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1章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第71章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见到沈重山站出来,龙哥嘿嘿笑了笑,看着沈重山说:“你是南城金爷的侄子?”

    沈重山点点头,搬了一张小软凳和龙哥隔着茶几坐在对面,沈重山说:“没错,你们有货,我有钱,为什么不能来找你们?”

    龙哥乐了,说:“看来你小子也是个胆子大的主,现在敢这么直接找上门来的买家可少了。不过你应该知道我们干这一行的,不找到下家是不可能做生意的,我手头上的确有货,但却不打算卖给金爷,早有人要了黄桃,给这位大哥点支烟。”

    龙哥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他自己的手下说的,一个男人坐起身来,抽了一支烟递过来,另一只手还拿着打火机显然是要给沈重山一起点上了,但是沈重山却一摆手拒绝了,他拿出了自己的烟点了,吐出一口烟雾这才对龙哥说:“龙哥,你别试探了,咱们都是道上懂行懂规矩的人,我们一次合作都没有还是第一次见面,你们干的又是这个买卖,你送来的这支烟我敢抽?”

    龙哥闻言哈哈大笑,说:“不抽就不抽,小心一些是应该的。”

    萧红缨瞠目结舌地看着沈重山和龙哥他们熟练的对话,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了适应现在自己的角色,她之前还专门去训练学习模仿了很久,虽然一直都很努力但是很多时候气质是常年累月的习惯是一时半刻改变不了的,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龙哥一直都怀疑自己,因为自己压根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但是看看现在的沈重山,怎么看起来比龙哥还熟练老道?要不是知道这个家伙是自己临时抓来的壮丁的话,萧红缨都要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就是这个团伙里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这批货肯定是不能给你了,已经有人要了。”龙哥靠在沙发上对沈重山说。

    沈重山挑起眉毛说:“分一点都不行?”

    “不行,你知道,做这一行的规矩比什么都重要,坏了规矩,就是断了财路。”龙哥摇头说。

    “这样呢?”沈重山的食指在茶几上敲了两下。

    龙哥的脸色一变,没有吭声。

    得意一笑,沈重山站起来说:“你们自己商量一下,我就在门口等。”

    说着,沈重山给了萧红缨一个眼色就走出了包厢。

    而由始至终,龙哥没有阻拦。

    来到包厢外面,急不可耐的萧红缨就问:“你刚才那两下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懂啊。”

    “你当然看不懂了,这是黑话,食指敲两下的意思就是给他们提两成的价格,要是中指敲两下就是提双倍,一下是一个点,区别在你用哪根手指敲。”沈重山眯起眼睛说。

    萧红缨狐疑地看着沈重山问:“你怎么知道这样的规矩?”

    “电视里学的。”

    “你骗鬼吧!?什么电视里能学到这个!?总之你给我老实交代!要不然的话有你好果子吃!”

    萧队长的职业病又发作了。

    包厢里头,叫黄桃的小弟放下手机对龙哥摇摇头,龙哥的眼珠子猛地瞪圆了,杀气腾腾地说:“问清楚了?”

    “问清楚了,我老表在南城混,他说金爷手底下就没有一个这样的侄子,而那个妞也很可疑,大张强的电话也打不通了。”黄桃沉声说。

    “草他妈个比的!”龙哥的眼神里露出一抹惊慌,随即就凶狠地说:“这个小子黑话还真他妈的熟练,应该是道上的,差点就让他给骗了,黄鼠狼,你怎么看?这两个人是黑吃黑的还是白吃黑?”

    叫黄鼠狼的男人有一张瘦长的脸,从一开始他就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时候他才开口说:“应该是白吃黑,这两个人八成是条子。”

    话落地,包厢里头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虽然他们人多,条子就一男一女两个人,但是毕竟他们干的是掉脑袋的勾当,天生的心虚让他们此时此刻非常紧张,门口可就站着两个条子,一个搞不好就万劫不复了。

    “别慌!”龙哥看到黄桃居然连枪都拿了出来,压低声音喝道,他走了几步,看向黄鼠狼说:“你给出个主意。”

    黄鼠狼仔细的想了想,说:“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是他们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揭穿了他们的身份,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打算,说不定这酒吧外面已经被包围了,毕竟大张强跟我们关系不错,他要是进了坑里,条子掌握了我们的证据也不足为奇,所以我觉得,我们最好先下手为强,做了他们两个立刻离开沪市。”

    龙哥闻言眼光闪烁地说:“要真的是条子的话,把他们做了这祸就闯大了。”

    此时黄桃站出来说:“老大,你说一句话,我黄桃跟你干。”

    龙哥的眼神里闪烁着狠辣的光芒,他咬牙说:“既然这些条子不让我们活,我们也别让他们好过!干了这一票,我们就分头跑,老规矩,哪个兄弟要是进去了就把事情都扛下来,家里老人自然有我们弟兄帮着养老,等会先骗他们进来,然后在这里动手,要是能顺利最好,不顺利的话干死一个算一个,弄死了就走。”

    外面的沈重山和萧红缨没有等多久,包厢的门就开了,开门的是龙哥,他看着沈重山说:“你刚才说的算数?”

    沈重山点头说:“当然。”

    “那么进来说吧。”龙哥淡淡地说,让开了位置。

    沈重山和萧红缨重新走进包厢里,刚进门,沈重山就皱着眉头,这平静的包厢里头和之前他出去时候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除了龙哥站起来开门之外,其他几个人甚至都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但是沈重山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妥。

    这是一种对危险的直觉,换一种话来说,沈重山在这伙人的身上嗅到了一丝杀气。

    暴露了!这是沈重山心里的第一个念头。

    跨出一步,悄无痕迹地把萧红缨挡在了身后,沈重山看着龙哥笑眯眯地说:“既然龙哥没有什么疑问的话,带我去看看货?”

    龙哥笑了笑,反手带上了门,走过来说:“看货是自然的,但是规矩还是一样,总要让我们弟兄几个见到定金吧?”

    说话之间,龙哥已经走到了沈重山的面前。

    沈重山瞥了一眼包厢里站起来的黄桃他们,对龙哥说:“这是什么意思?”

    龙哥闻言忽然厉喝一声:“干你娘的臭条子!”

    话落地,他手里头的话筒已经凶猛地砸向沈重山,而与此同时,早有准备的黄桃抬手就朝着萧红缨一枪。

    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萧红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两个人的身份其实早就已经暴漏了,枪响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事情已经坏了,但是子弹有多快?在包厢里这么短的距离,当她意识过来要躲避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个时候,提前反应过来的沈重山在黄桃抬手的同时就已经把萧红缨给推开,砰的一声枪响,子弹擦着沈重山的胳膊和萧红缨的肩膀过去,在墙壁上打出一个深深的弹孔。

    而龙哥的那个话筒,则砸在了沈重山的脑门上。

    哐。

    话筒支离破碎,只剩下了一小节手柄抓在龙哥的手里,但是沈重山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面无表情地站在龙哥对面。

    不好!

    龙哥意识到事情坏水的时候,沈重山已经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龙哥整个人躬成了虾米,这一脚势大力沉几乎把他的肠子都从肚子里踹出来,他一百八十多斤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破垃圾一样倒飞出去,砰的一声巨响,那关闭着的包厢门被整个撞碎,龙哥的身体直接飞出了包厢,咋在了包厢过道对面的栏杆上然后后腰重重地撞断了栏杆,整个人翻下了二楼,砰的一声闷响就好像破麻袋从高空坠落整个人砸在一楼舞池边缘,地上流淌出一滩鲜血,龙哥的身体抽搐了两下,不动了。

    而在这个时候,史密斯正坐在吧台上手里拿着一支玫瑰对身边两眼冒光看着自己的女人说:“传说在上帝创造世界之前,有一条蛇问上帝,世界上最能代替爱情的是什么?上帝给了蛇一朵玫瑰花,后来这条蛇衔着玫瑰花走了,之后,这条蛇就成了撒旦。蛇是邪恶的,撒旦也是,但是即便是撒旦都不忍心去破坏玫瑰花的美丽,它代表了爱情,是人们心中最纯洁唯美爱情的化身,我觉得它很适合你,就好像是今晚的你一样,是最美的。”

    说着,史密斯把玫瑰花递给了幸福得几乎要晕过去的女人。

    女人又羞又喜地接过了玫瑰花,平时看起来很不起眼的玫瑰花此时被眼前这个帅气优雅又幽默又有风度的外国男人这么一说,感觉好像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一样,她的内心激动,感觉这个时候就算是他提出要跟自己上床她都会乖乖地跟着去的。

    没有女人能抗拒得了他,就算是一个晚上那都是莫大的幸福啊!女人这么想。

    就在两人浓情蜜意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响,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一连串巨响,之后一个男人就从天而降从二楼摔在了史密斯的身边,男人砸在地上喷出的鲜血溅射开来,有一滴溅到了史密斯雪白衬衫的衣领子上,史密斯整个人都暴走了,他盯着二楼的方向,丢下了吓得尖叫要扑过来寻求抱抱安慰的女人怒气冲冲地就冲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