”沈重山解释说。

    许卿恍然,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多疑了,可是这两天李天鹰的反应似乎不太对,自己感谢他两次他都慌慌忙忙地转移了话题,加上之前林墨浓的那番话,让许卿总觉得那天晚上的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仔仔细细地看着沈重山,许卿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多了,这么一个好吃懒做又贪生怕死的家伙,怎么可能把自己从那么危险的地方救回来?这完全是不科学的事情嘛。

    “想来也不可能是你。”许卿忽然就发起了脾气,她头也不回地丢了车钥匙过来说:“车取回来了,今天墨浓的戏要杀青了,所以来不及去接菜菜,你去接。”

    接过了钥匙,沈重山问:“菜菜在哪个学校?”

    “复旦第一附小。”许卿转过身背对着沈重山说。

    沈重山愣了一下,小兔子陆映月说自己在复旦附属第一高中做老师,不知道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从医院里出来,沈重山开着久违的捷豹过了半个小时,来到了复旦第一附小的门口。

    在门口,穿着漂亮的小腹带着帽子的菜菜老远就看到了沈重山,一见到沈重山下车就张开双手跟小蝴蝶一样扑了过来。

    “哥哥!哥哥!”

    听着菜菜悦耳的呼唤声,沈重山脸上露出笑容,弯腰一把抱起了菜菜让她坐在自己臂弯里,拿下了菜菜的书包说:“菜菜想哥哥没有?”

    “想呢!”菜菜大声地回答,说着,还很懂礼貌地回头跟一个中年女老师说拜拜。

    和老师寒暄了两句,沈重山抱着菜菜就打算离开,不过刚转身就见到了附属第一高中居然就在对面,十分好奇小兔子这样的性格怎么可能做别人老师的沈重山对菜菜说:“我介绍个漂亮大姐姐给菜菜认识好不好?”

    “大哥哥的女朋友吗?”菜菜两眼放光地问。

    “女性朋友!”沈重山无奈地说。

    “才不信呢,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的!”菜菜捏着小拳头说,脸上的表情肃穆得好像在朗诵圣经。

    “你哪儿学来的这些词儿?”沈重山瞠目结舌地问。

    “班级里的小朋友都这么说呀。”菜菜抱着沈重山的脖子说。

    和人小鬼大的菜菜天南海北地扯着,沈重山走进了高中的校园,这会儿正是放学的时候,周围来来去去的都是刚放学的学生,看着那些水嫩水嫩的学生妹子笑闹着从身边经过,深吸了一口气的沈重山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起来,还是这些没出校门的软妹子们可爱啊,一个个粉嫩粉嫩的。

    每个男人心目中都有一个校花梦,哪怕是进入社会了、工作了、结婚了、生孩子了,但是在记忆的深处肯定有一个清纯惊艳的校花存在,当然,这是组织内部的最高机密,绝对不能让一种名称为老婆的敌人知道。

    站在黄昏的校园里,沈重山深吸了一口带着学生妹们芳香的空气,只觉得心情无比的舒畅,整个人都活泛了起来。

    “哥哥,你的女朋友在哪里呀?”菜菜歪着脑袋问。

    “是女性朋友!”沈重山重申道。

    菜菜哼哼道:“哥哥骗人!”

    沈重山是没法跟这个人小鬼大的鬼精灵扯了,一路找到了之前陆映月和他说过的高二年级教师办公室。

    刚来到门口沈重山就听到了里头传来陆映月那标志性的清脆声音。

    “张老师,我跟你说过了,我不需要你送!我也不会跟你出去吃晚饭的!”

    沈重山闻言就乐了,小兔子才来几天呢?就有人上门来追求来了?

    正想着,办公室里传来了另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陆老师,我真的是真心实意地想要邀请你一起吃一顿晚饭,没有别的意思。”

    沈重山一听这声音就乐了,这声音熟悉的很啊,不就是昨晚给自己胖揍了一顿的张少吗?

    没想到这样的东西居然还能做个老师?

    办公室里头传来了走动的声音,然后办公室的门呼啦一下被打开,气鼓鼓的陆映月一见到门口站着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欢呼一声就跑了过来。

    “你,你怎么来了!”小兔子的脸蛋上都要发出红光了,开心的不行。

    “来看看你。”沈重山笑眯眯地说,眼神扫到了跟着陆映月的身后出来同样见到他的张少···哦,不,是张老师身上。

    张宫见到沈重山的时候整张脸都绿了,他万万想不到这才过去一天的功夫居然又和这个杀神遇到了,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张宫憋了老半天哭丧着脸挤出了一句话,“哥,我错了还不行么?您犯得着这么天南海北地追着我不放吗?昨天那事也就是个误会啊,我后来也没有跟警察说什么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