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3章 就是他!兄弟们,揍他!
    舒舒服服地喝了一口传说中的极品82年的拉菲,沈重山靠在了椅子上,好久没有吃这么饱了,舒服啊。

    陆映月和菜菜也都吃饱了,特别是小丫头菜菜摸着自己的小肚子小口小口地舔着圣代,一会看看沈重山,一会又看看陆映月,小脑袋里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宫欲哭无泪,虽然他尽可能地在抢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抢不过沈重山,好像自己每朝着一道菜下手他都知道自己的目的一样,然后每次都可以在自己之前把那道菜抢走···张宫真的是要哭了。

    “我吃饱了,我们走吧!”陆映月扭头对沈重山说。

    沈重山的眼睛就看向张宫···这单都还没有买呢。

    张宫颤抖着拿出了信用卡···

    没一会,服务员就拿着账单和信用卡回来了。

    张宫一看上头那让他头晕目眩的金额,这一顿饭就吃了他小半辆卡宴啊!!!

    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的张宫在信用卡账单上签字,他忽然看到了桌子上还剩下的好多菜,这些绝对不能浪费!这些东西带回去还能够自己吃一天的,这可都是他的血汗钱!

    但是,在陆映月的面前要打包的话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形象?

    就在张宫还在纠结的时候,沈重山忽然笑眯眯地对服务员说:“麻烦帮我拿几个收纳盒来,我要打包···这个,这个,还有那个,这些都打包。”

    服务员笑着应了一声转身离开,陆映月则两眼冒星星地看着沈重山,“你好会过日子。”

    “那是,你给我的欠条我到现在还存着呢”

    “···讨厌,这么愉快的时候就不要提让人不开心的话题啦!”

    看着沈重山欢快地指挥着服务员在打包,张宫真正地感到了一阵天旋地转,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买好了单,也打完了包,沈重山就打算拍拍屁股走人了,只是刚一起身,菜菜就张开双手喊着:“哥哥,我要上厕所。”

    沈重山无奈地把手上的打包都交给陆映月,让她和张宫先出去等自己,他则抱着菜菜去找洗手间。

    看着沈重山的背影,张宫那死灰一样的心忽然又活泛了起来,他跟着陆映月一起朝着门口走去,一边说:“陆老师,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我等他。”陆映月一口就拒绝了。

    张宫的脸色一黑,几乎一口老血要喷出来,老子跟傻逼一样买了将近三十万的单,现在却连送人家回家去的机会都没有捞到!!!

    有心想要爆发出来,但是看着陆映月的脸,张宫犹豫纠结了好久,出口的话却成了:“那我帮你把东西提到外面的车里?”

    陆映月惊讶地看了张宫一眼,觉得这个家伙其实也挺不错的,不但憨憨傻傻的给那个坏人宰了一顿,而且居然还帮自己提东西,面对这种要求陆映月是从来不会拒绝的,于是她很愉快地把手上的打包袋都给了张宫。

    抱着一堆打包袋跟着陆映月出门,张宫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觉得自己真的好犯贱。

    两个人从四海云膳阁里出来,远远地就给已经等得要发毛的狼哥他们看到了。

    黄毛一见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男人跟在陆映月身边整个人就炸了,“是他!就是他!”

    隔着一条大马路,人也不是看的很清楚,狼哥皱眉问:“我怎么感觉跟那天晚上不太像?”

    黄毛愣了一下,然后心急地回答说:“狼哥,都这么些天了,说不定你记不清楚了也有可能,不过我不会认错的,之前在学校门口我亲眼看到是那个小子,穿着的白色衣服,这不是他还能是谁?”

    狼哥闻言表情一发狠,丢下了烟头说:“吗了个比的,那么肯定就是他了,兄弟们,跟我上!”

    说着,他拿出了一个大麻袋,带着四五个兄弟就冲了上来。

    刚钻进车里把打包袋都放好,张宫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抬头和陆映月说句话,一个大麻袋就从天而降把他给笼罩了起来。

    “卧槽,是谁!?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我操!”张宫惊慌地大喊。

    狼哥和黄毛一群人见到成功地把“沈重山”用麻袋套上了,一个个兴奋的两眼发光,狼哥飞起一脚就把“沈重山”给踹趴在地上,怒骂道:“是谁!?老子是你爷爷!给我揍!”

    四五个男人围上来踹的飞起,张宫被麻袋套着连跑路都跑不掉,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疯狂地惨叫着,而他越是惨叫,狼哥他们却越是打的嗨皮,一想到那天晚上自己跟个孙子一样做了半天的家务,狼哥就狰狞的不行,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屈辱过!现在终于大仇得报,大快人心!

    陆映月都吓傻了,她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更不知道张宫到底是多遭人恨,一群人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死命揍。

    “你们快住手!”陆映月大喊道,但是她立刻就发现自己的话完全没有威慑力,于是她掏出了手机说:“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报警了!”

    这里可是沪市最黄金的地段,周围的人来人往非常多,这边发生的事情立刻就引来了一大群人的围观。

    狼哥见人越来越多,而陆映月也真的掏出了手机,他再死命地朝着张宫踹了两脚,换来了张宫杀猪一样的惨叫之后挥手说:“吗的,总算是爽到了,不枉老子等你一个多小时,兄弟们走!”

    话落地,他带着黄毛等几个兄弟赶紧跑了,这群人凶神恶煞一个个不是染发就是纹身,一看就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所以路人也不敢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跑了。

    这个时候,沈重山抱着菜菜出来了,瞠目结舌地看着被套着麻袋打得半死的张宫,说:“怎么回事??”

    张宫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从麻袋里头爆发出来:“我日了你个亲姥姥,到底是哪个狗日的打我?!我他妈的今天没了三十多万,还不明不白地给人揍了一顿,我容易吗我!?我到底找谁惹谁了!?”

    之前的憋屈和现在被打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张宫一个大男人居然被逼得活生生嚎啕大哭。

    沈重山一头黑线地把麻袋拿出来,看着此时张宫的惨状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那群人显然是有针对性的殴打的,张宫的身上到处都是脚印,而一张脸上两个眼眶直接给揍成了熊猫眼,一头原本还挺有型挺帅气的发型直接成了鸡窝,嘴角一大块淤青,眼泪和鼻涕都挂在脸上让他看起来跟个抢地盘抢输了的乞丐没多大差别。

    “你找谁惹谁了这是,多大仇才能把你打成这样啊。”沈重山无限同情地说。

    张宫本就伤心的不行,听到这话忍不住一阵悲从中来,眼泪又哗哗地流出来。

    连陆映月都看不下去了,她蹲在张宫的面前,说:“你还好吧?要不要去医院?”

    张宫抽噎了两下,看着陆映月使劲地点头。

    陆映月仔细地想了想,然后一拍手说:“但是我快要回家去了,刚姐姐催我了,唔,我帮你打120吧!”

    张宫再也受不了这打击,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沈重山干咳一声,觉得这小兔子真挺打击人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是不能把张宫丢在这里不管的,沈重山帮着打了120,不一会救护车来了,看着张宫被送走,沈重山这才一脸沉痛地对陆映月说:“他真的是个好人。”

    陆映月咯咯笑着说:“好人你还宰他呢,三十多万呢!”

    “这怎么能说是宰呢?他这不是想要表现自己的高富帅嘛?我怎么能不给他表现的机会?”

    “说的也是哦。”

    毫无疑问,某兔子已经彻底被某人给带坏了。

    把陆映月送到市府大院门口,外面的车进不去,陆映月自己下来挥挥手让沈重山多去学校看她就一蹦一跳地跑了,而沈重山则转而把菜菜带到了医院。

    一进病房,菜菜就欢呼着朝许卿扑了过去,“姐姐,姐姐!”

    许卿见到了菜菜也是心情大好,伸手把小丫头抱在床上,说:“菜菜今天有没有乖?”

    “可乖了呢!”菜菜大声地说。

    姐妹俩在说着贴心话,沈重山这才发现病房里还有一个人。

    好久不见的兰冬秀。

    兰冬秀依然是一身职业装,长发盘起带着眼睛,一丝不苟的严肃表情好像在做什么报告一样,她看着沈重山,犹豫了一会说:“你很久没到公司上班了。”

    沈重山指着许卿说:“我是给她做司机的,她人都在医院我当然就不用去上班了。”

    兰冬秀哼了一声,说:“不管如何你的人事编制还在公司,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你应该每天都打卡报道。”

    “明天去明天去。”沈重山实在受不了兰冬秀这什么事情都公事公办的样子,不过偏偏人家抓着道理,你还拿她没辙。

    听见沈重山妥协了,兰冬秀这才满意一笑,似乎十分满意。

    “菜菜,吃这个。”许卿拿了一个樱桃递给菜菜。

    菜菜小手抓着樱桃,愁眉苦脸地说:“菜菜等会吃可以吗?现在菜菜好饱呢。”

    “你吃过晚饭了?”许卿好奇地问。

    “嗯!还和哥哥的女朋友一起的呢!哥哥的女朋友可漂亮了!”菜菜大声地说。

    ····瞬间,病房里安静得针落可闻。

    蓦然两道杀气分别从许卿和兰冬秀的身上爆发出来锁定了沈重山,表情僵硬地站在原地,一滴冷汗从额头上冒了出来···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可怜的沈重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