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0章变态的羞耻游戏我不玩的
    第70章变态的羞耻游戏我不玩的

    既然是喝花酒,史密斯当然不能真的戴着头罩去了,要不然人家还以为他是去抢劫的。

    不过这货不戴头套的后遗症立刻就出来了,坐在酒吧的卡座里头,沈重山黑着脸一边剥瓜子一边看着史密斯成功地送走了第五个来要电话号码的女人,他愤愤不平地说:“这些肤浅的女人都是不三不四的,你少跟这些女人乱搞。”

    史密斯得意洋洋地看了沈重山一眼,说:“不三不四的女人我才喜欢,哥,你就别不爽了,这么多年下来你还没有习惯?看看你脸上就差写着我很嫉妒这五个字了。”

    “你的中文越来越好了嘛。”沈重山狞笑道。

    史密斯嘿嘿笑道:“这还不是哥你教导有方来着的。”

    沈重山端着酒杯和史密斯碰了一下,喝下一杯酒之后问:“你怎么忽然来华夏?”

    史密斯挠挠头,说:“大姐头说你很可能就在这里,说让我过来看看,就算是没找到你也没关系,她说沪市的许氏集团有个项目可以做一下,要是能合作最好,不能合作也没关系,所以我就过来了。”

    沈重山错愕地说:“她怎么知道许氏集团的事情?”

    耸耸肩,史密斯说:“大概是铁头和她说呢,我管着我们的钱,铁头管着我们的情报网,大姐头知道也不奇怪。”

    沈重山闷哼了一声,铁头和土蛋都是苍穹组的四个正式成员之一,说起来都是他带出来的,结果这两个家伙天天跟着冥刀屁股后头混,但凡是能坑自己一把的机会绝对不放过,冥刀天天把自己追得鸡飞狗跳的说起来还有这两个憨货的一个大功劳。

    “哥,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一年之前,你为什么忽然就离开了?我和铁头都很想不通,问过大姐头,结果明明是铁头去问的,大姐头却把我揍了一顿。”史密斯抱怨道。

    沈重山嗤笑道:“肯定是你怂恿铁头去作死的吧?”

    史密斯表情窒了一下,讪笑道:“他自己也想知道的嘛,要不然就铁头那个性格我怎么叫的动他,就是太让我冤枉了,明明惹大姐头生气的是铁头,大姐头怎么就把我打了一顿呢,哥,你还没回答我呢,一年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每次在大姐头面前不小心提起你的名字就少不了一顿胖揍,你是不是把大姐头给嗯嗯嗯?”

    一巴掌把满脸猥琐的史密斯给拍了回去,沈重山没好气地说:“反正是发生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你也别乱猜了,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和严重,我是自己不想干了,天天在这一行醉生梦死的,该刺激的也刺激过了,该经历的也都经历过了,就想着退休养老,金盆洗手了。”

    古怪地看着沈重山,史密斯忽然一脸理解地说:“哥,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不会怪你的,为什么要瞎掰呢?”

    沈重山脸色一黑,史密斯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和史密斯一起喝酒很烦的事情就是总有女人来搭讪,而更烦的事情就是那些女人全部都是来找土蛋的!

    哪怕是有一个例外的,都会发生如下的对话。

    “你好帅哥,请问刚才坐在你身边的那个外国帅哥哪里去了?你能把他的号码给我吗?”

    “我不认识他,你给我滚!”

    “神经病。”

    “你才神经病,你全家都神经病!”

    沈重山放下了酒杯站起来去厕所,给了在吧台勾搭妹子的史密斯一个你别乱搞的眼神之后就起身走了。

    绕道后面的卫生间,沈重山舒舒服服地放了一个水,刚洗好手出来就见到一个头发五颜六色,画着浓妆身上挂着各种各样的饰品的太妹匆匆忙忙地从一个包厢里走出来,因为太过匆忙和急切的缘故,并没有注意到沈重山的她一头就撞进了沈重山的怀里。

    “是你?!”萧红缨抬起头怒瞪着沈重山,她发现自己怎么什么倒霉的时候都能碰到这个倒霉鬼!?好端端的来做一次卧底都差点被发现,这会儿她正想办法挽救却好死不死地遇到了这个知道自己身份的家伙。

    沈重山乐了,“警察做不下去改行了?也是,现在经济不景气,听说你们公务员更是管的严的要死,当失足妇女多好,一晚上千把块随随便便赚啊!”

    听见沈重山的这话萧红缨脸色一变,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出来的包厢里面并没有人跟出来,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男人的说话声,巨大的噪音掩盖了沈重山的话,萧红缨也松了一口气,她一把抓着沈重山领口的衣服就把他拖进了隔壁一个空包厢里头砰地关上门。

    “喂喂喂,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个正经人,你要是对我用强的话我会反抗的!”站在黑漆漆的包厢里面,沈重山一脸害怕地说。

    啪的一声灯开了,萧红缨那张气得不行的脸露出来,她怒极道:“你说什么?!”

    这个混蛋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什么用强?这个自恋狂以为自己是什么了?还有,更气人的是反抗算什么意思?老娘就算是疯了要跟你做那事,都是你八辈子休来的福分好不好,你居然还说你要反抗!?

    萧红缨之前一次沈重山侮辱了自己身为警察的尊严之后,这一次已经侮辱到自己身为一个女人的尊严,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深仇大恨!

    沈重山警惕地看着萧红缨,那表情有些委屈还有些愤恨,就好像是被大灰狼抓到狼窝里头的小红帽,犹豫了一会,沈重山好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说:“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只要你不伤害我,我可以答应你一些过分的要求,但是话说在前面啊,一些变态的游戏我不玩的。”

    变!态!的!游!戏!

    萧红缨浑身都在颤抖,她瞪圆了眼睛,一张小脸被气得煞白煞白的,眼见到沈重山还要说话,她忽然一弯腰从大腿内侧抽出了一把枪指着沈重山咬牙说:“沈重山!我对你没有兴趣,更不会做什么变态的游戏,从现在开始,请你的脑回路立刻回到正常人的思维上来,否则我开枪杀了你!!!”

    “你不会的,你是警察,怎么会随便杀人呢?”沈重山讪笑着,伸出手慢慢地压下了萧红缨手里头的枪,说道。

    哼了一声,萧红缨收起枪走到门口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然后对沈重山说:“我现在是一个卧底,隔壁包厢里的人是一伙我们跟踪了很久的毒贩,这个贩毒团伙是沪市最大的贩毒网络之一,现在就差一些关键性的证据就能收网,之前得到消息他们今天打算交易,我们要做的就是取得他们的信任,摸清楚他们下一步的动作然后收网把他们一网打尽!”

    沈重山闻言一脸惊叹佩服地对萧红缨竖起大拇指说:“真佩服真佩服,沪市就是需要你这么好这么敬业的好警察,既然你在办案我就不打扰了,我走先”

    走到门口的沈重山被萧红缨抓着后衣领子拎了回来,“你没听见?我刚说的是我们!那伙毒贩的警惕心很高,一直都怀疑我,而我们之前安排进去的卧底已经失去联络了,应该已经凶多吉少,他们可能早就在怀疑我的身份,所以你必须配合我演戏!”

    沈重山气坏了,说:“我们纳税人缴的钱辛辛苦苦地养活你们是干什么用的,就是在这个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保卫人民平安用的,结果现在出事了,你居然拉着我上去送死?我才不干!你们不是说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哪里有公仆拉着主子去作死的道理?”

    萧红缨咬牙切齿地掏出枪指着沈重山。

    “其实我觉得身为一个公民,有义务帮助警察破案,就算是危险又算的了什么?为了维护沪市人民的安全和和平,打击这一伙毒贩,我义不容辞!”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沈重山立刻就满脸严肃和正气地改口说。

    萧红缨冷笑了一下收起枪说:“你这演技,合格了。”

    话说完,她拉着沈重山就走出了包厢门。

    来到萧红缨所说的满屋子毒贩的包厢,刚推开门,里头原本嘈杂和吵闹的声音忽然就停了,在唱歌的一男和一女都停了下来,在包厢的沙发上,坐着三个男人,分别抱着一个女人在调笑着什么,而此时也停下来。

    包厢里只剩下了背景音乐的声音,被六七个人的眼睛盯着,沈重山和萧红缨就这么站在门口跟接受审讯一样。

    “英子,这个人是谁?”拿着话筒的男人慢悠悠地走上来,下巴朝着沈重山挑了挑,玩味地问。

    化名英子的萧红缨看了沈重山一眼,然后伸出手挽着沈重山的手臂说:“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南城区金爷的侄子,他知道龙哥你手底下有一批货,想要上门来谈谈。”

    龙哥闻言扭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几个同伙,又看了看萧红缨,然后摸着自己的光头嘿嘿笑了笑,之后他手里头拿着话筒挥了一下,包厢里头那几个穿着暴露的女人很自觉地站了起来鱼贯走出包厢。

    关上包厢的门,龙哥把音乐关了,坐在沙发上,有人拿出一根烟给龙哥点上,深深地吐出了一口烟雾,龙哥对萧红缨说:“英子,你是大张强介绍来的,我以为你懂道上的规矩,但你这是不按规矩带着我们哥几个玩啊,你什么意思?”

    萧红缨闻言脸色一变,沈重山明显能感受到贴着自己站着的萧红缨身子紧了一下,看着萧红缨一时半会回答不出来话的样子,沈重山叹了一口气,难怪这娘们被人怀疑上了,连道上的一些暗语和切口规矩都不懂,人家不怀疑她才叫有鬼。

    既然来都来了,不帮忙也不行,于是沈重山站出来一步对龙哥笑着说:“龙哥,别怪英子,这事是我让她帮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