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58章 各个击破
    在实验室的房间里,李天鹰表情和见了鬼一样看着监控视频里的沈重山跳进了通风口里,脑海里不断地回荡着之前的一幕。

    之前沈重山的动作实在太快太快了,快到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切就已经结束,而这一幕也告诉了李天鹰一个事实上已经被他默认的事实···沈重山绝对不是他能抗衡的!

    “倒计时,七分十三秒···倒计时,七分十二秒···”

    电脑无情的提示声音依旧回荡在实验室的任何一个角落,而在通风口里,老鼠和火药之间的轻松气氛却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

    老鼠表情狰狞,脸色通红的他大口大口地喘气,眼神中绽放着痛苦和仇恨的光芒。

    “我一定要杀了那个敢挑衅我的混蛋!我要给加特林报仇!”老鼠咬牙低吼道。

    “够了!”火药瞪了老鼠一眼,说:“之前头的话你没听见?现在加特林已经完了,但是我们还不知道他是死还是活,就算是死了,我们也要自己活着才能想报仇的事情,所以你不要因为你自己的鲁莽葬送了我们整个队伍,该死的你必须冷静下来明白没有?”

    被火药的话一说,老鼠虽然还是满脸仇恨,但是却已经冷静了很多。

    “现在我们的位置很危险,之前已经暴露了我们在通风口里,所以那个人现在很可能在追杀我们,我们必须小心一些,你留在这里给我看着后面,我去前面看看,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我们就下去,在下面想办法先和头他们汇合,这样才是安全的。”火药对老鼠叮嘱道。

    老鼠回头看了一眼两人来时的通道,黑漆漆的而且非常安静,如果有一个人从后面追过来的话,这样笔直的通风道里面谁先开枪就是胜者,所以老鼠拿出了一把枪开了保险,点点头示意火药去侦查。

    火药深深地看了老鼠一眼,然后朝着前面的通风口爬去。

    而此时,沈重山则刚好从一个通风口的出口处下来,他抬起头带着戏谑的眼神看了一眼头顶的通风口,这边是总机和分机的交汇处,通风口的管道交错密布,他顺着其中的总机管道朝着前面走去,一步一步,好像是在自家后花园散步一样随意。

    而此时,距离沈重山四五米之外的头顶,火药正平气凝神地朝着前面爬去,他已经隐约能够看见一个出口了,面色微喜欢的他加快了进程,来到了出口处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栅栏,然后伸出头打算四处观察一下,只是刚刚伸出脖子,他就见到了一张陌生的笑脸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瞳孔猛然放大,无尽的恐惧笼罩了火药的身心,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只早就被猎人锁定的猎物,无论怎么跑都不可能逃得出这个猎人的手心。

    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火药无比确定沈重山就是那个让加特林连求救信息都没有来得及发出的猎人!

    在队伍里,加特林的作战能力仅次于头,连加特林都栽了,火药绝对不认为单打独斗并不算强的自己会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想要跑,但是当他的这个念头刚升起的时候,沈重山却出手了。

    伸手一把抓住了火药的脑袋,把他整个人好像是抓风箱里的老鼠一样抓了出来。

    火药只是来得及闷哼了一声,挣扎一下就整个人摔倒在地。

    天花板距离地面大约两米三的高度,这样的高度对于火药来说平时恐怕并不算问题,连难度都没有,但是此时此刻被沈重山抓着脖子的他悲剧地脸先着地,只是听见一声闷哼,血花四溅,火药整个人抽搐了一下,就晕了过去。

    解决掉了火药,沈重山抬起头看了一眼通风口火药来的方向,眯起眼睛,此时,不远处五六米的拐角另一头,忽然传来了一阵很细微的摩擦声,好像是什么人急切地在狭窄的通风管道里面逃跑一样,沈重山嘴角上扬,猛地加速追了过去。

    老鼠知道火药出事了,虽然很细微,几乎到了不可听见的地步,但是火药出事之前的闷哼声和挣扎碰撞通风管道制造出的噪音还是让老鼠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

    在通风管道里疯狂地爬动,老鼠觉得自己头皮发麻,一股无言的恐惧笼罩了他的全部身心,他的眼神无比惊恐,加特林完蛋了,火药都遭到了不测,更加可怕的是老鼠知道那个猎人就在自己身下,但是他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好消息是那个猎人也不知道自己准确的位置,这让老鼠产生了一丝侥幸的心里。

    这个敌人,太可怕了!

    老鼠只觉得莫名的巨大恐惧捏紧了他的心脏,让他连呼吸都觉得无比困难,而从始至终,自己居然连他的样子都没有见过。

    在这种恐惧的笼罩下,老鼠的心越来越下沉,为了避免被抓住,老鼠静静地趴伏在通风管道上,他没有动,甚至连呼吸都放到了最轻最轻,他很清楚对于下面的猎手这样的高手来说,一丝丝细微的呼吸声都有可能成为他定位自己位置的依据。

    因为恐惧的缘故,老鼠的肾上腺素疯狂分泌,在这种催化下他的心脏极速跳动,噗通噗通的心跳声让老鼠察觉到了自己的懦弱,而这种感觉越是深刻,他越是趴在通风管道里一动不敢动。

    额头渐渐地渗出汗水,老鼠不敢去擦,仍有汗水滑落到了鼻尖和下巴,他甚至连吞咽唾沫都不敢,虽然看不见也听不到,但是他有一种预感,那个可怕的猎人就在自己的身下,甚至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位置,只是带着那种猫抓老鼠的戏谑心态在玩弄自己!

    愤怒,不甘心,屈辱,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担任猎人角色的老鼠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但是他不敢反抗,不敢乱动,更加不敢去挑战那未知的可能性。

    终于,因为地球引力的缘故,那一滴在他鼻尖悬挂的汗水再也承受不住,晃晃荡荡地从他的鼻尖滴落。

    如果放慢了镜头,甚至能够看见这一滴浑浊的汗水勉强保持着自己的形态从老鼠的鼻尖坠到通风口地面的样子。

    啪···

    很轻很轻,甚至轻到了可以忽略不计地步的微弱声音,试想一下,你会在意一滴水滴在地上的声音吗?

    不会吧。

    但是这样甚至连风吹草动都算不上的声音,却被沈重山捕捉到了。

    全神贯注听声辨位的沈重山耳朵忽然动了动,猛地看向了头顶老鼠藏身的位置。

    就在同样的一个瞬间,老鼠脸色大变,心头那种危险的感觉提升到了极限。

    他完全是出于本能地想着侧面一滚,狭窄的通风管道里他的身体紧紧地贴着一侧的管壁,而几乎就在他让开身体的同一时间···砰!一只拳头击穿的通风管,那个位置正好是之前老鼠所藏身的胸口位置。

    老鼠惊恐无比地看着那只仿佛带着无穷无尽力量的拳头,和拳头周边纷飞出的通风管道碎片,毫无疑问,如果被这一拳砸中了,自己就算不死都要重伤。

    老鼠前所未有的惊恐,之前的愤怒和豪言壮志此时全部成了他害怕的催化剂,他疯狂地拿出枪朝着身下的位置开枪。

    砰砰砰!

    沉闷的枪声回荡在走廊,让人不寒而栗。

    子弹击穿了通风管道,透过一个个弹孔老鼠看到的确实明亮雪白的走廊地面,身下空无一人。

    如果不是那只拳头所击穿的恐怖洞口还在的话,老鼠甚至会以为是不是自己太过于紧张和害怕产生了幻觉。

    但是老鼠知道,那绝对不是幻觉。

    因为过于恐惧的缘故,老鼠一口气把弹夹内的子弹都打光了,这是在平时他绝对不会出现的失误,因为任何一个高明的枪手都必须懂得控制自己的子弹数量,换子弹的空隙对于任何一名高手来说都足以致命,所以老鼠始终秉承着“留下最后一粒子弹”的原则,但是现在,他忘记了。

    这也成了他的催命符。

    察觉到子弹打完的沈重山再次出手,这一次,没有任何疑问,贴着墙壁站着躲避子弹的他一拳击碎了通风管,同时也打碎了老鼠的大腿骨,老鼠惨叫一声,感觉自己的大腿好像被一辆卡车碾过,剧痛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知觉,紧接着,一股沛然的力道袭来,带着他整个人从通风管内拉扯下去。

    喀拉。

    这一段的通风管碎裂,老鼠从中被沈重山整个抓了出来。

    “还真的是一只大号的老鼠,你比你的两个同伴可要狡猾一些。”沈重山俯身看着因为剧痛而脸色苍白的老鼠,笑眯眯的说。

    此时,沈重山脸色忽然一变,身体爆退。

    就在他退开的同一时间,一声枪响毫无征兆的响起。

    见到自己的一枪落空,麦凯恩的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但是很快他就回到了之前藏身的拐角。

    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玫瑰,玫瑰却对他摇摇头,做出了老鼠很危险但是还活着的手势提醒。

    他们两人在加特林出事的时候就已经原路返回,加特林的下场让他们意识到这一次原本平凡无奇的任务中出现了一个绝对在意料之外的变数和恐怖敌人,任务固然重要,但是自己兄弟的姓名却是凌驾于任何事情之上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