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2章 谁说我不滚了?我这就滚!
    这场会议持续了半个小时才算是结束,这还是沈重山到了之后的半个小时,之前都不知道有多久了。

    会议结束之后,四五个被许卿骂得脸色发青一脸惭愧的男人鱼贯走了出来,而沈重山这才走了进去。

    许卿正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

    虽然医生说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毕竟之前被强效的迷.药昏迷过很长一段时间,许卿的身体现在依然还在虚弱期,要不是实验室出了事情的话她也不会强行出院,现在情绪的大起大落让许卿感觉身体一阵虚弱,头又疼了。

    察觉到有人来,许卿抬起头一眼却见到了沈重山。

    沉默。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许卿不说话,沈重山搓搓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沉默了一会,沈重山看着许卿小声地说:“你这刚发过脾气,现在累了吧?要不喝口水休息一下再骂我?”

    看着沈重山一副你别急着骂我,我今天过来就是让你骂的样子,许卿居然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好,笑,笑不出来,气,又觉得实在没有什么立场去生气,也生不起来。

    最多就是有些恼,恼沈重山居然瞒着自己,救了自己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吗?他为什么藏着掖着好像深怕别人知道一样?更可恶的是好像墨浓她们都知道了,偏偏瞒着自己,这种被区别对待的感觉让许卿格外的着恼。

    “如果不是李天鹰跟我坦白了的话,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一辈子?”许卿冷眼看着沈重山说。

    沈重山干咳了一声,坐在许卿的对面,刚要说话,许卿却忽然拔高了声音,“谁让你坐下了?”

    委屈地看了一眼舒服的沙发,沈重山挪到旁边···蹲下。

    “···”许卿单手抚着额头,她发现自己对沈重山是完全没办法了。

    “算了算了,你坐着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许卿指着对面的沙发说,这个家伙完全油盐不进,之前还和自己顶两句让自己找机会揍他一顿,现在是学聪明了,知道自己没底气就乖乖地按部就班,搞的自己想要借题发挥都没有地方着手。

    坐在沙发上,沈重山苦笑着对许卿说:“我可从来没有打算过主动瞒着你什么,就是没想过跟你邀功,我觉得要是你自己发现了就算了,我可定不辩解,但是要是你没发现,我也不打算和你说。”

    “为什么?”许卿皱眉看着沈重山。

    “我就是你的司机,就这样。”沈重山耸耸肩说。

    许卿冷笑道:“清平区要对付我的人是管风行,他可不简单,之前我已经打听到了消息,他接下来只能坐在轮椅上了,而这一次能是有五个恐怖分子进入实验室,被你一个人在十分钟之内解决掉了,你还知道宙斯盾只有我和张博士才知道的秘密,你说你这样的人居然只给我做司机?”

    “不管你信不信,我的确是这么打算的。”沈重山诚恳地看着许卿说。

    在沈重山诚恳的眼神下,许卿皱皱眉头,有些不自在地撇过头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很不习惯。”

    沈重山站起来走向许卿。

    许卿紧张地后仰身体贴着沙发靠背,看着沈重山说:“你,你干什么?”

    许卿的语气里充满了紧张,但是却没有不满的怒气。

    绕道了许卿的身后,沈重山双手放在这两天居然已经消瘦了不少的肩膀上,柔声说:“我知道你很累,别乱动,我帮你按摩一下,疏通你的血管缓解你的头疼。”

    说着,沈重山的双手就移到了许卿的两侧太阳穴上,双手的食指压在中指上,用稍重一些的力道呈顺时针按揉着。

    许卿紧绷着自己的身体,这一瞬间她居然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好了,这样的接触是她之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但是渐渐的,许卿感受到自己额头太阳穴处随着沈重山的按揉有一道道的暖流从那边流淌了出来,之前那种紧绷绷的抽痛不但消失不见了,整个人好像都舒服了好多。

    在这种感觉的包围下,许卿的心神渐渐地放松下来,不过十多分钟的功夫,她竟然渐渐地睡着了。

    虽然许卿睡着了,但是沈重山却并没有停下手,从之前在清平区出事到现在,事实上许卿的精神一直都是紧绷着的,如果这样的精神紧绷在平时的话或许因为还年轻抵抗力还好的缘故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现在许卿的身体却很虚弱,一旦长久下去不但会造成体质的进一步下降,甚至可能降低免疫能力,到时候就是病来如山倒了。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常年心理压力很大的人一旦出了一次意外之后很容易就出大问题的原因。

    沈重山的手指一直持续按揉了半个小时这才缓缓地停下来,找来了一件外套盖在许卿的身上,沈重山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办公室。

    这个时候恰好兰冬秀拿着两份文件过来要给许卿批阅,沈重山却摆摆手说:“先放着吧,她睡着了。”

    兰冬秀愣了一下点点头,她却没有走,而是低头站在沈重山的面前,似乎欲言又止。

    “你要对我说什么?”沈重山问道。

    兰冬秀犹豫了一会,开口问出了一个其实她很早就想问的问题,“你和许总是什么关系?”

    “司机和老板的关系啊。”沈重山理所当然地说。

    兰冬秀皱了一下眉头,说:“可是看着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沈重山笑道:“要不然还要看起来怎么一回事?唔···我理解你的意思了,也是,这么抠门小气还喜欢使小性子的老板的确不多见。”

    兰冬秀气道:“你不能说许总坏话!”

    沈重山看着充满知性美的女秘书难得这么嗔怒的样子,嘿嘿笑着说:“好好好,不说许总的坏话,不过我倒是有个事情忘了问你···”

    “什么事情?”兰冬秀疑惑地看着沈重山。

    “你例假过去了?还是不疼了?我等了好几天呢。”沈重山诚恳地说。

    兰冬秀愣了一下,然后猛地反应过来沈重山所说等的好几天到底等的是什么,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一天让自己羞愤欲死的画面,她恼怒道:“你!你过分!”

    沈重山错愕地看着兰冬秀说:“我关心你的病情怎么就过分了?”

    “你这是关心我的病情吗?明明就是想占便宜!你还说等了好几天!”兰冬秀气急道。

    身为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发生这样的事情本身就已经让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好了,现在居然还被沈重山堂而皇之地说出来,这就更让她难堪了。

    “什么鬼!我的意思是我怕你的病情恶化了,这才等了好几天等你反馈一下的,要不然你当我吃饱了撑着啊!”沈重山冤枉地说。

    兰冬秀愣了一下,然后她跺脚说:“反正你就是不安好心!”

    说完,察觉到在这样的事情上自己永远说不过沈重山的兰冬秀扭头就急匆匆地跑了。

    看着知性女秘书跑动之间扭动的小屁股,沈重山嘎嘎怪笑了两下,心满意足地看着女秘书跑出了拐角,这才摇头晃脑满脸得意地转身,可一转身···石化了。

    站在门口,许卿双手抱胸俏脸寒如冰山一样面无表情地看着沈重山。

    “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必须听我解释一下···”

    “滚过来。”

    “不是,你先听我解释一下行不行···”

    “滚过来。”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是真的关心她的身体情况···”

    “你不滚过来是吧!?”

    “谁说我不滚过来了?我这就滚过来!···”

    呲牙咧嘴地被许卿拎着耳朵丢进了办公室,沈重山一脸悲惨地站在角落。

    “你长本事了啊!昨天调戏护士今天就调戏我的秘书,是不是只要是个女的你都不放过!?”许卿双手叉腰气得小脸发白。

    “别瞎说,我是有品位的!”沈重山义愤填膺地说。

    “哟?还有品位,还挑肥拣瘦呢是吧?你的意思是长得一般的你还不去调戏了?”许卿冷笑。

    “那是···不,我的意思是我从来不调戏别人的,别说的这么难听嘛。”

    “现在觉得难听了?做的时候怎么就不觉得难看?”许卿要气死了,这个混蛋见到美女就口花花一副腿都挪不动的没出息样子,这一个女朋友的事情还没有解释清楚,见到别的漂亮女孩子就挪不动腿的没出息模样,简直就是丢死人了!

    沈重山苦着脸不说话了,因为许卿的小手已经抓着他手臂上的软肉在拧巴了,这要是再油嘴滑舌的话天知道气急攻心的许女神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教训了沈重山一顿,许卿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对沈重山说:“你下去开车,准备一下,今晚有个宴会。”

    “什么宴会?”揉着手臂的沈重山问。

    “一个慈善拍卖会,是郑中基举办的,管风行也会在,半个月之前我就收到了邀请函,本来没有打算去,但是今天我改主意了,他们有胆子敢插手我的t计划,我到是要去跟他们要个解释!”许卿冷声说。

    沈重山愣了一下,说:“你觉得是管风行还是郑中基?”

    “为什么就不能是他们两个人一起做的?”许卿反问,她站起来说:“能插手让官方视而不见,一直到现在几个一直在和我接洽这件事情的领导都借口开会没接我电话,在沪市有这样能量的人还能有几家,两个人都跑不掉关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