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4章 帅成我这样的烦恼你不懂
    从窗户边走回来,到酒橱里取出了一支红酒,拿了两个高脚杯,分别倒满之后郑中基递给管风行一杯,问:“想好怎么应付了吗?”

    管风行没有去接那杯红酒,他的手指专注地抚摸着扑克牌,说:“沈重山也来了是吗?”

    “没错,还人模狗样的呢,他恐怕是沪市混的最好的司机了。”郑中基的眼神和语气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轻笑了一下,管风行从扑克牌中抽出了一张,看着那张牌面上笑容诡异的小王,管风行说:“既然许卿把沈重山给带来了,那么今晚她就有了弱点,一个身份地位和整个宴会格格不入的司机,凭什么参加这么高规格的宴会?既然许卿是来势汹汹,那么我们就把这一层关系丢出来,让她不但准备好的说辞拿不出来不说,还要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彻底地丢个人,许氏集团内部本身也不是铁板一块啊,许卿能力不足的话,总有人会发出不满的意见吧?谁喜欢在一个二十多岁的黄毛丫头底下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呢?更何况那些跟着许阎王一起打江山的元老,他们有几个服气的?”

    郑中基愣了一下,然后拍掌大笑道:“妙妙妙,果然是妙!不过我说,你舍得这么对许卿?她可是你朝思暮想的人。”

    管风行缓缓地收拢掌心,把小王揉捏成一团,他阴冷地说:“对于一个下半身没有任何知觉的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亲手毁了自己曾经心爱的女人来的更痛快了?这才是真正的爱,只有她被我毁了,我们才相配,我是个废人,她也会是!哈哈哈哈哈!”

    看着管风行仰头大笑的疯癫状态,郑中基忽然打了一个哆嗦,现在他彻底确认管风行变了,彻头彻尾地变成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疯子。

    之前管风行最大的弱点就是对许卿的感情,但是现在他成了一个残疾人,这种爱就成了一种刻骨铭心的恨,但是同样的,管风行最大的弱点也消失了,对一个几乎没有弱点的疯子,郑中基感觉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他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愿望吞并t计划,可不是陪着管风行去玩命。

    管风行自己转着轮椅走了,他要开始执行他自己的计划了,而郑中基也打算去准备一下晚宴的开始,走出包厢的他来到对面的一个房间敲了敲门。

    房间里头传出了最少3个以上女人的呻吟声,还夹杂着一个男人用英语的调笑声,就算是隔着门板都让人浮想联翩。

    不一会,门开了,一个金色短发帅气到没天理的男人穿着一件随便套起来的衬衫打开门,他神色不善,任何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被打扰都不会开心的,不过见到是郑中基的时候他的脸色才好一些,用字正腔圆的伦敦腔英语说:“噢,亲爱的郑,宴会开始了吗?我正在兴头上呢。”

    郑中基透过门缝看了一眼里头,却见到自己送过去的3个女人正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屋子里**的气息让人忍不住血脉喷张,郑中基苦笑一声,带着恭敬地说:“史密斯先生,宴会的确就要开始了,贵方的传奇基金是国际知名的慈善和投资机构,很多人也是慕名而来,所以史密斯先生您是不是···等会再回来玩?”

    史密斯不耐烦地摆摆手说:“我知道了知道了,等我穿衣服,另外,听说许氏集团的总裁也会来?我知道他们有一个t计划,我很感兴趣。”

    郑中基脸色一变,t计划对外是绝密的,连他都只是通过管风行和他自己内部的人手才知道,可是远在天边的传奇基金怎么会知道这个计划?

    他和管风行下一步的目标就是狙击许氏集团的资金链,要是让这个掌握了庞大资金的超级基金知道了这个项目并且还一拍而合,那他们窃取t计划的愿望就要化为泡影了。

    “郑,我很信任你,虽然因为某些特殊的缘故我总觉得华夏人很狡猾都不好对付,但是你一定不会辜负我的信任让我再一次加深对华夏人的坏印象的对不对?”史密斯眯起眼睛看着郑中基说。

    郑中基僵硬的脸上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这怎么会,许氏集团的总裁的确在,可t计划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如果史密斯先生有兴趣的话,我约一下许氏集团的总裁,我们坐下来一起谈一谈?反正宴会正式开始还有一会。”

    “那自然是最好的,郑,我越来越欣赏你了,传奇基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赚钱的机会,而且我们总是有办法嗅到赚钱的味道,所以我知道的事情比你以为的要多很多,我希望在三分钟后能够和许氏集团的总裁见一面谈一谈,否则的话这个慈善晚会我也没有兴趣参加了,之前你和我谈的投资项目我可能也要考虑一下。”史密斯笑眯眯地说。

    郑中基的心里一阵憋屈和窝火,刚是谁说华夏人狡猾不好对付的?这个史密斯自己才是真正的金毛狐狸!

    眯起眼睛看着郑中基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开,史密斯转身关上门,一边扣着衬衫的纽扣一边对床上的3个女人说:“亲爱的宝贝们,我要出去谈正事了,等我回来再好好地教育你们。”

    在他扣衬衫纽扣的摆动之间,胸口一枚复杂而玄奥的纹身隐约可见。

    ···

    游轮的甲板上,沈重山垂头丧气地站在一边,许卿咬牙切齿地瞪着沈重山极度不满地说:“沈重山,你就不能有点出息!我才没看住你几分钟你就跟刚才那个小明星勾搭上了你?你要不要脸!”

    沈重山小声地解释说:“是她来找我的,我没勾搭,就是随便聊了聊···”

    “没勾搭!?随便聊了聊!?你眼珠子都快钻到人家的胸里去了你!大不大?白不白?好看不好看!?那样不三不四的女人你都不放过,你,你气死我了你!”

    许卿气的要死,明明是高规格的一个慈善晚宴,但是这些臭男人就爱这一口,总是喜欢把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叫过来,比如刚才那个长的看起来挺清纯其实特别不要脸的小明星,充其量就是二线和一线的位置,还不知道是靠什么手段上去的!居然敢在沈重山的面前卖肉!

    本来对这种但凡有男人在就无法避免的情况还很无所谓,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今天见到沈重山居然都跟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勾勾搭搭,许卿忽然就对这个约定俗成的规矩极度不满起来。

    此时一声汽笛长鸣,游轮缓缓地离开了码头,江风习习,游轮破开江面行驶的声音一下子就增加了这夜游黄浦江的意境,沈重山干咳一声,眼珠子乱转。

    一见到沈重山这德行许卿就冷笑道:“别眼珠子乱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转移话题是没用的!现在我在很严肃地警告你不准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眉来眼去的,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沈重山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有气无力。

    许女神是越来越不好对付了啊···

    人生本就很艰难,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人艰不拆啊!

    “其实你不懂男人,特别是我这样的男人。”沈重山忽然说,语气低沉而沧桑,充满了无奈。

    许卿愣了一下,看着忽然变得很深沉无奈的沈重山,皱着眉头一时半会没确定这个家伙又要干嘛。

    但沈重山的下一句话立刻就让许卿恨不得把他丢下船去。

    沈重山是这么说的:“其实像是我这样的男人也有很多烦恼的,帅成我这样,就算是不说话找个面具戴起来都会有很多烦恼,各种各样的狂蜂浪蝶扑上来赶都赶不走,这么多年了,我都是这么过来的,我有什么办法呢?这种事情就好像是强奸,我已经帅成这样了,这是老天给的我妈给的,我也没办法,所以既然不能反抗,我就只能享受了···”

    许卿一言不发转头就走···这个自恋狂已经没药可救了。

    “哎,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说完呢!”沈重山生气地对许卿的背影说,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尊重人呢。

    “不听了!怕被你传染!警告你记住我刚才的话,我等会来查岗要是你再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我就踢你下船去!”许卿头都不回地说。

    走出没多久,许卿的身边忽然来了一个男人,对着她说了什么。

    许卿疑惑地抬起头,却见到郑中基正微笑地站在二楼甲板处看着她。

    微微皱眉,许卿犹豫了一会,还是跟着男人一起上楼。

    郑中基看着许卿上来,微微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他巴不得许卿不来呢,但是事情却总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就在他转身要去安排史密斯和许卿的见面时,忽然一道目光从他身上掠过,郑中基疑惑地看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到了正和几个人聊天的沈重山身上,最后晒笑着摇摇头,一个破司机而已,充其量算个有点拳脚功夫的保镖,但是那又怎么样?空有一身武力的莽夫而已,不足为惧,况且,等会管风行就来对付他了,这样的人完全不值得自己注意。

    等待郑中基消失了,正和两个中年大叔吹牛自己光辉战绩的沈重山不着痕迹地抬起头朝郑中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