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92章许女神和陆市长的交锋
    第92章许女神和陆市长的交锋

    沈重山回到家里的时候,穿着背心和大裤衩的史密斯正躺在床上一边抠脚一边看电视,还看的哈哈大笑,沈重山凑过去一看,尼玛,这奇葩看灰太狼喜羊羊都能看的这么欢乐。

    “哥你回来了?咦?你怎么一脸被泼了尿的表情?咋了,事情不顺利?”史密斯看着沈重山好奇地问。

    “别提了,今天的遇到的尽是奇葩事,你那边查的怎么样了?”沈重山问。

    出人意料的,史密斯居然摇摇头,他失望地说:“因为太缺乏信息,我只能从管风行和郑中基两个人身上下手,但是郑中基居然跑去了长明岛,而管风行今天一整天都在医院里面治疗,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消息。”

    虽然史密斯的侦查绝对是全球顶尖的,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布局完毕之后不管是管风行还是郑中基居然都保持了绝对的沉默,一个跑去长明岛,一个跑去医院疗养,这显然是要做样子给外人看以表示事情和他们无关了,沈重山揉着下巴说:“你明天去一趟长明岛,这个敏感的时候他跑出去了肯定是有问题的,查一查他的目的。”

    史密斯了然说:“没问题不过哥,我还是建议突突了算了,多麻烦啊?突突完了咱们就出国去。”

    “突突你个头啊,现在是什么社会了?文明社会,什么都要讲智慧懂不懂!天天突突突突就知道突突,这能是我们文化人挂在嘴边的词吗?”沈重山瞪了史密斯一眼没好气地说。

    第二天一大早史密斯就去了长明岛,至于这个招摇过市的外国人要怎么在人生地不熟的沪市找到去长明岛的路还要找到郑中基并且不被对方发现这就不是沈重山该担心的问题了,这货要是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就可以滚出国去了。

    开着车来到安澜园,沈重山见到的却是打扮的格外庄重的许卿。

    说真心话,许卿这样的女人属于那种不管怎么打扮怎么穿,永远都不会有难看或者不合适跟气质不相配这样的说法的,对于许卿这样的女人来说,不同的打扮跟穿着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风格的不同换一句通俗易懂的话,长得漂亮,怎么穿都好看。

    “你用这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干什么?”许卿白了沈重山一眼,说。

    “你长得漂亮啊。”沈重山回答说。

    满意一笑,许卿伸出手煞有其事地挥了挥,说:“出发,去市府。”

    嘎吱车子停在安澜园的门口,沈重山扭头看着许卿,“为啥?”

    “去市府谈事情啊。”许卿皱眉说:“你把车停着干什么?我和陆市长约好了九点钟要到的。”

    去市府!还是陆市长!

    沈重山觉得自己的肠子都纠结到一起了。

    但是许卿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总不能和她说自己昨晚那奇葩的经历吧?真的说了的话不,许卿不会给他说完的机会的,多半说道一半比如到偷看陆市长换衣服这里的时候就会被许女神杀了的,沈重山用人头担保。

    不情不愿地开着车朝着市府行去,沈重山还没有开口问许卿自己就开始解释了,“这次的事情牵涉到官方一些部门的态度,直接找那些头头脑脑的话对方百分百是给收买了不肯见人的,跟那些老官油子打交道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去找陆市长要一个说法,所以约了这么一个时间见面,而且后续的一些计划里面,官方的态度非常重要,我必须要先取得官方的谅解,达成最起码的默契才可以,否则在官方层面上被管家和郑家压了一头的话,对我们非常不利。”

    对许卿的解释,沈重山到是不置可否的,他考虑了一下,还是对许卿说:“其实陆市长那边我昨天已经去找过了”

    “!?”许卿错愕地看着沈重山,在许女神看来沈重山的话有点无厘头,一个司机,充其量一个能打的司机,怎么动辄就和陆市长有了联系?原本许卿是下意识地就不会相信的,但是她忽然想到了神秘莫测的史密斯连史密斯都是他的小弟了,那么和陆市长认识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但是许卿目光灼灼地看着沈重山,陆市长可是有数的大美女,之前网络上还有好事人说陆市长来沪市是跟她抢沪市的市花来的,对于这种话许卿当然是嗤之以鼻,但是陆市长的美貌的确让她都觉得很惊艳,要是说起来,美女的话,沈重山会认识也真的不奇怪了。

    “哼!”想到了这里忽然变得不开心的许卿重重地哼了一下,有时候她都不得不佩服沈重山的神通广大,她实在想不明白这货是怎么跟陆市长搭上线的!?

    被莫名其妙地哼了一脸的沈重山愣了一下,然后干咳一声,说:“你怎么不问问我昨天去解决分公司那边的事情得到了什么进展?”

    “还能得到什么进展,你的那些事情我都知道了。”许卿骄傲地说,随即她冷笑地瞥了沈重山一眼,不冷不热地说:“你本事到是不小,官不大权力不大居然还知道吃拿卡要了你,还答应李晟说给他说好话?这种事情你都敢做,你胆肥了!”

    沈重山干笑道:“这不是听了两句好听的,有些飘飘然了嘛,你看我也没有给他求情啊。”

    “所以我才放过你的,老实交代,那些混混都跟你说什么了?”许卿问。

    “还能说什么,的确是郑家和管家在背后动的手脚,我昨天想了办法还是觉得跳过公安这个环节直接去陆市长那边说明情况了,可惜只是那个混混的一面之词,证据力不太充分,甚至惧于郑家和管家的威慑力,现在去找他他可能都不会承认了。”沈重山回答说。

    “这倒还是明智的选择,公安那条线管家认识的人多,也不安全你怎么跟陆市长认识的?”许卿用一种其实我很不在意,只是随口一问的语气说。

    “之前我在家里不是养了一只吃货嘛就是那个叫陆映月的女孩子,在附属高中做老师的,她和陆清影居然是姐妹,这样我才认识的。”沈重山解释说。

    许卿瞥了沈重山一眼,眯起眼睛说:“你和陆映月住在一个屋子里?”

    “”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你还要不要脸了?!一点节操都不要,是个女孩子你就跟人家住一起!?你,你气死我了你!”

    “喂喂喂,那是有原因的好不好,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有一伙流氓把刚到了沪市人生地不熟的她围在一个小巷子里,要不是我神勇地出手的话,可能就发生一个花季少女被侮辱然后凋落的悲剧了!”

    “哟?还英雄救美了你?要不要给你发一张好人卡给你一面锦旗啊?对别的女孩子就笑嘻嘻的恨不得贴到人家身上去,对我就这么不耐烦是吧!才说了几句你就凶我?”

    “我哪里凶你了!”

    “你就凶了!你看你现在就凶了!”

    “我没有!”

    “你不但凶我,你还敢吼我!?你居然敢吼我!?”

    “”

    “你为什么不说话,理都不想理我是吧?对别的女孩子就有说不完的话,对我就一句话都没有是吧!”

    沈重山双眼饱含热泪地开着车,请问一下怎么个自杀法既快又不会感觉痛苦啊?在线等,挺急的。

    来到市府外面,把许卿送到了地方沈重山却没有打算下去,不管是谁经历过昨晚那么恐怖的事情之后短时间之内都不想再看见一起经历这件事情的的当事人了沈重山是这么想的,他认为陆倩影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你不去?”许卿充满危险地看了沈重山一眼。

    “不去。”沈重山回答说。

    “算你识相。”许卿哼了一声,打开车门就出去了。

    沈重山黑着脸看了一眼许卿的背影,他觉得这个女人现在是越来越疑神疑鬼了光是不让自己接触女人就算了吧,结果她自己还没一点奉献精神,你说一大老爷们能憋得住吗?能吗?要不是看她是个女流之辈的份上,沈重山早削她了!

    被自己意.淫.的开心得不行的沈重山把车停好,他打算到附近去溜达一圈。

    在不远处,一辆商务车里,一个男人放下了望远镜,说:“飞哥,确认过了,这个人应该就是冒充金爷侄子的人了,他应该和条子有关系。”

    叫飞哥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一头中长的头发凌乱地搭在脑袋上,桀骜不羁的双眼满是平静和冷漠,他坐在副驾驶上看了一眼沈重山的方向,距离太远,他只能微微地看见一个背影,就是这么一眼让飞哥的表情略微感兴趣了一些,他淡淡地说:“走路平稳,肩膀在动身体却不晃,每一步迈开的距离极有讲究,还有双手摆动的幅度是个练家子。”

    拿着望远镜的男人讨好地笑了笑,说:“就算是练家子能有飞哥你厉害?你可是沪市三届散打冠军,哈哈。”

    飞哥微微扬起头,平淡地说:“民间奇人异士多了去,我还只是算皮毛而已。”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看他的样子显然是极享受这种马屁的。

    “飞哥,现在怎么弄?叫兄弟们下车搞他?他居然冒充金爷的侄子,那伙毒贩进去了搞的金爷很没面子,现在道上都有人说是金爷和条子勾结起来了,不把这个小子搞一顿有辱金爷的名声啊。”拿着望远镜的男人兴奋地说。

    “不用,我下去会会他。”飞哥打开车门淡淡地说,“很久没出手了,手有些痒,但愿他能多挨我几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