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7章想打我是你不了解我
    第67章想打我是你不了解我

    啥叫侮辱人?

    打你一巴掌吐你一口唾沫算侮辱人不?

    算,但是那只是低级的侮辱而已。

    这种侮辱最多让人生气。

    但是史密斯这会儿的所作所为所说,已经完全超出了侮辱人这么一个普通的范畴了,他的语气和神态还有那比什么动作都要让人生气的动作,俨然已经达到了让人看了就觉得生气很生气非常生气的地步,至于管风行本人,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去死,立刻死了,总好过活着被羞辱。

    管风行扭着头,他想要闪开史密斯的靴子,但是史密斯这一脚踩在他的脸上,让他完全躲不过去,他伸手死死地抓着史密斯的裤腿,眼神里的光芒恐怖得几乎让人不寒而栗。

    今天这一天,管风行不断地在刷新着自己的屈辱记录,每一次当他以为自己承受了这辈子最屈辱的时刻的时候,马上更屈辱的事情就会响亮地给他一个耳光,告诉他,呸,这才只是刚开始好吗!

    “放开我!!!”管风行嘶吼的声音里已经带着一种非人的疯狂,他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脸色涨红,这是情绪激动到了极点的表现。

    这个时候沈重山拍了拍史密斯的肩膀,让他退后。

    “别把他给气死了。”沈重山对史密斯说。

    史密斯挠挠头,面对沈重山和面对管风行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态度,在管风行的面前史密斯完全就没有一点修养和素质可言,所作所为让旁观的人都气的牙痒痒,但是面对沈重山的时候,他又比鹌鹑还乖巧,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个奇葩了。

    史密斯的脚放开了,沈重山蹲下来一把抓住了管风行的肩膀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管风行身边的两个手下立刻就怒喝道:“你要干什么!”

    刚才面对史密斯的时候,被史密斯的身份地位和气场压着一句话都不敢说,但是面对沈重山这个司机就不一样了,还真当我的主子是乞丐,路过一个人就能踹一脚呢?

    “滚远点!”史密斯瞪了两个人一眼,就好像一条忠实的藏獒,有谁对沈重山比比的他就能一口咬上去。

    手抓着管风行的肩膀让他不至于软倒在地,面对跟电影里演的丧尸一样表情狰狞可怕的管风行,沈重山叹了一口气,说:“你说我们为什么不能做朋友呢?”

    听着沈重山的语气,史密斯一乐,实在太了解沈重山的他知道,好戏要来了,每次沈重山用这样的神态这样的语气说话的时候,就代表有人要倒霉了,这也是史密斯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又能学习到新的欺负人的技巧了,新技能必须get!

    管风行惨笑了两声,语气平淡却森冷入骨地说:“沈重山,你少假惺惺的,我们心里都清楚,我恨不得你死,你也恨不得我死,有本事你现在就弄死我,那样你也能满意了,但是你不敢,哈哈!你不敢弄死我,因为你知道那后果有多严重!”

    听到这话史密斯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做不敢?我哥弄死的人比你拍死过的蚊子都多

    管风行惨笑地看着沈重山,唇齿之间满是鲜红的鲜血,嘴角还挂着血沫,加上胸口的一大片血迹,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我的确不敢。”沈重山点头赞同地说,“我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怎么能随随便便地杀人呢,这是犯法的,而犯法的事情我从来不做。”

    管风行哈哈笑了两声,因为刚才喷了一口鲜血,这怒极攻心的血可都是精血,几乎带走了他大半的力气,此时他虚弱的笑容格外恐怖森寒,“哈哈哈,沈重山,你知道你最让我佩服的一点是什么吗?就是你的直接,你一点都不虚伪,说的和你想的一样!”

    说着,管风行忽然一口带着血的唾沫就朝着沈重山脸上吐过来。

    而沈重山却好像早有了准备一样,他头一侧就躲开了这口唾沫,唾沫飞过去啪的一声沾在一个女人的胸口上,她愣了一下猛地尖叫起来哭着喊着跑了。

    而因为管风行的这个动作,一直都嬉皮笑脸地站在旁边的史密斯忽然不笑了,他的身上一股惊天的杀气冲天而起,此时此刻,他不再是那个没个正形以欺负人为乐的史密斯,更不是让高高在上的传奇基金总裁,而是一个修罗,地狱里爬出来身上背了不知道多少条人命的杀神!

    所有人的心脏猛地提了起来,他们眼神惊骇地看着史密斯,这些只是有些钱有些权却和平安乐从来没有见过杀人的人们还不知道这种让他们浑身发抖的气息是杀气,但是出于生物的本能他们感受到了恐惧,深深的恐惧。

    伸手拍了拍史密斯的肩膀,沈重山可不想这里变成一个修罗场。

    在沈重山的示意下史密斯一点一滴地安静下来,之前的杀气消散于无形,然后又出现了那嬉皮笑脸的表情,好像刚才那个让人颤抖的杀神不是他一样。

    安抚下了史密斯,沈重山伸手从裤兜里摸出了一张纸巾,伸手给管风行擦掉了脸上的鞋印,慢条斯理地说:“为什么这么不友好呢?我觉得你这么恨我一定是你不了解我,那些不了解我的人都会很讨厌我很想打我,但是我相信如果你真正地了解我的话你一定会改变你的想法的。”

    说着,沈重山忽然朝管风行一笑,说:“那么我们就先从信任和了解的第一步做起,来,站着,像个男人一样站着我们好好地平等地对话。”

    话落地,沈重山松开了抓着管风行的手。

    失去了支撑,管风行脸色大变,柔软的双腿根本不能让他站着,他看着沈重山脸上的笑容,忽然感受到了一阵深深的恐惧,这个男人那天就带着这样的笑容,那天晚上第一次见到这个笑容,他永远失去了站立的能力,他的变成了一个残废,而今天第二次见到这个笑容,管风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从始至终,沈重山就是要羞辱自己,他知道自己最要面子最要自尊心,所以他就是要在所有人面前打击自己的软肋,让自己在精神上都变成一个残废!

    就好像自己之前当中嘲弄他是一个司机让他滚蛋一样。原来,不是沈重山怂包不敢反击,只是他的反击还没有到。

    一个双腿不能站立的人忽然失去了支撑会怎么样?这个问题三岁的孩子都能回答的出来,当然是摔倒了。

    摔倒下去的管风行看着沈重山的笑容越来越远,最后砰的一声,他第三次摔在地上。

    耸耸肩,沈重山遗憾地说:“你这个人就是不小心,你看你怎么就摔倒了呢?不过你觉得我们是不是更相互信任了一些?你是不是更了解我一些了?你现在不是那么想打我了吧?忘了告诉你,那些了解了我的人跟现在的你一样,都很想杀了我,挫骨扬灰的那种。”

    而管风行再也承受不了这种羞辱,哇地再吐出一口鲜血,这一次他再也没能叫骂,而是直接晕厥了过去。

    史密斯一脸敬仰地看着沈重山,“哥,一年多没见了,你还是这么贱。”

    “这怎么能说是贱呢?”沈重山生气地说,想了想,他严肃地重申道:“我只是让他不要误会我。”

    楼上一个隐秘的会议室里,许卿和郑中基相对而坐。

    “史密斯先生怎么还没回来?”皱着眉头敲了敲桌面,郑中基做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其实心里乐开了花,之前史密斯和许卿谈了谈t计划的事情,虽然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达成什么意向,但是许卿对史密斯的态度可比自己好多了,起码那是正儿八经谈生意的态度,想想自己上一次上门去寻求合作,人家许卿怎么对自己的?就差没叫保安赶人了。

    无论如何,两人既然接触了这就不是个好消息,传奇基金的注资将会给他对许氏集团下手制造极大的难度,这是他和管风行都不愿意看到的。

    许卿平静地看了郑中基一眼,淡淡地说:“既然史密斯先生有事,那么就下次再约时间谈吧,我们已经互相留了联系方式,之后就不麻烦郑先生了。”

    其实,许卿压根就不愿意任何人插手自己的t计划,哪怕是史密斯也一样,这个项目的前景和利润实在太大,明摆着是一夜暴富的生意谁愿意无缘无故和别人分担?更何况不出意外情况,许氏集团完全有能力独立开完成这个计划,但是在郑中基的面前,她却必须做一个姿态放出一个假信号,因为即便是许卿都不愿意面对郑家和管家的狙击,上次和父亲的密谈更是让她坚定了拖延时间虚以委蛇的策略,而史密斯的出现,则是最好的烟雾弹。

    郑中基闻言刚要说话,敲门声传来,一个行色匆匆的男人走进来在郑中基耳边说了两句什么,郑中基再深的城府也隐藏不住内心的震惊,他豁然站起来道:“什么?!”

    许卿看着郑中基,心中飞快猜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居然让郑中基这么大惊失色。

    扭头看着许卿,郑中基忽然冷笑一下,说:“许总,你带来的人好本事,居然把管风行气得直接送去抢救,今天这件事情闹大了,恐怕我们三家面子上都不好过!”

    “我带来的人?沈重山!?他和管风行起冲突了?他有没有事情?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是对沈重山做什么的话,许氏集团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人!”许卿豁然站起来对郑中基怒道,话说完,直接甩袖子抢先冲了出去。

    威胁不成反被威胁了一脸的郑中基愣了半天,猛地一拍桌子怒骂一声:“狗日的,那个破司机还真的给许卿看上眼了!”话落地,他也冲了出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