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6章土蛋是武侠小说里大侠的名字
    第66章土蛋是武侠里大侠的名字

    一只穿着皮鞋的大脚停留在之前管风行所在的位置上,而在众目睽睽之下,轮椅整个飞起哐啷一声摔在地上,原本坐在轮椅上的管风行好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落在四五米开外的地上。

    安静绝对的安静。

    一些反应慢的甚至连表情都还没有来得及变化过来,这一切就已经从开始到结束了。

    连沈重山都吓了一大跳,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管风行已经趴在了他的面前。

    抬起头看着始作俑者,这是一个帅气到没天理的男人,一身雪白的修身剪裁西装,一头金色短发,刘海稍稍能遮住湛蓝色的眸子,大理石一般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西方人格外有魅力,这个帅到了祸国殃民级别的男人这会正慢条斯理地收回脚,然后正好对上了沈重山的眼神。

    两个男人的眼神就这么在半空中接触了。

    谁都没有说话。

    金发帅气男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而沈重山则一脸震惊地站在原地,他是真的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他。

    沉默。

    谁都没说话。

    人群中几个年纪不大的女人两眼冒星星看着金发的帅气男人,这,这也太帅了,一个男人怎么能帅到这个地步?

    不过帅哥你看看我啊,你跟一个男人,貌似还是一个司机对什么眼?几个女人十分不满地想,有几个腐一点的甚至自动脑补出了很邪恶的画面,感觉浑身一阵恶寒的她们看着沈重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而打破沉默的是管风行的挣扎声,他的双手颤抖着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他气得浑身发抖扭头看着踢了自己一脚的人,但是当看到金发帅气男人的脸的时候却整个人都好像被雷劈了一样。

    管风行自然不可能是因为他的帅气被震惊的说不出话,而是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

    史密斯,传奇基金的总裁,手里头掌握着无穷的资金,虽然整个传奇基金才出现五年时间,但是却已经在国际上颇具名气,他们甚至是华尔街的常客。

    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因为巨大的震惊和错愕,管风行竟然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表态,他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但是身体一软,毫无知觉的双腿就好像是挂在他身体下面多余的两个零件,不可能支撑起他的身体,砰的一声再一次摔倒在地,此时周围人的注意力才被重新吸引到管风行的身上,这个时候大家悚然一惊,这个忽然出现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男人踢的可是管风行!管家大少!

    要死了要死了!

    参加一个慈善晚会而已,要不要这么刺激?

    所有人都胆战心惊,下意识地距离金发帅气男人远了一点,毕竟这个男人虽然很帅,但是毕竟帅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权用,官家大少啊,那是在沪市不知道多少人都要仰望的存在。

    这样的侮辱,已经足够拼命了。

    的确是足够拼命了,感觉周围所有人的眼神都火辣辣地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管风行尝到了前所未有屈辱的滋味,这种屈辱好像是把他扒光了丢在地上展览一样,一个好像有魔力的声音不断地在他脑海里回荡:你是个废物,你看看他们的眼神,所有人都在嘲笑你,你连一个乞丐都不如,因为你是个废人!一个站不起来的残废!!!

    这个声音好像带着魔力,一瞬间管风行的双眼血红,在无尽的屈辱下,他悲愤地怒嚎,“沈重山!!你不得好死!!!”

    这声音之凄厉,让所有人都忍不住一阵寒颤,到底有多大的仇才能发出这么悲愤的怒吼?

    而沈重山又愣了一下,然后立刻从跟老友重逢的感情中恢复过来的他就很复杂,明明是土蛋踢的他,为什么不得好死的就成了自己?

    此时史密斯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他压根都没有看地上的管风行一眼,一直盯着沈重山的史密斯脸上带着无比谄媚和巴结的笑容,三步并作两步就跑到了沈重山的身边,一边搓着双手一边嘿嘿笑着,“哥,这里都能遇到你,难怪大姐头让我过来呢,我还以为是生意上的事情,结果是你在这里来着,嘿嘿嘿。”

    沈重山一头黑线地看着满脸谄媚笑容的土蛋,说:“土蛋,从前你就知道天天闯祸,今天你又给我惹麻烦了。”

    看管风行的样子,恨不得把自己的皮给扒了,而且这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沈重山也挺头疼的,这下子真的是撕破脸了。

    史密斯不爽地说:“什么土蛋!哥,这就是你的不厚道了,以前我不懂中文,让你给我取个牛逼哄哄的中文名字,你就给我取了一个土蛋,还骗我说是在武侠里头最牛逼的大侠才会有这么吊炸天的名字,害得我得意了好久,后来我学了中文才知道哥你骗我,这个名字太土了!”

    “”在场的人不少,大家都听到了这个金发帅气男人用纯正的中文说出的话,土蛋?我的天人们表情古怪,那是想笑又不敢笑的尴尬表情,只觉得忍的好辛苦

    沈重山直接就无视了土蛋的抱怨,指着被人搀扶着从地上爬起来坐在轮椅上的管风行说:“你先给我解决了这个麻烦先。”

    史密斯闻言看了一眼管风行,指着他对沈重山说:“这个残疾人也算麻烦?”

    残疾人!

    最诛心不过这三个字。

    周围旁观的人心都是一颤,觉得这三个字的威力一点都不亚于刚才的那一脚。

    管风行的脸猛地从煞白转成殷红,那是一种不正常的红色,好像是血一样的嫣红,管风行一张嘴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就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萎顿在轮椅上,他疯狂地推开了要给他擦掉胸前鲜血的手下,盯着史密斯和沈重山死死地咬着牙,手指的指甲抠在轮椅扶手上,一直到指甲缝都在流血了都浑然不觉。

    “史密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就为这一句话,我会跟你拼命!”管风行嘶哑着声音说,眼神的怨毒好像是一条毒蛇一样。

    “嘿?”史密斯冷笑了一下,他斜眼看着管风行,那一双帅的简直犯法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兴趣,就好像看着一个玩具一样。

    看到史密斯的这个眼神,沈重山皱皱眉喝道:“土蛋,这里是华夏,你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史密斯闻言悚然一惊,好像回过神来的他对着沈重山挠挠头憨笑一声,然后拍着胸脯说:“我知道了哥,你看我怎么解决他。”

    说着,史密斯忽然爆起朝着管风行又是踹出一脚。

    啊啊!!!

    哪怕是完好的时候管风行都只是一个普通人,面对即便是最顶尖的职业精英军人都难以躲过去的史密斯的一脚,现在坐在轮椅上成了废人一个的管风行怎么可能有抵抗的能力?于是他惨叫一声,再一次被踢飞了。

    这一次,连轮椅都扭成了一团麻花报废了。

    史密斯踢了一脚之后就朝着管风行大步走去。

    沈重山皱皱眉想了想,摇摇头,还是没有阻止他,毕竟这么些年不见了,总不能刚一见面就让人不准这个不能那个,更重要的是他也好想上去踢一脚啊。

    同时,沈重山也有些同情管风行了,其实以前在苍穹组里面,要说欺负人的话,史密斯完全是得了自己的真传有青出于蓝的趋势,这货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遇到打不过的就哭爹喊娘跪地求饶,一旦遇到软柿子那得意的模样简直比狗还跳,很多时候连身为自己人的沈重山都忍不住要打他一顿。

    走到了管风行身边,史密斯一脚就踩在管风行极速起伏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管风行说:“要不是我哥让我别发脾气的话,这一脚你已经死了,就好像踩死一只小鸡你懂吗?一点点大,软软的,骨头脆脆的,一脚踩下去你能感受到很清晰那种骨头断裂的层次感,先是肋骨然后是胸腔塌陷然后是脊柱断裂,在死之前你一定会很痛的虽然我很想这么做,但是我没有,你知道为什么不?因为我是个好人,更重要的是我哥是个好人,我哥跟我说要做有文化的流氓,不能给人一种欺负人的感觉,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你说呢?”

    话说完,史密斯扭头朝着沈重山露出了一个灿烂如菊花盛开的笑容,“哥,我说的对不?”

    沈重山深沉地点点头,说:“很有道理,但是措辞要注意,怎么能说我们自己是流氓呢?我们是文!化!人!”

    被这哥俩无耻到极点的对话一说,周围人的表情越发古怪,这还不叫欺负人?尼玛的你一只脚都踩在别人身上了你这比直接杀了他还欺负人一些吧?

    管风行阴冷地盯着史密斯,他的嘴里满是鲜血,雪白的牙齿也被染得通红,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滔天的恨意已经淹没了他的理智和痛觉,他阴冷地说:“你可以杀了我,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一旦你这么做了你也不得好死,别忘了,这里是在华夏!你身份地位再高,也休想杀人不偿命!”

    史密斯嘿了一声,足尖挑起了管风行的下巴,在管风行还算是白净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灰色的清晰脚印,他摇着头说:“啧啧啧,看看你这不服输的小贱样,一副很欠揍的样子,让人看了真不爽啊,我明明不想欺负你,为什么你总是要逼我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