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79章超级敏感体质的兰秘书
    第79章超级敏感体质的兰秘书

    沈重山打电话把史密斯这个憨货给叫了回来,这些前期侦查的事情自己并不在行,所以他打算交给史密斯来做。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现在需要你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先从中毒的受害人那边着手,要是能查到一些证据就最好。”沈重山把经过和史密斯说了一下,然后吩咐道。

    史密斯闻言却是翻了一个白眼,说:“哥,咱可是大名鼎鼎的苍穹组,干的都是杀人放火抢劫绑票的买卖,你让我这个雇佣军界的头号探子去办这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太侮辱人了,我不干!要我说,这些人直接突突了就行了,废什么话,一粒子弹一劳永逸,多轻松?”

    “猪啊你,这是在国内,不是你那无法无天的中东和非洲,要律懂不懂!”沈重山瞪眼道。

    “矮油,哥,这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我怎么听得那么不是滋味呢?是谁偷了英国皇室的皇家宝藏?是谁打劫了国际刑警要抓的人?是谁”

    “我怎么发现你开始变话痨了?”

    “”

    “不乐意去是吧,好啊,土蛋同志,看来昨晚的思想政治还是没有成功地帮你提升政治觉悟嘛,来来来,我再给你开个小灶,我们去楼上天台谈谈心。”

    “别别别,哥,你误会我了,其实我内心是非常乐意的,我现在就去,我马上就去!哥你本来就这么忙了,我怎么还忍心浪费你的时间给我做什么思想教育呢对不对?我可是你第一号忠诚的铁杆小弟啊!”史密斯一边后退一边摆手解释,见到沈重山哼了一声,赶紧扭头跑去电梯干活去了。

    打发走了史密斯,沈重山揉着下巴想了想,回头看了一眼许卿的办公室,嗯,关着门,貌似她今天要处理很多文件,那么肯定没那么多时间监视着自己了,而且自己今天已经被她从办公室里赶出来两次了,她正冒着火,短时间内是安全的。

    嘎嘎笑了笑,沈重山搓着手掌,就好像是趁着母鸡不注意要去偷小鸡的黄鼠狼一样,沈重山跑到了兰冬秀的办公室。

    当见到进自己办公室的是沈重山之后,兰冬秀吓得立刻站了起来,“你来干什么!”

    沈重山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兰冬秀,说:“我觉得你好像很怕我,我担心你对我有什么不好的误会,所以来跟你解释一下,咱们有什么就公开地谈一谈嘛。”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你快点出去,我现在还在工作”兰冬秀看到沈重山吓都要吓死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跟他谈什么鬼。

    “你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很让人伤心啊!”沈重山郁闷地说。

    兰冬秀看着沈重山坐着的沙发,就是在这个办公室,就是在这张沙发上,自己上一次就躺在那里给沈重山弄的那个什么了,一直到现在兰冬秀都没有办法正视那张沙发,现在沈重山这个人到了,真是故人故地又重游,兰冬秀只觉得身上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回来了,她的脸颊不受控制地开始发热发烫,浑身都软绵绵的。

    “你,你快点出去,我对你没有什么误会!我还在工作!”兰冬秀急急忙忙地说。

    她觉得只要沈重山在这里,自己肯定是没有办法做事了。

    从沙发上站起来,双手支撑着兰冬秀的办公桌,沈重山前倾身体逼近了兰冬秀,盯着她说:“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还有汗?你很热吗?还是紧张?”

    沈重山越是靠近,兰冬秀觉得自己好像忽然被包裹到了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中,那种浑厚灼热的气息让她惶恐不已,她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心跳越来越快,身体越来越软,兰冬秀很害怕这种感觉,那件事情之后她每天晚上一想起那件事情自己浑身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她偷偷地在网上查过,得到的答案却是自己这一种异乎寻常的敏感体质,没有被开发之前和普通人是一样的,但是一旦被开发过一次,那么对那个男人的气息就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稍微靠近一些的接触就容易引起那种反应想着网上那些人对自己这种体质那种不要脸的露骨说法,兰冬秀就感觉浑身都一阵颤栗。

    怎么可能呢,自己怎么可能是那种天生敏感异乎寻常的体质呢!自己绝对不会是这样不知羞耻的女人!

    而现在,沈重山靠得这么近,那种来自于男性的灼热感觉,让兰冬秀发现自己身体产生了那种让她羞愤欲死的反应!

    “你快点离我远点!”兰冬秀后退了一步,腿弯却碰在了自己椅子上,她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此时变成了沈重山在俯视她,兰冬秀的呼吸急促,那种身体的异样,让兰冬秀的大脑运转都变得迟钝了。

    惊奇地看着兰冬秀脸红得不正常的样子,那一双大眼睛里有羞愤还有无数的复杂,沈重山更是奇怪了,他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发烧了?”说着,沈重山伸手就摸到了兰冬秀的额头上,“咦?有点热,但也不像是发烧啊。”

    这么一碰,兰冬秀却是整个防线都要崩溃了,她嘤咛了一声,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她就好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躲开了沈重山的手,站在了椅子的另一边,身体越发柔软几乎战斗站不住的她扶着椅子才勉强不倒下。

    “你,你快点出去”兰冬秀的话里几乎都带上了哀求。

    “不对,你身体一定不正常,是不是之前的事情有后遗症?”沈重山严肃地问,绕过了办公桌走到兰冬秀面前,伸出手抓住了兰冬秀的手腕,一只手拉着她,另一只手手指就搭在兰冬秀的脉搏上。

    脉相急促,灼热而有力,这哪里是生病的症状?明明就是精力过剩急需发泄啊!?

    沈重山错愕地抬起头,见到的却是一双如同秋水一样春情几乎都要溢出来的眸子

    我操!沈重山心里咯噔了一声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一只母老虎盯上的小兔子

    “你,你别乱来啊”沈重山错愕地说,他觉得自己跟兰冬秀之间的身份忽然就调换了,明明是她该害怕来着的

    “你你混蛋!”兰冬秀悲鸣了一声,忽然挣脱开沈重山,张开双手一把把沈重山给抱住,用的力道之大出乎人的意料。

    身体颤抖着,兰冬秀好像豁出去的一样,她开始遵从自己内心的那种渴求,双手抱着沈重山的脖子,一把把他按在了自己高耸的胸口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老天真的好软好丰满完全看不出来兰秘书居然这么有料啊被从天而降的幸福砸得要晕过去的沈重山吸了一口气呼吸好困难,但是好软,好香

    “唔我说,这里还是在办公室,你这样不太好吧?”沈重山艰难地说。

    混蛋,哪里来这么多废话,谁让你招惹老娘来着的,老娘说了让你快走的身体死死地贴着沈重山,不断的颤抖让兰冬秀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蹭着沈重山,可是,可是内心那种急躁的火热,却感觉好像就是缺了一些什么,完全没有经验的兰冬秀不知道怎么做,可是你一个男人这种时候不应该更主动一些吗?被沈重山气的不行的她急声说:“你,你到是抱我呀!”

    啊?噢,噢,噢!

    完全是下意识地伸出手抱着兰冬秀,沈重山到现在都没有明白过来兰冬秀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管他那么多呢?不管是吃坏了东西还是被什么刺激了,总之我喜欢啊!

    沈重山的一双大手抱住兰冬秀,两人的身体更加紧密地贴在一起,兰冬秀只感觉自己浑身都好像快要融化成一团水了,浑身上下任何一寸身体都感受到这个男人那充满了雄性魅力的霸道包裹,这种被完全掌控,完全被征服的感觉让兰冬秀张开小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个时候,整张脸都被埋在兰冬秀胸口的沈重山也被挑出了真火,他可不是兰冬秀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菜鸟,伸出手抱着兰冬秀一把把她放在了办公桌上,抬起头捧起了兰冬秀一口就吻了上去。

    轰

    兰冬秀整个人都炸了,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场爆炸中成了无数的碎片,飘啊飞啊飞上了云端,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只有那种酣畅到了极点的感觉。

    死命地抱着沈重山,这个时候他们的激吻已经结束,靠在沈重山肩头不断地喘息,粉嫩的嘴唇里喷出的气息带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一双眸子也带着到了极点之后的疲惫

    沈重山不尴不尬地站在原地,其实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搞清楚为毛兰秘书忽然就变身成母兽了

    此时,电话铃响,惊醒了沉浸在极点余韵中的兰冬秀,她的脸色猛然苍白,她意识到了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完!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