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69章你们一开始就从门缝里看我
    第69章你们一开始就从门缝里看我

    史密斯热情无比地看着许卿,眉飞色舞地说:“嫂子啊,你有没有姐姐妹妹什么的?我这还单着呢,现在都说单身狗单身狗,你看单身的连人权都没有变成狗了,你一定不忍心我被人嘲笑找不到女朋友吧?”

    史密斯的内心是热情的,是充满了期望的,许卿都美成这样了,她的姐姐妹妹就算是烂了都比那些普通的所谓美女好吧?要是能捞到一个,哇咔咔咔

    在史密斯正把自己意.淫.得开心的不行不行的时候,忽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进来砰的一声把史密斯撞了个踉跄,而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的郑中基站在门口看见沈重山就怒喝道:“沈重山!管风行现在都还在抢救!今天的事情你必须给一个交代!”

    许卿正窘迫的不行的时候,沈重山正呵呵傻乐的时候,史密斯正和大哥跟嫂子聊的开心的时候,郑中基的忽然出现是极倒胃口的事情,不过沈重山和许卿都还没有发作,那门砰的一声震天响就被史密斯给一脚踹了回去,还夹杂着史密斯的怒吼:“我丢你老母啊!谁他妈的这种时候来打扰你爹我!?”

    那扇门极速回转,砰地一声关上,而站在门口正装逼的郑中基是倒了血霉了,那扇门在他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啪的一声撞在他的脸上,站在房间里的沈重山和许卿就听见他惨叫一声,那凄厉得好像让人给踢了蛋蛋的惨叫简直闻者伤心。

    门外,郑中基颤抖着捏着血如泉涌的鼻子,愤怒之中他并没有听出史密斯的声音,怒极攻心的他对身边叫过来的人怒吼:“妈的,是谁!?是谁偷袭我!?你们这些猪还愣着干什么!给老子把门拆了!”

    在郑中基身边的人要拆门的时候,门再一次开了,打开门的沈重山看着郑中基的模样就乐了,“见面就送血,这是什么节奏?”

    郑中基用手帕捂着自己的鼻子,他愤怒地瞪着沈重山,一双本就阴柔的丹凤眼此时充满了怒火,只是刚要发作,沈重山身边走出来的史密斯让他的脸色变得极为精彩。

    面对许卿的时候史密斯自然是没有任何架子的,可对郑中基就不同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郑中基,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郑先生,你为什么袭击我?”

    “!?!?”郑中基气得直发抖,明明是自己被砸了鼻子,怎么变成自己袭击他?更恶心的是,史密斯怎么和沈重山搅合到一起去了?难道是因为许卿?

    史密斯的出现完全打乱了郑中基的计划,一时之间他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郑先生,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将认为你对我抱有恶意甚至威胁到我的人身安全,我是来贵国投资的,在美利坚驻华大使馆拥有备案登记的合法商人,如果我觉得你威胁到我,我将会向我的大使馆请求保护,并且撤回一切在你处的投资意向。”史密斯冷哼着说,刚说完,史密斯一扭头脸上又抖开了一朵菊花,“哥,要不要把他也变成一个残废人?”

    “滚远点!”沈重山没好气地瞪了这个暴力狂一眼,自己怎么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要是被人误会了自己也不是好人怎么办?

    郑中基的表情复杂,他犹豫了半晌,温热的鲜血不断地顺着手流淌下来,他看了看史密斯,又看看许卿,最后眼神落到了沈重山的身上,怒极而笑道:“沈重山,所有人都小看了你。”

    这个时候郑中基要是还不知道史密斯跟沈重山早就是关系不一般的旧相识的话他就是一头猪了。

    “那是因为你们从一开始就从门缝里看我。”沈重山笑眯眯地说。

    咬着牙闷哼了一声,郑中基看向许卿,说:“许总,看来我们和许总也没有必要维持表面的和平了。”

    许卿翘首而立,看了郑中基一眼,平静地说:“许氏集团和我许卿,绝对不向任何威胁低头!”

    霸气!

    史密斯要给嫂子点赞了。

    郑中基连说了三个好字,最后眼神落到了史密斯的身上,说:“史密斯先生,看来我们所有人都被你耍了。”

    机会来了!装逼的机会来了!史密斯的眼睛一亮,他努力地搜肠刮地在想这种时候说什么话显得很装逼,毕竟之前大哥和嫂子的回答都让人感觉很赞,比如大哥的话回味无穷,嫂子的话霸气无双,土蛋也好想装个爽爽的逼啊,但是说什么好?说什么才会显得有逼格?

    就在史密斯苦思冥想的时候,郑中基却直接不停留走了。

    瞠目结舌地看着郑中基的背影,史密斯愣了半天一跺脚怒道:“妈个比,回来啊!我刚想到词啊!你回来让我把逼装完再走啊我丢你老母!”

    管风行被踹了两脚摔了三次,气得送去抢救,而郑中基也捞到了个鼻梁骨轻微骨折毛细血管大面积破裂的下场,连主人都变成这样了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慈善晚会自然是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

    因为要抢救管风行的缘故,游轮用最快的方式靠岸,而在岸边早就经过联系清场,一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闲杂人等到也不会来惹人心烦,所以宾客们在游轮靠岸之后一个个都表情复杂地走了,可以想象,今晚回去用不了半个小时的功夫,某最牛司机拳打管少门撞郑少的消息就会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遍整个沪市成为人们的笑料和谈资,尽管说起来这什么拳打管少门撞郑少的事情都不是沈重山做的,但是显然没有人会听他解释的。

    从游轮上下来,许卿他们刚要上车离开,却被林九江叫住了。

    “林叔叔。”许卿对林九江还是十分尊敬的,她站在车门边看着匆匆走来的林九江主动喊道。

    林九江深深地看了许卿身边的沈重山一眼,摇头说:“人老了果然不中用了,看走眼了。”

    许卿微微皱眉,说:“林叔,今天的事情他没有错。”

    哈哈笑了笑,林九江点了点许卿说:“你这个丫头,你林叔可是看着你长大的,这还没有说什么呢你就开始维护起他来了。”

    许卿羞赧道:“林叔,你误会了。”

    摆摆手,林九江对许卿说:“其实就算是没有今天的事情,明天后天也一样会出问题,管家和郑家摆明了就是要找麻烦来的,你之前的事情我也听你爸说过了,总而言之,现在你身上的压力很大,不过不要怕,总算还有我们这些老家伙给你担当着,但是依你爸的意思,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不插手,他们管家和郑家的老东西也不会出面,尽量地把事情控制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因为一旦闹大了对谁都不好,特别是你现在做的计划,这就是一块肥的流油的肥肉,任谁看到了都会忍不住上来咬一口的。”

    许卿点头郑重地说:“林叔,我知道。”

    满意地点点头,林九江说:“总而言之,你打小就让我和你爸爸很放心,从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我们想这一次也不会例外,最后我再提醒你一句,很多时候你最可怕的敌人不是站在你对面的人,也要注意一下自己身边的人,当年你爸强力推行把整个公司的话语权交给你,一直到了现在可都还有很多人不满呢,若在平时他们或许不敢说什么,毕竟你爸还在,但那是他们自己的实力不够强,那伙人最早的时候都是跟着你爸一砖一瓦地把许氏集团建设起来的,说难听点就是胆子肥了什么事情都敢做,一旦和外面的人勾结起来,想要掀翻许氏集团的念头或许还真的有,总之,你自己小心注意。”

    许卿闻言凝眉,她冰冷地说:“林叔,我爸和我对那些叔叔伯伯已经足够客气了,给了他们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还有子孙后代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如果他们还贪心不足蛇吞象地想要什么的话,我不会手软的。”

    点点头,林九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饶有兴趣地看了沈重山一眼,之后就上车离开了。

    看着林九江的车子离开,许卿忽然出了一口气,有些烦闷地说:“林叔忽然提起这件事情肯定不是无的放矢,看来集团里的确有人心思开始活泛起来了。”

    沈重山闻言拍着胸口说:“没关系,我帮你,任何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

    许卿好笑地看了沈重山一眼,说:“你打算怎么帮我?拳打脚踢吗?还是算了吧,这是商业上的事情,说浅一些是办公室斗争,说大了一些就是政治斗争,并不是拳脚能解决的,不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勇气可嘉,但并没有什么用。”

    被许女神并无卵了的沈重山气坏了,他说:“你怎么能瞧不起人呢?”

    “不是瞧不起人,而是术业有专攻,我不觉得你在这个方面有什么特殊的能力,要不然你跟我说说要怎么对付那些人?”许卿打开车门坐进去说。

    沈重山站在车门边仔细地想了一下,沉默一会,然后他忽然回头朝着史密斯吼:“你还杵在那cos电线杆子吗?滚过来开车!”

    无缘无故被吼了一通的史密斯很无辜很委屈地钻进了驾驶室,沈重山则绕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然后就指挥史密斯朝着安澜园开去。

    到了安澜园把许卿送回家,沈重山回到车上说:“走,我们出去喝个小酒。”

    史密斯闻言眼睛就亮了,出去喝花酒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揉着太阳穴,沈重山斜眼看了一脸兴奋的史密斯一眼,那张帅的不行的脸怎么看怎么讨厌,他闷哼了一声说:“你带着头罩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