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女总裁爱上我 > 第97章那个家伙贱死了吗?
    第97章那个家伙贱死了吗?

    在这张黑卡被刷出这笔金额的同时,pos机传递了客户端的扣款请求和消费明细第一时间通过密密麻麻的数据光缆在仅仅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经过无数个服务器被传递到了远在大洋彼岸的瑞士银行终端服务器内,瑞士银行终端服务器审批同意划款之后,这一条消息立刻就被始终关注着这张黑卡的人捕获。

    在地球的对面,这里是一处充满了欧洲中世纪风格的高大黄金宫殿。

    当然,它不可能真的是全部由黄金打造的,但是整个高大的宫殿内部装饰金碧辉煌,无数复密繁杂的浮雕在高达三十九米的墙壁上呈现,精致而梦幻得如同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珍宝,而事实上,这些浮雕的价值的确并不愧于这个比喻。

    在高大的黄金色宫殿内,天穹壁顶有无数细碎的五彩玻璃组成,这些好看的玻璃折射了天空的阳光,照耀在金色的地板上留下如同宝石一般璀璨的光影,而两侧的墙壁上,几乎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画作。

    梵高、达芬奇、莫奈、毕加索,一切你听过和没有听过的大家的画作全部能够在这里找到,而且这些全部是真品。

    如果有收藏家来到了这里,他会疯掉的。

    比这些画作更加正规的是在大厅两侧摆放着的十二具骑士铠甲,这些充满了铁骨铮铮的杀伐气息的盔甲让人胆战心惊,它们被人保养极佳地放置在这里,一全套的骑士盔甲就好像真的站着一名守护骑士一样。

    而这些骑士盔甲,它们有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来头传说,它们是来自欧洲十二圆桌骑士的盔甲!

    英国皇室传奇一般的祖先,英国的第一任皇帝陛下,亚瑟王手下十二名战力最强的骑士,他们就是这十二圆桌骑士盔甲的第一任主人。

    而在这宫殿的最中央,是一个大到了无法想象的耶稣十字架,金色的十字架上,耶稣被捆绑在上面呈现出最经典的画面,整个大殿的最高处大约有四十五米,而这耶稣像足足有四十米!

    在耶稣的身前,空荡荡的大厅里只有一个人站着,这是一个身穿着麻袍的女人,一身简单素色的麻袍没有任何点缀和装饰,她就站在耶稣的面前,双手十指交缠在胸前,低头垂首在默默地祷告。

    这个女人闭着眼睛,从侧面看去阳光的微尘漂浮在她的周围,那连神都会惊叹的容颜上充满了虔诚,此时此刻的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虔诚的信徒,在面对神祷告。

    宫殿里安静得能够听见这个女人细微的呢喃还有她的心跳和呼吸声,十二圆桌骑士的盔甲静静地矗立在一旁,保持着千年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守护在这耶稣像之前,更像是守护在这个女人的身侧,满目的浮雕和画作,那是西方艺术最高的结晶,象征着无数繁华的过往。

    这画面,美得让人心颤。

    良久,女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结束了一次祷告之后转身,恰好此事宫殿的大门被推开,高大的门足足有七八米高,一个原本身量也算是高大的男人显得像是个侏儒一样,他进门来脸上带着无比的忠诚和狂热,在女人的面前跪下亲吻着女人的鞋面,说:“先知,苍穹已经有消息了。”

    “我知道。”女人平静地看着趴伏在她面前的男人,淡漠的眸子涌动着一抹淡金色的光芒,她说:“在华夏,对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隐瞒无所不知的先知!”男人狂热地说。

    “莫妮卡,我不是神,所以不可能无所不知,把你带来的消息告诉我吧。”女人轻轻地说。

    “刚刚从瑞士银行那边传来消息,苍穹动用了那张黑卡而地点,在华夏沪市。”莫妮卡激动地说。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女人抬起头来看着低垂着头的耶稣,说:“在华夏啊好远的地方。”

    “先知,如果您同意,我可以为您拿来他的人头!”莫妮卡说。

    “莫妮卡,不能在神的面前说杀戮,这是渎神。”女人背对着莫妮卡说。

    莫妮卡浑身一颤,用脸死死地贴着地面不敢说话。

    “再等一段时间吧”

    在距离此处数千公里的一处城市,听着耳边越来越接近的刺耳警鸣声,还有天空盘旋着的直升机也在接近,一个美丽妖异到了极点的女人缓缓地把自己的刀从眼前面露不敢置信的男人胸口拔出来。

    这个已经变成一具尸体的男人表情惊恐,身上穿着的赫然是一身军装。

    “大姐头,该走了,周围的驻军包围上来了。”一个身高足足两米,剃着光头的黑人从门口走过来,一身黑色的t恤上因为沾染了太多鲜血的缘故都已经凝结,他舔了舔嘴角,眼神里满是嗜血的兴奋。

    女人点点头,说:“任务完成了,该走了。”

    说完,她打开了窗户充满嘲讽地看了一眼楼下密密麻麻地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驻军,然后忽然一跃从窗口跳了下来,她的身体虽然在下降,但是却并没有失去灵活,她一伸手抓住了下水管道柔韧到了极点的身体就好像是丛林之中的精灵一般,几个眨眼之间就在这大楼内攀爬绕道了大楼另一侧,顺着下水道下来,坐进了一辆早就准备好的车中,而后紧跟着她过来的高大黑人立马钻进了驾驶座,车子轰鸣一声就朝着小巷里头钻了进去。

    在车里,黑人一言不发地开着车,眼神瞥过周围的巷子口一闪而过的军车之后总能在各种各样让人意想不到的缝隙里找到逃生的出路,一来二去,竟然距离那嘈杂混乱的案发现场越来越远。

    忽然,黑人耳边的一只小耳麦动了动,黑人一边开车一边伸手按着耳麦,停顿了片刻之后他对坐在后面的女人说:“大姐头,老大那边有消息了。”

    正淡然地看着窗外的女人淡淡地说:“让他的仇家宰了还是犯贱把自己贱死了?”

    “”黑人沉默了一会,说:“都不是,是老大的黑卡动用了。”

    “当初他卷铺盖的时候一边跑一边跟我贫嘴发誓说这辈子都不会用那张黑卡,一方面是他所谓的男人自尊心作祟,一方面是他自己很清楚一旦用了那卡不知道多少人都能知道他的下落,现在那群人满世界想要杀了他,怎么,遇到什么事情他忍不住用了?”女人冷笑道。

    “大姐头,老大主要是怕被你知道他在哪。”黑人说到。

    “铁头,你的废话太多了。”女人扫了黑人一眼,不冷不热地说。

    “”

    “他为什么用那张黑卡?”女人忽然问。

    黑人犹豫了一会,说:“根据消费信息来看,是在华夏一家商场里消费了首饰,价格是十万人民币。”

    “首饰?为了女人?呵,还真的是多情停车。”

    “大姐头?”

    “我改变注意了,下去再杀几个人。”

    “”

    沪市,开泰百货。

    许卿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沈重山拆除了精致的包装盒把玉镯子拿出来,错愕地说:“你,你,你你抢劫了?!”

    满脸欢乐的沈重山脸色一黑,没好气地斜了许卿一眼说:“你这乌鸦嘴里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哼。”许卿一撇头,不开心了,她觉得沈重山太可恶了,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听呢。

    “把爪子给我。”许卿忽然听到了沈重山的声音,她满头雾水地看着沈重山,“爪子?什么爪子?”

    然后,看到沈重山一只手拉着桌子一只手朝自己伸出来,她立刻就明白了沈重山的意思,勃然大怒的许女神羞恼道:“你说谁的手是爪子呢!?”

    哈哈一笑,沈重山直接伸出手把许卿放在咖啡桌上的小手拿了过来,许卿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扎出来,只好红着脸撇开头不去看。

    自己的手被沈重山握在掌心,那温暖宽厚的感觉让许卿打心眼里感觉很异样,除了小的时候牵过爸爸的手之外一直到现在就没有跟男人牵过手,这种来自于异性的那种宽大,温暖和厚重的感觉让许卿很不自在,莫名的,许卿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感觉到在自己胸腔里的心脏也跟着扑通扑通地急跳起来。

    自己身体的变化让许卿很气恼,她觉得自己实在太没有用太不争气了,不就是被牵一下手,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下意识地回过头,许卿就看到沈重山低着头握着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玉镯子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这玉镯子的确很漂亮,晶莹剔透颜色纯净,特别是戴在许卿的手上,有一种精致到让人心颤的美。

    “很漂亮。”沈重山赞道。

    许卿也觉得这玉镯子很好,特适合自己,比老爸送给自己的那些价值高的吓人的礼物都要好。

    爱不释手地看着手腕上的玉镯子,许卿看了沈重山一眼,说:“你到底哪里来的钱?”

    一提到这件事情沈重山的脸色就是一黑,妈拉个巴子的,那张黑卡是不能用的,结果现在自己用了,不知道多少人肯定能追查到自己在沪市,到时候就跪了一想到那些凶神恶煞地追着自己砍的人沈重山就觉得很伤心,明明自己与人为善,处处都跟人家讲道理,不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用暴力手段,但是怎么就那么招人恨呢?你看看人家冥刀,动不动一言不发地就拔刀相向,说杀你全家绝对不会漏掉你家里的一只老鼠,这样的人才是最该灭杀的好不好?怎么一个个的都把仇恨拉到了自己身上呢?说起冥刀这个娘们才是最迫切地想要杀了自己的人吧?这就是自己身为苍穹组组长的这些年来跟自己的搭档培养出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深厚感情吗?沈重山一阵悲从中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